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六百一十二章 空山新雨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你这是做什么。”书妖也呆了,不明所以。她本不是狐女的对手,只要对方愿意,随时都能杀掉她。可狐女没那样做,而是放她自由。

    “像你这样漂亮的书妖不多年。”狐女道,“我喜欢的是美丽的东西,但凡丑陋的,见了总是想要毁掉它们。来此之前,我告诉自己,如果笔名是女儿红的大神,他若长得很丑,我无话可说,上来就灭了他。”

    “哼。”阎婆西不悦道,“我该感到庆幸吗,因为我拥有一张不错的皮,恰好能入你的法眼。”

    “谁说不是呢。”狐女道。

    “虽然我不再承认你是我的粉丝,可主动寻上门来的,你是第一人,比起那些寄刀片的厉害多了。报上名来。”阎婆西又道。她想知道狐女的真实身份。

    “哦。”狐女道,“你终于肯问我的名字了,姐姐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我来自乌霞山。”

    “乌霞山!”

    阎婆西心道,那可不是好去处。其中的狐族也可称之为群妖之中的王族。而对面的狐妖说她出自乌霞山,阎婆西如何不惊。“狐狸精都很讨厌啊,我果然不喜欢她们。”阎婆西轻声道。

    “你喜不喜欢是另外一回事。看了你写的,我气得吃不下饭,要命的是,喝凉水都会胖啊。”狐女怒道,“所以错在你,而不在我。”她又指着阎婆西说道。

    “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阎婆西也是无语了,“你长胖了,关我何事。”

    “不要狡辩,我说你错了,你就错了。”狐女固执道,蓦地,馨香氤氲,碧雾萦绕,在狐女的身后,竟然多出几条尾巴。它们全都散开,呼呼怒旋。

    阎婆西与书妖装作不经意,数了数,狐女有五条尾巴散开了!

    乌霞山,狐族的尾巴,数量越多越好,而对面的狐女有五条尾巴,饶是阎婆西有大神神格,也为之一怔,因为他终于认识到眼前狐女的厉害。“你是……”

    狐王还是?

    狐皇!

    据传,乌霞山有女狐皇坐镇。

    若真如此,阎婆西忽觉不枉此生了,他的粉丝中竟然有女狐皇,可她是黑粉,这点似乎不太好。

    “姐姐叫做鹿素。”狐女道。

    “鹿素?从未听过的名字。”阎婆西心道。乌霞山有头有脸的狐狸,他多少听过他们的名号,可那些人之中,可没有鹿素这号人物。

    难道是最近的新人,还是说我太孤陋寡闻?阎婆西心道,他痴痴地望着鹿素,对方就连生气都那么漂亮,难道这就是恋爱的前奏。阎婆西忽然觉得他对狐妖动心了。

    可下一瞬,阎婆西的心就碎了,因为他听到鹿素说:“姐姐我啊还有一个女儿哦。”

    我的玻璃心啊!阎婆西以泪洗面。

    恋爱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世间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阎婆西有心,可鹿素无意啊,她根本没注意到对方的爱慕之心,而且狐女还是未婚先有女儿的。

    “你可以记不住姐姐的名字,可我女儿的名字你一定要记住。”鹿素笑道。

    阎婆西本来想说不感兴趣的,可他察觉到狐妖的语气不善,只得道:“说吧,我兴许能记住,你懂的,我是大神,每天需要留心的事情太多,不会轻易记住小角色的名字,哪怕她是你的女儿。”

    “她叫做阿萌,乌霞山的阿萌。我相信你和阿萌会再见面的……”鹿素望向远方,她的视线跃过时空,直达缥缈不可测的地方。

    “未来之事,谁又说得准呢。”阎婆西道。

    “是啊,未来的事谁又敢妄下定论。”鹿素道,“识别三人,当刮目相看,我这次和你相见,下次见面时……”

    “下次见面?”阎婆西道。

    没有下次了,他可不打算再和黑粉相见。要知道,黑粉比路人粉、脑残粉更可怕,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大神,你不打算要回这本书了吗。”乌霞山的鹿素又问。

    “他是不敢要了。”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还有另外一人。

    而且这人是和鹿素一起来的,可从一开始时,阎婆西就没察觉到那人的存在,直到她发出声音。

    “谁!”阎婆西惊道。他方甫开口,自己也觉可笑。

    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的。

    “你最好不要知道她的身份。”鹿素道,“她现在可是问题人物,被佛国追杀呢。和她扯上关系,你难保命。”

    “佛国!”阎婆西道,他知道的佛国只有一个。那是比千佛山更可怕的地方,被佛国的僧人追杀,那只能说明和狐妖待在一起的女人也是妖,而且还是大妖。那群僧人有必须杀她的理由。

    “不用这样看着我。”鹿素笑道,“我又不会出卖你。”

    “我们有好多年没见了,而且当年就是你先背叛我的。否则被关在佛国的就不是我,而是你,或者我们。”狐女旁边站着的女人冷淡道。

    “你这人太爱记仇。”鹿素笑道。“你灯油可曾吃够了?”

    “哦,这你也知道。”妖女问道。

    “谁让我们太了解彼此了。”鹿素道。

    乌霞山的狐女和妖女一问一答,阎婆西在一旁听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可以的话,他不想和两位妖女有任何牵连。佛门重因果……

    “把书拿来。”妖女忽然对鹿素说。她所说的书自然是指狐女从阎婆西那里盗走的古书。“佛门之物,放在一人类汉子手里,真的好吗,不知道佛国的老和尚们在想什么。”妖女又道。

    “你是说,那书也是佛国的?”阎婆西担心道。若真如此,他和佛国还真结仇了,听说那群高僧比起渡人,更喜欢超度有缘人啊。

    我还有大好前途,难道就要被(消声)驴杀了?不,绝不!阎婆西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

    “汉子,你还年轻,有什么没完成的心愿,放手去做吧,因为你命不久矣。”妖女忽地转过身来,对阎婆西说道。

    “哎呀,天珠鼠,为何吓一个人类汉子。”鹿素笑道,“佛国的人不会无缘无故杀掉阎婆西的。除非……”

    “除非什么!”阎婆西急道。

    “除非你毁掉了它。”鹿素指着古书,笑道。

    “我只能翻开前面的十几页,后面的翻不了,你让我如何毁掉它。”阎婆西道。

    “你能翻开十几页?”

    倏然间,天珠鼠与狐女同时望向阎婆西,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她们都在佛国待过,也见过这本经书,哪怕是佛国之主,也只能翻阅九页经书啊!

    阎婆西被两位妖女盯得有些不自然,“我,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还是说我做错了什么?”他还明白事情有多可怕。

    佛国的僧人们如果知道,有凡人能翻阅经书的页数比佛国之主还多……

    他们还会留下阎婆西吗。

    “天珠鼠,你想这本经书,拿去,拿去。”鹿素忽然变得很大方,将经书扔给了天珠鼠。

    “你是不敢拿了。”天珠鼠道,“哼,你不敢,我敢!”

    “你怎么拿。”鹿素问。

    “佛门之物,自然是用他们自己的东西来接住它。”天珠鼠道,她当着鹿素与阎婆西的面,取出一金色的佛灯,佛灯的底座并非莲台,而是佛头!

    佛头被凿开了,金色的蜡烛置于其中,可蜡烛却没烛芯。

    “嗯?”

    鹿素也觉得佛灯不完整,因为不完整,所以不完美。“天珠鼠,容我一问,你将烛芯也给吃掉了吗!”

    “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天珠鼠道,“你不也是盗过灯油,可受到惩罚的人只有我,你却安然无恙,还逃到乌霞山,做了群妖之主!”

    “妹妹,你太见外了,我的东西同样属于你,我的女儿也能让你支使。”鹿素笑道,“阿萌很听话的,你可以带走她。”

    “就这么说定了。”天珠鼠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后悔就反悔啊,你知道我的为人的。”鹿素笑道。

    “——”

    天珠鼠无语了,喂,我们的友情小船又翻了吗!

    “说笑的,说笑的。”鹿素又道,“天珠鼠,你可以相信我,就像以前那样。”

    “你准备再出卖我一次吗。”天珠鼠问道。

    “不会,不会,阿萌在你身边,我就算想出卖你,也得考虑女儿的安慰。”鹿素道。

    两位大妖在那边有说有笑,可阎婆西与书妖却是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了!这就是祸水啊。书妖是器灵,可她和天珠鼠与五尾狐根本不能相比。“主人。”书妖暗中传音于阎婆西,“怎么办,我们逃不掉的。”

    阎婆西也明白了,狐妖与天珠鼠并不是为了她写的而来,那只是幌子,她们的目的是佛国经书。

    “早知道有今天,我就不写了!”阎婆西有些后悔道,“还有,女人太可怕了。”

    “主人啊,现在也不晚,你可以从写手界归隐,做那闲云野鹤。”书妖道,“可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逃走。狐妖与鼠妖都是从佛国逃走的,尤其是鼠妖,她还盗走了佛灯!你看那灯,底座竟然是佛头,看着就不祥。”

    “我眼睛又不瞎,能看出来。”阎婆西忧心忡忡道。可能看出来又怎样,能逃掉吗。

    阎婆西与书妖的任何行动都在狐女、天珠鼠的眼里,她们不会放他们离开的。“就没有和尚来找你?”忽地,天珠鼠问道。她可不相信佛国的人有那么好心,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经书的下落,只是没回收而已。

    “听你这么一说,我身边确实有一个和尚!”阎婆西道,他也感到害怕了。

    待在阎婆西身边的和尚并非真正的僧人,而是假和尚,他只是没有头发而已,同样的,他也是写手,笔名和他的法号一致,山新僧。据他自己说,名字是根据“空山新雨后”得来的。

    “贫僧仿佛听到有人在说我帅!”

    骤然间,远处走来一光头,他一步一莲花,步步生莲。

    “山新僧!”阎婆西道,“他就是山新僧,天天和我在一起喝酒的损友。”比起介绍,阎婆西更像是将祸水引向山新僧,让两位妖女去去对付他。

    刷刷!刷刷!

    鹿素与天珠鼠瞥向迎面走来的和尚。

    “不对,他不是佛国的人!”鹿素暗道。

    “奇怪,他怎可能不是佛国的人。”天珠鼠也觉奇怪。

    除了佛国,难道还有其他人想要回收经书?千佛山的人?不太可能,他们不会主动引起争端的。

    两位妖女都在扫量山新僧,可她们从他身上看不到任何高僧的迹象,“分明是假和尚嘛。”鹿素又道。“难道看走眼了?”

    “佛国的人,难道都是和尚吗。”天珠鼠提醒道。

    “哦。”鹿素道。

    佛国之人,并非全部都是僧人,也有凡人的,当然也有附属国。

    “贫僧来了,为何你们不欢迎我,两位妖女,你们比普通的人类女子更有(消声)韵,一个字,(消声)!”山新僧道。

    “——”

    “——”

    鹿素与天珠鼠都听不下去了。就连书妖与阎婆西也觉尴尬,都装作不认识山新僧的样子。和他在一起丢人啊。

    “佛门之物,被妖女拿着,哈哈哈,这是什么世道啊。”山新僧笑道。

    “你!”天珠鼠已经用佛灯封印了经书,她急忙藏好佛灯,担心被山新僧抢走。“你是来夺走佛灯的?”

    “并不是。和你们一样,贫僧也是逃出来的啊。”山新僧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来吧,让我们交(消声)吧,贫僧的技术很好,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消声)乐!”

    很好,继续拉仇恨啊。阎婆西心道,他很满意山新僧的表现,那(消声)驴就是我的救星啊。天不亡我!阎婆西和书妖待在一起,静观其变。

    “想不到山新僧也是佛国之人,以前他从没提起过。”书妖传音于阎婆西。

    “他接近我也是为了那什么经书?”阎婆西奇怪道,“可是我能翻阅的十几页经书,并无特别之处,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吗。”

    “主人你非佛国之人,不明白其中的真谛,也情有可原。”书妖道。

    “也许吧。”阎婆西道。

    鹿素、天珠鼠、山新僧都是佛国的叛徒,可三人也难站在一起,他们心思各异,都在算计对方,想让他们合作,难啊。

    还是山新僧先开口的,他道:“两位,贫僧知道你们的来历,可你们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天珠鼠不屑道:“像你这样的假和尚,佛国不知道有多少,我们无需理会你。”

    鹿素则道:“妹妹,我们杀了他算了。还等什么!”

    虽说如此,鹿素可没动手的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