日升家园目录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 第962章 都是垃圾!

时间:2018-07-06作者:太上布衣

    很快,陆洲河一曲结束。

    全场沉静了片刻后,陡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与称赞!

    其动静,远比董家小姐刚才还要强烈不少。

    显然,陆洲河这一首曲子,弹服了在场许多人的内心,令他们为之敬佩,心服口服。

    毕竟这首曲子出来,徐缺也是很服气的,最起码凭借他自己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般高质量的曲子。

    陆洲河这个人,完全不弱于贝多芬那些大师级别。

    只是,在陆洲河收掉古琴之时,饶有深意的朝徐缺这边扫了一眼,满是嘲弄与讥讽。

    这分明就是一种挑衅跟不屑,似乎是在回应他方才的摇头动作。

    简单说,就是在告诉徐缺,你行你上,不行就别装逼!

    “靠!”

    徐缺登时就不乐意了,本逼圣要的是送上门的打脸,不是你这种眼神藐视,你他妈是在找死。

    想到这,徐缺差点要一拳轰出去,把这小白脸给干死。

    嗖!

    但这时,二狗子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凑了过来,鬼鬼祟祟的低声说道:“小子,出大事情了。”

    “咋了?”徐缺一怔。

    二狗子低声道:“卧槽,刚刚吓死本神尊了,这楼阁里不简单呀,本神尊刚刚嗅到一股很可怕的气息,说不定真他妈是个仙人境的!”

    “什么?仙人境?”徐缺顿时一惊:“真的假的,你在哪发现的?”

    “肯定是真的啊,本神尊刚刚去了趟厨房,那股气息在就外面一闪而过,本神尊也追踪不到去了哪里,但很确定就在楼宇中。”二狗子满脸后怕道。

    徐缺当即嘴角一抽,斜着眼瞥了二狗子一下,冷笑道:“二狗子,你丫的还真是挺牛逼啊,才一会儿没见你,你都潜进人家厨房了?”

    “嗷,本神尊那是路过!算了算了,本神尊继续去打探一下情况!”二狗子顿时心虚,直接又扭头跑了。

    徐缺也懒得去追它,但也暂且收起手,并未对陆洲河贸然出手。

    反正收拾这个人,他有的是法子,没必要因为一条小虾米,招惹上一个仙人境。

    至少,在拿到万年花露前是这样的!

    至于之后?嘿嘿,仙人境来了,本逼圣也不怂!

    想到此,徐缺嘴角噙起了一抹笑意,冷冷扫向陆洲河。

    ……

    随着陆洲河的一曲结束,场内倒是少了许多跃跃欲试的人,都不太敢出来献丑了。

    唯独有几名艺高人胆大的,还是站了出来,或用古筝,或用古琴,或用玉笛,演奏出不同各种风格,且质量极高的曲子。

    楼阁相继响起了一阵阵称赞声,包括董家小姐,也一直在纱幔后方,夸赞他们。

    但徐缺还是发现了。

    无论是轻快的曲子,或是伤感的曲子,这位董家小姐的眼眸深处,始终停留着一种淡淡的失望。

    仿佛所有人演奏的,都不是她想倾听到的曲子。

    这就有点像她之前弹奏的那曲《迷途》,似乎就是在追求一种新的东西,或者说是追求新的改变。

    “恩?难道是……”突然,徐缺眼前陡然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

    砰!

    “哈哈哈……”

    当即,他猛然一手拍在木案上,大声笑了起来。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声,瞬间齐聚而来。

    徐缺一脸傲然,摇头笑道:“诸位,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刚才所念的诗句,还有所弹的曲子,都是垃圾!”

    轰!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死一般的沉寂。

    随后,一阵阵哗然声轰然响起,所有人皆怒视徐缺,大声指责。

    “放肆!”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坏了董家的规矩!”

    “今天说好不论输赢,纯粹是一场交流切磋,你却敢在此出言挑衅!”

    “哼,此人我已经注意他很久了,从一开始董家小姐念诗的时候,这家伙就开始摇头,一脸不屑!”

    “岂止是对于董家小姐,刚才每一个人念诗或弹奏,他都是这般表现,甚至连陆公子那一首曲子,也被他摇头表示不屑,现在竟还敢直接说出来,简直是狂妄至极!”

    许多人怒言不止。

    事实上他们早就忍了很久,只是碍于董家面子,不敢出来闹事或指责。

    但现在徐缺自己跳出来挑衅,他们就没理由再忍下去了,顺便也趁机发泄一下刚刚内心的不爽。

    陆洲河脸上更是带着一丝冷笑,他方才嘲讽徐缺的眼神,也是想逼迫徐缺自己跳出来,现在在他看来,他认为他的计划是成功了。

    反之,纱幔后方的董家小姐,却微微一愣。

    从一开始,她就已经注意到徐缺的小动作与神情了,只是出于对每一个人的尊重,她并没有开口询问为什么。

    毕竟诗词歌艺这些东西,雅俗共赏,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与欣赏水平,不可能自己觉得好,就得强迫别人也要觉得好。

    所以她并未理会,而是一直在专心倾听别人的演艺。

    只是现在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敢站出来,直接开口抨击其余人的作品是垃圾,这实在就有些过了。

    “这位公子,不知你有何高教?”董家小姐见场面有些混乱,不由得开口,直接询问徐缺。

    她的话音一出,在场众人也立马安静了下来,眼眸亦是冷冷盯着徐缺。

    徐缺淡然一笑:“诗句这方面就不多说了吧,我随便念几句都可以,什么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诶,你看,我随便拿出我五岁时做过的诗,你们就惊呆了,有意思吗?”

    在场众人皆是愕然。

    尽管徐缺念得很随意,可他们还是判断得出来,徐缺这首诗确实很有意境,十分有画面感,特别是最后一句“花落知多少”,简直就是画龙点睛,堪称绝句。

    更关键的是,这家伙还说这首诗是五岁时作的?

    妈呀,这家伙难不成是个妖孽?

    如此诗才造诣,简直惊世骇俗呀!

    “其他诗我就不念了吧,反正不比这首五岁时作的诗差,所以你们得理解一下,我为什么会听不下你们所念的诗,因为真的很垃圾,简直就是玷污了‘诗’这个字!”

    这时,徐缺再次开口,侃侃而谈:“而且刚才我只是摇头,实际上已经是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了,但听到你们的音律后,抱歉,我真的听不下去了!有人就问了,这是为什么呢?”

    说到这,徐缺眼眸扫向众人。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徐缺嘴角一扬:“没有为什么,因为我真正擅长的,是音律!”

    哗!

    瞬间,全场直接哗然了。

    这家伙说了什么?

    真正擅长的是音律?

    那刚刚随口念出的经典诗句,又算什么?

    如此非凡的诗才造诣,居然还不是最擅长?那这音律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去?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