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三百五十五章 看不到吗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鹿日圆毫无征兆地动手了,霸麻美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她这次出门是为了参加魔女的聚会,哪能想到半路生出那么多事。临冬谷的三大魔女还有她们之上的希望之女都在,霸麻美根本不够看的,和她们不在一个等级上。

    “孵化之丘。”霸麻美暗中与鹿日圆的契约兽递话。

    可是孵化之丘不理会无头魔女。此时此刻,它所关注的只有恸哭之兽以及希望之女。“呵呵,老朋友们,看到你们活着,我比谁都难过。”孵化之丘轻声道。在场的,要谁最痛恨武庚宫的守护兽以及西之魔女,非孵化之丘莫属。

    孵化之丘并非出自临冬谷,可它也和临冬谷有一段渊源。那年,孵化之丘、恸哭之兽还有武庚宫的宫主朵儿衮妮玛,三个异类相遇了。朵儿衮妮玛刚刚当上武庚宫的宫主,意义风发,可她并不是夜魔女王的转世之人。恸哭之兽因为无聊,才选中了朵儿衮妮玛,暗中助力,辅助她成为新一任的宫主。

    有道是识时务者方为俊杰。可朵儿衮妮玛并不感激恸哭之兽,心道,她凭实力登上宫主之位,为何要听一只野兽的话。恰巧,孵化之丘出现了,它马上和朵儿衮妮玛勾///搭上了,并且和她缔结契约,成为武庚宫宫主的第三只契约兽。

    在遇到恸哭之兽、孵化之丘之前,朵儿衮妮玛已经有了一只契约兽,而且这只契约兽同样不简单,号称田地会南方的看门兽,又曰王者农妖。

    孵化之丘没见过“王者农妖”,可恸哭之兽见过。而且给出了评价,妖(消声)的(消声)货。如果可以的话,恸哭之兽早就吃掉了王者农妖,可它做不到,何况当年恸哭之兽遇到了此生最大的敌人,孵化之丘。

    朵儿衮妮玛之所以签下三头契约兽,是为了取平衡之道,让它们相互制约。她的目的也达到了,孵化之丘、恸哭之兽、王者农妖,在很短的时间内相安无事。可时间久了,必出幺蛾子。何况是三只强大的契约兽,它们互看对方不顺眼。最坏的人还要数王者农妖,这厮知道它不如恸哭之兽、孵化之丘,所以尽可能的离间它们与朵儿衮妮玛之间的契约关系。

    王者农妖是朵儿衮妮玛的第一只契约兽,它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当然,朵儿衮妮玛忌惮恸哭之兽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武庚宫除了宫主朵儿衮妮玛之外,还有一人,她也在觊觎宫主之位。此人心机深沉,闺蜜遍布整个临冬谷。可她和朵儿衮妮玛一样,都不是夜魔女王的转世之身,所以一直受到恸哭之兽的压制,永远坐不上宫主大位。“不服,我不服。朵儿衮妮玛有什么比我好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由恸哭之兽。一个活的太久了的守护兽,难免失了心智,做出错误的判断也在情理之中。我所能做的事就是纠正它犯下的错误。”武庚宫第二人蠢蠢将动,布下了很多棋子,朵儿衮妮玛刚刚登上大位,可她几乎被架空了。武庚宫的实际掌门人是白王姬。

    白王姬有野心,恸哭之兽也看到了,可它并没阻止。夜魔女王还未转世,武庚宫仍需正常运转。而恸哭之兽又怕麻烦,只能选出代理人,由她暂时接手武庚宫。白王姬做的很好,远远超出恸哭之兽的预计。可她做的再好,再完美,恸哭之兽也不会扶持她登上宫主之位。白王姬之后,朵儿衮妮玛出现了,恸哭之兽忽然改变心意了,因为朵儿衮妮玛和夜魔女王长得有三分相似之处。

    孵化之丘接近朵儿衮妮玛,哪安了什么好心。它想寻到前一代的夜魔王的遗蜕,并且吃掉它。这样做,孵化之丘的实力将会攀上不可思议的高度,休是恸哭之兽,就是它与王者农妖联手,也不是孵化之丘的对手。

    “孵化之丘,你是宫主的契约兽,寻我何事。”白王姬故意道,她焉能不知对方的心意。不久前,白王姬还接待了朵儿衮妮玛的另外一只契约兽,王者农妖。恸哭之兽是不会主动上门的,它太傲慢了。

    “白王姬,我知道你有野心,想取代朵儿衮妮玛。我能帮助你。”孵化之丘直接道,也不拐弯抹角。

    “哦。”白王姬道,“真让人意外。你明明是朵儿衮妮玛的契约兽,为何要背叛她。”

    “因为朵儿衮妮玛太聪明了。”孵化之丘答道。

    “言下之意,你我蠢。”白王姬道。

    “不,我什么都没。”孵化之丘笑道。

    “除我之外,武庚宫还有一个魔女,她也不差,撕比能力与我相当。”白王姬道。

    “我知道你的是谁,那人是朵儿衮妮玛的妹妹,朵朵。朵朵可不服她的姐姐,然而此人虽有野心,眼界很窄,容不下人。如何能成大事,要不是朵儿衮妮玛的庇护,朵朵早就被人杀了。”孵化之丘道。它对武庚宫了如指掌,可它寻遍整座武庚宫,也没找到前代夜魔王的遗蜕。每一代夜魔王死后,她的尸躯不化,宛如活着。新王唯有吃掉夜魔王的遗蜕才能完全觉醒,当然,也离不开指环王。

    和恸哭之兽的判断一致,孵化之丘也不认为朵儿衮妮玛是夜魔王的转世之人。如果是真的,它能放任新王不管。夜魔王的遗蜕虽好,再生之王不是更美味吗。

    “我可比不上朵儿衮妮玛、朵朵姐妹。你不要坏我名声,拉我下水。”白王姬道。

    “朵儿衮妮玛能当武庚宫的宫主,原因你我心知肚明,都是恸哭之兽在暗中推动。”孵化之丘重申道,也是提醒白王姬,如果能杀掉武庚宫的守护兽呢……

    “这倒有趣。王者农妖,出来吧!”白王姬忽道。

    “啊呀,王也在这里。”孵化之丘大声道,一来到白府,孵化之丘就察觉到了王者农妖的气息,也知它故意放出分身,向北飞了出去,这是为了迷惑孵化之丘。

    “可恶,白王姬靠不住。这样就把我卖了?”王者农妖再怎么不情愿,也得走出来。

    “王,你躲在白府作甚。”孵化之丘笑问。

    “不关你事。”王者农妖冷笑。

    “嗯,是不关我事。可要是让朵儿衮妮玛知道了,她会如何想。哎呀,主人最信任的契约兽偷偷地跑到她的敌人家中,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要好好地解释给主人听。”孵化之丘道。

    “你以为我会害怕。”王者农妖疾声道,“孵化之丘,你可知我的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战衣伴随我征战无数战场,早已诞生了器灵。”

    “你是田地会的守护者之一,来到魔女界,所图不。是个人都知道其中有诈,朵儿衮妮玛会不知道?”孵化之丘道,“也别拿你的钻石战衣在我面前炫耀。你可曾真正的了解过我,知道我的可怕之处?”孵化之丘又道,它既是讲给王者农妖听的,也是给白王姬掂量的,让她们知道它的恐怖实力。如果她们不识趣,不配合它,孵化之丘不介意当场吃掉她们,也无需向朵儿衮妮玛解释。

    王者农妖是田地会的兽,吃掉它虽有麻烦,孵化之丘一点也不在意。田地会的四方之兽都来了,它也有把握将它们放到砧板上,作那鲜肉。

    白王姬制止了孵化之丘、王者农妖,“大家的目的相同,都想取朵儿衮妮玛的命,何不坐下来。”

    “好。”孵化之丘将身一晃,变成一个白衣公子,坐了下来。

    “哼。”王者农妖也隐去真身,化作一位农夫,头戴斗笠,遮住面庞,坐在孵化之丘的对面。像孵化之丘、王者农妖、恸哭之兽这样的契约兽,都能幻化人形,不拘于形态。可它们以人形之姿显化,还是隐藏不住体内澎湃的魔气。白王姬忽然觉得有点压力,可她置之不顾。

    “两位公子。”白王姬道,“你们都是朵儿衮妮玛的契约兽,偏偏都想要她的命。这让我很好奇,她做了什么让你们这般恨她。”

    “她不该入主武庚宫。”孵化之丘变成的白衣公子不悦道,“其二,她成了我的契主。”

    “那你呢。”白王姬又问,她拿眼瞅着王者农妖所化的农夫。

    “我,我为何不能恨她。你们以为我想成为朵儿衮妮玛的契约兽?可笑。我,我是被迫的……”王者农妖声道,“她与田地会的会长曾经是恋人关系,那会长将我当成是他与她之间的定情信物。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好绝望啊。”王者农妖恨恨道。“后来,朵儿衮妮玛和田地会的会长分手了,我这个定情信物也被她带到了魔女界。”

    “呃,想不到你还有这段悲伤的故事。难道你想回田地会?”白王姬不解道。

    “不,我绝不回田地会,可也不能在魔女界待下去。朵儿衮妮玛、田地会的会长,他们都是我的敌人。都该死,我坚忍多年,不为别的,只求能宰了那对曾经的哈士奇男女。”王者农妖怒道,它这话是真的。砰!农夫一掌击碎了桌子,霍然而起。

    白王姬、孵化之丘比较尴尬,他们再坐着也不好,站起来也不是。尤其是白王姬,她不悦地盯上了王者农妖,丫的,连脸都不敢亮出来,难怪一直被朵儿衮妮玛还有她的男朋友吃的死死的。

    王者农妖不管是以人形还是本体现身,都将自己的脸藏的严严实实,是不是不能见人,白王姬、孵化之丘不得而知。“好好好,我们都知道你的痛苦了。”孵化之丘道,“去吧,王,我支持你杀了朵儿衮妮玛、朵朵。她们貌似很喜欢支使你,不拿你当腕儿。我也是朵儿衮妮玛的契约兽,明白你的难处。我们都是同命相连之人。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杀了她。”孵化之丘站了起来,它的头变成了兽首,可身体还是人的。

    “你们要是能杀了朵儿衮妮玛早就动手了。”白王姬道,“何必在我这里装模作样。”

    王者农妖、孵化之丘也不觉尴尬,又坐了下来。农夫道:“白王姬,你难道不想杀了恸哭之兽。你可是武庚宫的元老魔女了,它不扶持你,反而将一个新人扶上大位。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在维持武庚宫的运转,劳苦功高,我都看不下去了。像你这样的人都不能当宫主,那谁能担任大位。”

    “何必激我。”白王姬道,“我和朵儿衮妮玛、朵朵姐妹也是旧识,比起我,她们更得恸哭之兽的信赖。也许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出色,武庚宫的守护者看不上我,只能怪我,不能怨它。”

    “讲人话。”王者农妖道。

    “你们都该死。明明是契约兽,却想左右魔女。武庚宫更是荒唐,是谁传下来的,魔女不能做宫主,整座宫殿被一只老不死的只会哭的契约兽占据着,真是天大的笑话。”白王姬冷笑道,“我敢,没有恸哭之兽,我早就是武庚宫的宫主了。朵儿衮妮玛之流,怎能与我相比。她不过是借了老兽的威风,有何能耐。”

    “可她能当上宫主,并把你踩在脚下。”王者农妖道。

    “我架空了她。现在还不是我了算,和以前没什么两样。朵儿衮妮玛也需看我的脸色行事,她想杀我,武庚宫的魔女们谁不知道。可杀了我,她又如何服众。”

    “是是是,你把整个武庚宫的魔女都收买了,除了朵儿衮妮玛姐妹。”王者农妖道。

    “可恸哭之兽还活着。只要它活着,你能放开手脚?”孵化之丘道,“白王姬,你又如何确认是不是恸哭之兽默许的,允你架空朵儿衮妮玛。”

    “兴许,你们都是它的玩具,它一时兴起,故意抬高你们中的一人,引起你们之间的仇恨,坐看你们厮杀。不管谁死了,都无关大局。一千道一万,还是夜魔女王在作怪!她都死了那么久,仍阴魂不散。听她的尸体不朽,你们谁知道在哪里吗,我去毁了她,看看是否千年不腐。”孵化之丘所化的白衣公子笑道。

    “我倒是听过一桩传闻。”白王姬道。“在看到而又看不到的河水之中,夜魔王的尸体飘在上面。”

    “不老泉!”

    “不老泉!”

    孵化之丘、王者农妖同时道。

    “嗯,是不老泉。”白王姬道。“大家都知道不老泉,可谁知道它的入口处在哪里。看到而又看不到的河水。天晓得那是什么东西。”

    “哼,我要是能见到不老泉,一定将夜魔王的尸体揪出。”王者农妖哼道,“她真敢泡在不老泉之中,也不怕污了一河之水。”

    “不老泉吗。”孵化之丘暗道。“看到而又看不到……”·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