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七百一十六章 鹿人甲乙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小子。你听好了,九窍绅士鱼是借给你的,我还会收回的。”忽地,九窍绅士鱼里传出一道声音来,直接打入白麂子的灵台。那声音正是黑家公认的天才基老黑大地说的。

    “前辈。”白麂子传音道,“小子知道如何做,你与我都有相同的敌人,你恨白青天,恨白家的人,我亦然。”

    “比起白家的人,我更恨黑家的人!”黑大地冷漠道,“你是故意的吗,当着阿飘的面亮出九窍绅士鱼。甲壳虫老仙,那老东西还活着啊,白玉京的器灵亦在,很好,该来的都来了。”

    “前辈,你认识甲壳虫仙人?”白麂子奇怪道。

    “我不但认识那老东西,也认识白太黑!”黑大地又说道,“而且白太黑的大姬姬被斩,也和我有关。”

    “难道前辈也认识我白家的守护兽,三脚猫。”白麂子问道,“难怪它见了九窍绅士鱼,主动交出牙齿,让我取走。”

    “三脚猫,哼。”黑大地不屑道,“它在白家只是宠物啊,并无多少价值。守护兽的说法不过是白家人特意说给外人听的。黑家的守护兽,那才是真正的恶兽。”

    “黑家的守护兽?”白麂子奇怪道,“我可从未听过黑家也有守护兽。”

    “还不是因为出身不好,上层的事,哪有你知道的份。”黑大地笑道,“我在黑家的地位与白青天在白家的地位相似。”

    “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所以也很敬仰前辈。”

    “你不必敬仰我,因为我只是想利用你而已。明人不说暗话,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时时刻刻防备着我。”

    “前辈很久之前就成名了,小子只是白家的无名之辈,怎敢在您面前大意。”白麂子道。

    “白家的人就是虚伪,白青天这样,你也是这样。”黑大地哼道,“可也无妨,因为黑家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起自家人来,黑大地也是毫不留情。白麂子还是第一次和这位前辈说那么久的话,他也觉奇怪,不知黑大地有何目的。“那前辈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佛国。”黑大地回道,“而且这里有碧慈树的树根!”

    “碧慈树是白家与黑家共同守护的神树,我们两家虽然被佛国驱逐了,可并没忘记本分。”白麂子道。

    “那是你们自作多情,佛国的光头可不这样想。他们正是忌惮你们,才将你们赶走的。你们倒好,还想着重回佛国,脸都不要了吗,凑过去,让人使劲打。”黑大地嘲笑道。

    可白麂子始终恭敬有加,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黑大地的可怕,甚至是白青天也不如白麂子了解黑大地。

    “黑大地躲在九窍绅士鱼之中,有如丧家之犬,可他还不忘摆架子,耍威风。好大脾气,等我完全掌握了绅士鱼,第一个炼化了他。”白麂子心道。他的野心更大,不但要得到白家,黑家也不放过。

    “白斩糖身边站着的伪娘,他只是一条狗。”黑大地又道,“他故意在白斩糖面前说了很多关于我与白青天的事,你认为他的目的为何?”

    “他在试探你。”白麂子道。

    “然也。他也不相信我死了。”黑大地笑道,“我诈死这件事,本身疑点很多,白青天也不会相信的,白家人更不会相信,黑家的人亦然。可所有的人都有默契地闭嘴,认为我死掉了,你说这是为何?”

    “因为前辈难以控制,死了对两家的人都好。所以当你准备诈死时,大家明知有诈,仍不点破,反而极力掩埋真相。”白麂子道。

    “哈哈哈。”黑大地笑道,“我和白青天不同,他成天想着如何当上白家的家主,我只想与基友走遍天下。”

    “这。”白麂子不解道,“白太上长老,他想当家主?可是他主动退出家主大选啊。”

    “不是主动退出的,而是被迫的。”黑大地冷酷道,“所以他现在悒郁不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为情所困。真相则不然,他是因为没坐上家主大位而懊恼至今。”

    “那你又是如何被黑家的人嫉恨?”白麂子好奇道。

    “我不想当家主,可别人不这样想。我行事光明磊落,别人说我是做作。哈哈哈!”黑大地笑道,“世间的人,世间的事,就是那么滑稽。小子,你说可笑不。”

    白麂子没有笑。因为他深有体会,他在白家的g基榜之中,排名第三。然而,就算他取得这样的成就,在那些高层看来,也不过是稍有基色而已,不值得培养。白家,等级森严,若无好的出身,你纵有万般基情,千种g基**,也是徒然。

    “荒谬!”白麂子怒道,“前辈,白家与黑家的人实在是太荒谬了,我们要打破现状,而不是叹服,臣服,屈服。”

    “你有志气是好的,可只凭你一人,什么也做不到。”黑大地冷静道。

    “前辈不也想再造乾坤吗!”白麂子道,“你在九窍绅士鱼中蚩伏多年,究竟在等待什么?只是为了让两家人后悔吗?”

    “自从与白青天断绝基情之后,我的余生只为复仇而活。”黑大地又道,“白家、黑家怎样,我不在意,他们是兴旺还是败落,都和黑某人再无任何关系。只是,两家人谁敢阻拦我,皆杀!”黑大地无情道。

    “敢问前辈什么时候出关。”白麂子这才问道。因为这才是他关心的重中之重。

    黑大地不会一直躲在九窍绅士鱼之中,终归有一天,他会走出来的,那时,他第一个试刀的人即是白麂子。

    对此,白麂子深信不疑。大家都虚伪,就看个人手段如何,看谁能笑到最后!

    九窍绅士鱼之中,黑大地沉默了半晌,而后回道:“小子,阿飘不会放弃的,他还会试探你的,再来只能你自己了,万事小心。”

    “是。”白麂子应道,而九窍绅士鱼中再无半点声息。

    砰砰,忽地炸声迭起。是妾克闹啊,他被滑稽小树轰退了,“你怎敢!”妾克闹怒道,“怎敢打我的脸。”

    当此之时,妾克闹那张帅气的脸蛋,已经花了,颅骨也碎了一部分。都是滑稽小树的杰作。它看妾克闹很不顺眼,总想着宰了他。

    刷!

    一道人影遽起。

    “娘山好汉。”阿飘淡漠道。他施展无上拳术,娘山好汉。

    娘山,相传有一百零八伪娘,都以好汉自称。他们共同创造了一套拳法,即是娘山好汉。

    阿飘也是在偶然中才在一处山洞里得到的拳谱,修炼两百余年,终于小成。如今,他施展开来,拳劲化为三十头好汉,他们身高五丈,奶大肌犹如钢铁铸就,一看就很坚实。

    腾!腾!腾!腾!三十头好汉龙骧虎步,眉目间都是凛凛杀气。

    “杀!”

    “杀!”

    “杀!”

    三十头好汉倏然冲到大妖妾克闹那边,将他团团围住。砰砰砰,砰砰砰!好汉们巨石般的拳头轰砸而下。登时,妾克闹的护体妖气崩溃了,犹如决堤之水,难以收覆。

    下一瞬,阿飘亲身而至,他大袖一抛,摄走三十头好汉,纳入袖中。同时,他一掌按出,砰的一声,击中大妖妾克闹的左奶大肌。“这是你的弱点,我已经看出来了。”阿飘淡淡道。

    “啊,你这人好毒的眼力。”妾克闹惊骇道。

    噗!

    阿飘五指如刀,剜出妾克闹左奶大肌之下的妖丹,“到手了。”大伪娘冷笑道,“你真有本事,用妖丹来增强自己的肌肉质地。可你碰到的是我,只能怪你咯。”

    “你!”妾克闹伸出右臂,似要抢回妖丹。

    砰。

    阿飘袖子里冲出一头好汉,他用脑袋撞向妾克闹的手掌。咔嚓,咔嚓!妾克闹的右掌瞬间裂开,化为骨粉,抛舞开来,接着是他的手腕,手臂,直到肩膀,全都粉碎了。

    “白麂子,你比我更需要这颗妖丹。”阿飘笑道,他手腕忽地一转,抛出手中的妖丹,掷向白麂子那边,再准确的说,是扔给了九窍绅士鱼。

    黑大地!

    阿飘相信黑大地就在九窍绅士鱼之中,所以才用妾克闹的妖丹来试探他。

    此时,黑大地已经再次沉睡,并不理会绅士鱼外发生的一切。白麂子只能凭自己的本事来撕比白家的外姓长老。

    刷刷刷!刷刷刷!白麂子的周身玄窍,迸喷无数道星光,凝成长河,长数万丈,犹如巨龙摆尾,陡地扫向阿飘扔来的那颗妖丹。

    妾克闹在妖国的地位也不低,他的妖丹是很多正道修士眼中的宝物,既能入药,也可用来炼丹。可白麂子不为所动,只想毁了它。“只能杀了阿飘,他是白青天麾下的大将,亦是白斩糖的护道人。留不得。”白麂子心道。所以他一上来就运转体内的九颗命星,荡开万丈星河,要置阿飘于死地。

    轰!轰!轰!几十道星河炸开,毁于那颗直径超过十丈的妖丹,这才是它的真面目。

    “有大姬姬的美女。”忽地,滑稽小树对阿飘说道,“你抢走了我想杀的人,当如何陪我,不如贡献出你的身体。”

    原来滑稽小树是相中了大伪娘阿飘的身体,反正都有大姬姬,是伪娘还是基老都无区别,滑稽小树并不在意细节。

    虽然失去了妖丹,妾克闹的生命之海仍在,他还活着。此时碎掉的颅腔却还未愈合。因为阿飘左手抓着长柄杓,在妾克闹的颅腔之中不停绞旋,脑浆都洒了出来。“灵台,你的灵台藏在哪里。”大伪娘笑道,他完全无视滑稽小树,此时,他只对妾克闹感兴趣。

    远处,白斩糖见到阿飘的残酷手段,也是手脚冰凉,好在他们是一伙的,阿飘已被白青天收服,不会对白斩糖出手的,必要时,他还会为了这位少主献出生命。

    本来影武者或者护道人都不能拥有原来的名字,可阿飘身份特殊,他与白青天之间虽无基情,可却有友情,而且这种友情超越了爱情与亲情。所以白青天才允许阿飘继续使用原本的名字。

    “你还是杀了我吧。”妾克闹痛苦道,“给我个痛快。”

    “路是自己选的,怪不得别人。”阿飘道,“我手里的勺子并未因为你的妖气而化解,你可知为什么。”大伪娘又道。

    “你有在听我说什么吗!”忽然间,滑稽小树怒道。它吸收了黑耳木的树枝,又吞噬了一片碧慈树的树叶,滑稽神力大增,自信心亦然。所以当阿飘无视滑稽小树时,它感觉智商与情商都受到了冲击。

    就在滑稽小树将要动手之际,轰隆一声震响,妾克闹的那颗巨大的妖丹碎了。妖气迸滚,星光旋舞,空间裂痕密密麻麻,随处可见。

    而在白麂子身前,有三颗星星呼呼疾旋,它们正是他的命星,被他祭了出来,一击之下,撞碎了妾克闹的妖丹。

    “怎会如此!”

    远处,白斩糖一脸惊讶,“不该这样的,我与白麂子的实力相近,他怎会在短时间内超越了我。”

    念头一转,白斩糖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隐瞒,白麂子一直都在隐瞒他的真正实力,他在白家的g基榜中不该排到第三位,而是首位,谁也不及他。

    “恨啊!”白斩糖嫉妒道,他的眼睛也被那三颗怒旋的命星灼痛了。不得已,他只好运转白家的玄功,抵御星辉带来的伤害。

    “啊”

    在妖丹炸裂的瞬间,妾克闹如遭万雷轰击,神识遽地散去,犹如潮水迅速离去。而阿飘也觉无趣,因为他用勺子碰到了妾克闹的灵台,“已经废了,要了也没用。”大伪娘叹道。他手指稍一用力,当的一声,勺子与灵台相撞,那黑色的三尺灵台遽地崩塌。而妾克闹的脑浆也蒸熟了。

    “滚!”

    阿飘不悦道。他连同长柄杓一起扔掉了,顿觉无趣。

    “白麂子,你很好。”阿飘转过身来,盯着对面的白家之人,对方实在是太年轻了,可阿飘又不能因为年龄而小看他。“这才有趣,”他道,“恭喜你,白麂子,从你身上,我又能找到乐子。”

    此时,阿飘对悬在白麂子前面的三颗星星更感兴趣。“你修炼的这是什么神通。”

    随着三颗命星不停旋转,九窍绅士鱼对应的三窍,也有一道道烟霞迸飙而起,直贯九霄,仿佛是燃烧的天柱。

    刷刷!

    阿飘的视线在九窍绅士鱼以及三颗命星之间来回闪动,“似乎,你修炼的神通和绅士鱼有关系。有趣,实在是有趣。我本不该出手的”

    “怎样,现在动心了,想要抢夺我手里的绅士鱼。”白麂子嘲笑道,“你又何必给自己找借口。”

    轰隆!

    蓦然间,一座城池从天而降,镇向大伪娘阿飘。

    是白太黑出手了。他是白玉京的器灵,执掌十二座城池。“你这不男又不女的怪物!”白太黑吼道,“我的大姬姬被斩,和你也有关系。死吧!”

    “我本善良啊。”阿飘无奈道,“为何你们就是不理解我,非要我出手吗。”

    娘山好汉!

    大伪娘再度施展无上拳术,娘山好汉。只是这次,出来的可不止是几十头好汉了,而是九十头好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