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 第949章 离开地球!

时间:2018-07-06作者:太上布衣

    “……”

    瞬间,徐缺呆在了原地,看着门外的林语熙,他嘴角微微一抽。

    这……这特么才是真的尴尬啊!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啊,居然没注意到林语熙已经来了!

    “噗哈哈哈!”

    老蔡坐在一旁,已经彻底笑疯了,嘴里的酒喷满一地。

    “笑毛线啊,你小子居然阴我!”徐缺无语的瞪向老蔡。

    老蔡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别,这事儿可跟我没关,我……哈哈,我也是刚抬头才看到她呀,还没来得及说,你丫的自己就说出这种话来,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哈哈哈!”

    “咳咳,行了,别笑了!”徐缺拍了老蔡一下,这才起身看向林语熙。

    林语熙早就满脸通红,虽说她与徐缺那些事已经成为过往,她也以为都放下了,可当她在屏幕上见到徐缺,却再次克制不住的动了心。

    但她从未跟任何人提起,并且也压下了心中的这种情绪。

    因为她清楚如今与徐缺,是真的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了,根本不可能再走到一起。

    所以她来参加这次离别宴,也是想跟徐缺道个别,同时也跟心中正在长出萌芽的情愫,彻底道别!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来的时机这么巧合,偏偏撞上了尴尬的一面。

    什么当初连身体都进得去的人,如今连朋友圈都进不去了,这家伙简直就跟以前一样厚颜无耻呀!

    “哟,林同学你来啦,快坐快坐,别这么见外!”这时,徐缺已经恢复满脸笑意,欢迎林语熙的到来,直接假装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他脸皮够厚,可林语熙却厚不出这种境界,依旧红着脸,点了点头,捡起手提包迈步走来。

    徐缺也很干脆,端起酒杯道:“来,林同学,这一杯就敬我们逝去的青春,敬我们逝去的过往!”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缓解一下尴尬的场面,顺便也告诉林语熙,他真的没计较当年分手的事情,已经看开了。

    林语熙微微一怔,随即笑着点了点头,拿起酒杯道:“好,敬我们!”

    当!

    两个酒杯轻轻一碰,两人都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相视而笑。

    “我去,你们两个自己喝,把我给晾一边了是吧?”老蔡也开口,将场面气氛给调节了回去。

    “哟呵,老蔡,瞧你这话,看来你今天是准备不醉不归了是吧?来啊!我陪你喝个痛快!”徐缺当即就拿起酒,倒满了酒。

    老蔡紧忙摆手道:“别别别,我认怂,我认怂行了吧?这特么都没开场,菜都没上呢,等我吃点东西垫胃再说!”

    “行呗,那先上菜,曾大荣他们几个估计也快到了!”徐缺笑道。

    随后三人便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多数都是老蔡在侃侃而谈,说一些这几年拍戏时,遇到的趣事,顺便爆了一下某些明星的丑事。

    徐缺对于现在地球上的一些明星,基本都不认识几个,但林语熙却听得很入神,听到某些明星的丑事时,更是一脸震撼。

    “不会吧,他居然是这种人啊?平时都看不出来。”林语熙听到某个男明星的事迹,很是愕然。

    老蔡笑了笑:“唉,娱乐圈水深得很,每个明星基本都是带着面具给观众看的,所以你们也别太较真他们平时的人设,毕竟人无完人。”

    “这话我可不同意啊!”徐缺当即挑了挑眉毛,笑道:“讲道理,娱乐圈那么多明星,我就只服一个人——张烨!”

    “噗!”老蔡当场笑喷道:“打脸张就是个例外,这家伙跟你都是一路人。”

    “靠,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比张烨腼腆多了!”徐缺厚颜无耻道。

    老蔡跟林语熙顿时笑而不语。

    不多时,曾大荣跟苏小亮以及王金,三个人都赶来了。

    六个人坐下来,场面一下子更加热闹。

    吃菜,聊天,喝酒。

    随着越来越多的酒下肚,几人聊天的话题也越来越上头。

    最后曾大荣又把话题引向了徐缺与林语熙身上,半醉半醒道:“我说你们两个,当年在大学里可没少把我们羡慕死啊,别说了,这杯必须得干了。”

    “就是啊!哈哈,林同学,我现在都还记得徐缺这小子,当年在你宿舍下表白的模样呢,太逗了!”苏小亮也醉醺醺的傻笑道。

    王金顿时也兴奋起来:“对对对,哈哈,别人表白是摆心形蜡烛,捧着花。但徐缺这小子,就是不按套路来,居然租了几台音响在楼下摆成心形,拿着扬声器在那喊。”

    老蔡一听立马就来了兴趣,满脸八卦道:“他喊啥了?”

    王金笑道:“哈哈,这货当时就喊林语熙,你出来,我喜欢你,你要是不同意当我女朋友,我以后每天晚上就在你楼下跳广场舞了!”

    “噗!”老蔡当场笑喷了。

    徐缺脸上也带着淡淡笑意,摇了摇头,当年还真是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呀。

    林语熙却眼眶微微湿润,王金提到这句话时,当年徐缺站在她宿舍楼下喊话,那青涩帅气的模样,皆无比清晰的在她面前浮现,宛若才刚刚发生不久。

    “后来呢,后来就这么成了吗?”这时,老蔡再次开口追问道。

    但这次,不待曾大荣几人开口,林语熙却主动回答了。

    她微微摇头,略带怀念,轻声笑道:“没有。其实我当时都气坏了,别人表白都那么浪漫,这家伙却玩耍赖,诚心是想我出丑,所以我当时就出来,跟他说如果能跳一晚上广场舞,我就考虑答应。”

    老蔡当即扭头看向徐缺:“噗,你真跳了啊?”

    “没有,我特么当时就一个学霸型的美男子,哪会跳广场舞啊?”徐缺顿时苦笑。

    林语熙也抿嘴一笑:“他当时都傻眼了,然后整个宿舍大楼的女生都跑出来起哄,让他跳广场舞,但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很无耻。”

    “哟,怎么个无耻法?”老蔡好奇道。

    “他当时说,林语熙,我长得这么帅,你舍得让这么多人看我跳广场舞吗?来,跟我回家,我跳给你一个人看。”

    说到这,林语熙笑了笑,摇头道:“当时整个宿舍楼都响起了嘘声,我也没答应他。然后他就因为在宿舍楼下摆音响,被学校教训了一顿,结果居然还花了一个月,真的跑去学广场舞。”

    或许是酒喝多了!

    或许是真的喝醉了!

    也或许是她压抑不了心中的情感!

    怀念起当年那一幕,林语熙眼眶里的泪水,突然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醉醺醺的,泣声道:“他学完舞,又搬着音响回来,在我宿舍楼下跳了一个多小时的广场舞,结果就被保安抓了回去,还被学校记了处分。”

    说到这里,她眼泪已经哗哗往下流,看着徐缺道:“徐缺,你这笨蛋,你知不知道我当时都吓坏了,学校里很多人都说你要被开除了!可是,我当时真的已经喜欢你了,你要是被开除了,我该怎么办……”

    “后来夏洛擎伪造了你跟其他女生暧昧的假证据,我却气糊涂了,竟然傻到相信了他的那些证据,还打电话跟你说分手。”

    “我知道我做得很过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你!”

    “可是等我后悔的时候,想再打电话给你时,却收到了你出车祸的消息。”

    “徐缺,对不起……”

    她边哭边说着,将心里所有压抑着的话,都说了出来。

    曾大荣几人的酒瞬间醒了一大半,皆看着徐缺,默默无声。

    徐缺也愣在原地,有些错愕,摇头道:“语熙,你喝醉了,当年的事,真的没怪你啊,不关你的事!老蔡,叫酒店安排个房间,给她休息!”

    “呃,好好好,我这就去!”老蔡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忙起身出去。

    曾大荣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竟然也站起身道:“我们去上厕所。”

    三个人立马转身离开,整个酒店大堂里,就只剩下徐缺与林语熙。

    林语熙醉醺醺的说道:“我……我没醉。我知道你不怪我,因……因为,你心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我很后悔,我……”

    “语熙!”徐缺陡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其实我也很怀念当年的时光,很美好很开心,但它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它有遗憾,才让我们记忆深刻。而这个遗憾,我们现在已经没办法去弥补了。”

    说到这,徐缺微微叹了口气。

    破空符能带走的人数十分有限,所以他不可能冒险带上林语熙离开,去往修仙界。

    所以既然不能带她离开,又何必耽误她今后的生活呢。

    如他所说的,过去的事,就该过去了。

    “好好休息吧!明天睡醒,好好过你的生活,要开心的活下去!”徐缺说完,微微抬起手,轻轻拂过林语熙的额头。

    她醉醺醺的看着徐缺,眼眸里泪水在打转,似乎有很多话想对徐缺说!

    但最终,还是渐渐闭上了双眸,安安静静的倒入徐缺怀里,沉睡了过去。

    徐缺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抱着林语熙,身形一晃,陡然出现在楼上的酒店房间里,将她送到床上,盖好被子,便转身离开了。

    当晚,徐缺跟老蔡等人告别,留下了一些灵药,保他们一世无病缠身,延年益寿,并留了一些给林语熙等人。

    “再见了,朋友们!”

    最终在老蔡几人不舍的注视下,徐缺离开了,消失在几人视野中。

    他们清楚,徐缺这一去,可能不会再回来。

    就算再回来,他们也可能已经老去……

    ……

    第二天,太阳升起,阳光从房间的窗户洒落进来。

    林语熙缓缓睁开双眸,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片刻后,她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窗外。

    “当年你冒着被学校开除的危险,将我带到了你的身边,我却没有珍惜,因为那可笑的假证据就把你推开了!”林语熙低声自语着,脸上带着一丝自嘲。

    随后,她眼眸却逐渐变得坚定,低声道:“现在……轮到我该不顾一切的把你带到我身边了,不管你走得多远,我都要去找你,不管找不找得到你,我皆会等你!”

    ……

    而此时,徐缺已然回到昆仑山之巅!

    他看到了日出,天边从黑暗,被逐渐照成了光明,就仿佛将他心里的许多往事与不舍,一扫而空!

    徐缺很清楚。

    也许地球很美好!

    但他终究不属于这里!

    他未来的路,不止修仙界,还有更遥远的未知旅程,在等待着他。

    不管是修仙,永生,还是装逼这门大事业,时时刻刻都不能停下。

    因为只有不断走下去,才会有永恒。

    不知不觉,徐缺站在山顶几个小时,太阳已经升到了高空。

    姜红颜与徐菲菲几人也已然回来,二狗子难得准时了一回,也早早赶了回来。

    “嗷,本神尊已经带上了各种美食的配方,这次回去,必定闻名全天下!”二狗子满脸兴奋的喊道,显然这二货并不是去见什么朋友,而是去收刮各种食物的配方了。

    泰迪犬则依旧趴在它脑袋上,一直在抽搐着身体。

    “噗,八头大蛇,你差不多就够了吧?”徐缺看不下去了,开口笑道。

    二狗子顿时瞪起眼道:“够什么够?本神尊没喊停,它就不能停!不过话说回来,大蛇你还是挺懂事的嘛,从昨天到现在,这按摩就没停过,体力不错呀,本神尊很欣赏你,来来来,继续,大力一点!噢耶,就是这样!”

    “好……好嘞!没……没问题!”八头大蛇化身而成的泰迪犬,一脸激动道。

    “唉,孽缘啊!”徐缺一脸感慨道。

    姜红颜摇了摇头,哭笑不得。

    徐菲菲满脸通红,瞪了徐缺一眼,意思是在说看你干的好事。

    徐缺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也不揭破泰迪犬与二狗子那事儿,直接一挥手,带着众人又踏入昆仑仙宗那片废墟残骸下方。

    青铜大门前,一行人已然准备就绪。

    徐菲菲脸上带着不舍,忐忑,又有些期待!

    姜红颜一如既往的淡然娴雅,平静如水!

    二狗子没心没肺的傻乐着,幻想回到修仙界就将所有配方拿出来大展身手!

    泰迪犬……还在运动着,永远不感到疲惫!

    唯有徐缺,目光坚定,嘴角微扬,这趟回去,他将有实力与圣上对抗!

    只要将获取更多功法精华,强行提高佛陀印的熟练度,区区一个圣上,一招即可解决!

    “系统,开始吧!”

    注视着青铜门,徐缺心念一动,唤出系统!

    轰隆!

    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从徐缺体内涌出,直接将整扇青铜门轰开了一道缝隙。

    缝隙里一片漆黑,寒风冷冽呼啸着,磅礴的杀气席卷而出!

    “好诡异的气息,这些杀气从哪传来的?”徐缺微微皱眉,很好奇的打量青铜门缝隙里!

    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始终都难以看清里面究竟是什么模样,入眼只有一片黑暗,比虚空还要深邃的黑暗!

    “嗖!”

    就在这时,一缕璀璨的辉茫陡然从徐缺身上绽放,凝聚成一缕缕强大的符文,将旁边的姜红颜与徐菲菲等人完全笼罩!

    下一刻,青铜门缝隙里打开了一个缺口,宛若一片漩涡,直接将徐缺几人吞噬了进去!

    “砰!”

    最终,青铜门沉重的闭合了!

    徐缺一行人消失无影!

    这片地方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死气沉沉!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