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还能跑吗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宁彩尘嘴角擒笑,而且他身上散发的基气越来浑厚,不是像清气那样上升,而是下坠。以鼎为中心,方圆千丈内,地面凝结了一层白蒙蒙的雾气,像是秋霜,这些雾气并非真正的雾气,而是彩尘的基气所化,“我知叽叽已经歪了。”宁彩尘暗道,还是很开心的。彩尘从一位高人手中买来一门神通,其曰“叽动战士”。

    要修炼这门神通,修炼者需具备两种条件,一,天资奇高,二,有大器,叽叽很壮观。宁彩尘两种条件都满足,所以那位高人才将自创的神通卖给了彩尘。否则,出再多的钱他也不售。只待有缘人呐。

    修炼“叽动战士”神通有成就,无疑增加了宁彩尘的自信。“金妹,你也留下吧。”宁彩尘诡异道。原来,他不但要擒下腐蚀基派的掌教玛尔考带夫斯基,还要拿下萝莉派的掌教金妹。更甚,他还想擒下阿萌与绿素。伪娘又如何,还不是拥有大叽叽,稍加指点,不是上好的苗子麽,成为基老的好苗子啊。宁彩尘虽然是见习基老,可已经为今后做打算了,未雨绸缪从来不是累赘。

    方圆千丈内,下沉的基气束缚了在场基老的行动,伪娘、萝莉还好受些,他们也受影响,可没基老的那么夸张。宁彩尘修炼的“叽动战士”神通主要还是针对基老的,创立神通的高人也是悲催的汉子,一生所爱之人也是伤他最深之人,他爱着那位基老,然而对方不睬他,并与西方基老界的巨搫之一“丹丁”喜结良缘,成了夫妇。高人受打击之余,发誓要杀了那对狗男男,于是发下重誓,许下大愿,三十八年终于有所成,自创了“叽动战士”神通。可高人神通大成之日,兴冲冲地去寻仇人,到了丹丁家里,愕然发现曾经最爱的汉子死了好多年,高人大吼:“不,不!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宝宝不信,这不是本宝宝要的结果啊。天呐,天呐,爱人,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高人在那汉子的坟头前哭了几十秒钟,扬长而去,并道:“过去的就让过去吧,丹丁,我忽然发现你也很美。”

    丹丁,西方基老界的巨头之一,生有端庄伟岸之貌,身高丈六,豹头猿眼,燕颌虎须。高人相中了丹丁,当即道:“丹丁,你也是伟丈夫,何患无妻,我亦人中豪杰,何不娶我!”

    当时,丹丁单身好多年,不是他不想找基友,而是寻常基友入不得他的眼睛。自从夫人死了后,丹丁也很苦闷。可当他见了爱恋夫人的基老,大喜,忖道,好一头俊美而又桀骜的基老,可与我结为夫妻,故而情愫暗生。高人一发话,两人一拍即合,马上同意gao基了。他们曾经喜欢过的基老的坟头忽地裂开了,就连棺材板都没压住。可高人与丹丁早已离开,两颗孤寂的心终于碰到了一起,仿佛是烈火燃烧,基情迸发。当晚,高人在丹丁面前使用了“叽动战士”这门神通,与其鏖战五千回合,还很威风。丹丁无限喜悦,问道:“妙啊,汝之姬姬,简直让吾爱不释手。”此处略去几万字不提。

    如今,宁彩尘也修得高人传下来的“叽动战士”神通,他亦能变身为战士,且能保持大姬姬怒气冲天。突,突,突!宁彩尘的裤子向外突出九尺,杀气很重。“玛尔考带夫斯基是我的,金妹也是我的,谁和我作对,我就杀谁。”轰隆隆,彩尘声如洪钟,响彻天际,震慑群基、伪娘、萝莉。就连彩尘的腐女妹妹也呆住了,瞥着那支昂藏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久久不出话来。

    战士,宁彩尘变成了战士,货真价实的“叽动战士”。叽叽不动,焉能成为基老中的战士。收了鼎,宁彩尘迈开大步,腾!腾!腾!一步纵开数丈,直追金妹、阿萌、绿素。也不再管身后沙尘暴之中的玛尔考带夫斯基了,他有自信能祭杀了腐蚀基派的掌教。因为沙尘暴中有一盏仿制的基莲灯。

    绿素、阿萌心中大凛,均奇怪道:“为何宁彩尘像是换了一个人,他的气质变了,不再儒雅,而是狂傲。之前他是书生气很重的才子,现在变成了狂战士!而且姬姬很好很壮观。”阿萌好喜欢的样子,他毕竟是大姬姬美女,对拥有大迪奥的汉子格外用心。

    阿萌心中高兴,绿素则不然,他是叽叽伪娘。能在伪娘界吃得开,也因朋友多,手段高明,不以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出众才优秀。“不好,阿萌看上了宁彩尘,我要扼杀他的念头,不能让他们成为姬友。阿萌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绿素的嫉妒心格外重,他和阿萌不仅仅是青梅竹马,更是亲密的爱人。可没人规定爱人只能有一个,阿萌的爱人就有很多,绿素只是其中的一个,特别的一个。

    再见大迪奥汉子宁彩尘,绿素杀机毕现,将身一转,绝招上手,“绿野仙粽。”他吼道。

    嗤嗤嗤,嗤嗤嗤!墨绿色的真元迸发,自绿素的生命之海飙出,袭向宁彩尘。无数道真元凝炼成丝,其细更甚于发须。

    绿野仙粽是一种可怕的武技,但凡被那些墨绿色的真元抓住,被抓者即会被裹成粽子,内部密不透风,只能坐以待毙。大伪娘绿素凭恃这宗武技,不知杀了多少敌人。他一发现宁彩尘对他构成威胁,毫不犹豫,出手就要彩尘的命。

    可宁彩尘发出神通后,已然成了狂战士,叽动战士,他还有个代号,唤作高达,叽动战士高达!一听就很高大上。“绿野仙粽,哼,困杀别人尚可,对付我,不堪一击。”彩尘左手结印,右手扶起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对准了几百道劈甩而来的墨绿色真元,“散开吧!”彩尘吟道。他左手结的是枭日印,一轮黑色的太阳升起,刷刷刷!绽放万道光华,瞬间吞噬了墨绿色的真元,它们像是枯萎了似的,难以靠近宁彩尘。同时,彩尘的大姬姬舞动,左三圈,右三圈,势不可挡,劈出道道棍影,骤然扫向绿色的脑袋。

    绿素心惊,忖道,纳尼,宁彩尘破了我的“绿野仙粽”,我不信,他是如何做到的。绿素震怖之余,马上想好了对策。“绿野仙粽拿不下你,只能再使出另外一招了。”

    “光河作蛹!”绿素向后退出,避开黑色太阳绽放的光束,他的速度很快,可是衣服还是被烧焦了。可怕的宁彩尘,留下他绝对是祸害,他会是我最大的敌人。绿素对宁彩尘的评价又提升了。“亲,我给你好评了,你为喵还不离去,迫我使用光河作蛹这招,你死定了。”绿素念头未歇,全身毛孔张开,哗哗哗,绿色的水流迸出体外,凝聚成一条光河,会发光的长河。

    长河千丈,浪涛涌起,犹如巨石坍塌,轰然扫向宁彩尘通过枭日印放出去的黑色太阳。轰的一声巨响,黑芒迸滚,像是墨水涂黑了半边天空。可绿色的光河并未消减,去势更疾,怒冲冲涌向宁彩尘,像是要将其撕成碎片。

    光河作蛹,绿野仙粽,两种武技合在一起,会形成一门神通,碧池咆哮。

    绿素何等的狡猾,他要算计宁彩尘,自然不会留情。在他使出绿野仙粽时,业已决定施展光河作蛹。

    哗啦啦,哗啦啦!绿色的光河、墨绿色的真元融在一起,碧池再现!

    池水碧绿,涟漪荡开,向外扩散出去,骤然间,那些涟漪溃散,像是触须似的迸飙而出,飞缠向宁彩尘,要将其裹成粽子,结成蚕蛹,再拖入碧池之中,彻底炼化,成为骨头渣、脓血。这才是碧池咆哮的真谛所在。

    宁彩尘也是初次见到绿素施展“碧池咆哮”,“好厉害的伪娘,不愧是当今伪娘界的顶尖人物。”彩尘不敢轻敌,哪怕化身为叽动战士高达,他仍然保持谨慎之心,这也是他能存活至今的生存之道。在他成了城阳第一美人后,一批又一批的基老、伪娘找上门来,不是要和他gao基,就是要求他穿上女装。宁彩尘不动声色,将那些人杀尽。

    哧啦,哧啦,哧啦!宁彩尘忽然被一道道墨绿色的真元捆成了粽子,粽子外面又结了两层蚕蛹,共有三层束缚,彻底封住了彩尘的出路。

    “哥哥!”宁梨花激动道,“绿素,你敢抓我兄长!”

    刷!宁梨花腾身而起,一式“梨花落雨”使出,顷刻间,天地间下起了瓢泼大雨,并有无数梨花在雨水中散开,雨打梨花,发出凄声,像是花泣。叭嗒,叭嗒,叭嗒!一瓣瓣梨花炸开,香气渗入雨水之中,落入到蚕蛹之上,抽丝剥茧,两层蛹也抵挡不住倾盆大雨,蚕蛹之下即是绿色的粽子。粽子内,宁彩尘盘膝而坐,左手举过头顶,三指并拢,另外两指相抵,结出孔雀印,此外,他右掌中升起一物,是一尊鼎,鼎中迸出一道道尘烟,笔直攀升,颜色不一,“阿西吧!”蓦地,宁彩尘怒吼道。

    嗡的一声,宁彩尘四周的空间遽地扭曲,一只孔雀飞了出去,撞向墨绿色的粽子内壁。砰!绿色的壁障倏地幌动,似乎不能承受孔雀的撞击。而从鼎中迸发出去的尘烟,依附在绿色的壁障上,滋滋滋,竟开始腐蚀壁障。

    腾!宁彩尘站了起来,此时,他狂战士的气质觉醒了。“谁也不能看困住我,梨花,做的漂亮,不愧是我的妹妹,我为你感到骄傲。”即使没有宁梨花,彩尘也能破掉绿色的粽子,重获自由,时间问题而已。

    宁彩尘站起的瞬间,适才,那只飞出去的孔雀拍动翅膀,遽然降下,以它的背脊接住了彩尘,充当他的坐骑。“清道蝠,还不出来。”宁彩尘低声道,他的手背裂开,一团红色的血肉翻涌,旋即,一对蝠翼张开,犹如锋利的薄刃,划向绿色的壁障,哧哧两声,绿色的粽子被撕开了,光线投射而来,照亮了宁彩尘的世界。

    清道蝠双翅尽可能地延展开来,瞬间撞爆了残留的粽子外壳,碧光涌荡,怒风鼓舞。宁彩尘脚踩着孔雀,头上趴着一只红色的清道蝠。刷刷,清道蝠的眼绽放两道血华,像是血瀑迸涌,击退了绿色的涟漪,将它们震退回去,落入碧池之中。

    “碧池咆哮,这就是你的极限吗。”宁彩尘目光残忍,斜睨绿素,视他若死人,不值得他动手了。

    绿素心情难以平静,他接连使出绿野仙粽、光河作蛹、碧池咆哮,也不能擒下宁彩尘,还让他逃出,当着众多伪娘的面,更重要的是阿萌也在。这分明是打脸啊,当着别人的面打绿素的脸。

    心理素质再好,绿素也怒火上涌,双颊气鼓,银牙迸错,“你!”绿素恨道。

    “绿素,你已是昨日之花,不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再做纠缠,我绝不饶你。”宁彩尘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施舍对方,是命令!彩尘以命令的语气呵斥绿素。

    阿萌与金妹作周旋,也未尽全力,他之所以不帮好姬友绿素,除了想通过绿素试探彩尘的能为外,还想知宁彩尘、绿素谁才是最强之人,胜者才能做他的姬友。彩尘胜了,阿萌也不会舍弃绿素,毕竟他们之间的感情太好了。要是绿素胜了,阿萌会杀了宁彩尘,因为他不配做女装派掌教的姬友,也没活下去的必要了。

    宁彩尘的表现实出阿萌的意料,“绿素危险了,也许他真的会死在宁彩尘手上。”阿萌心想,“滚!”阿萌和金妹对了一掌,砰!掌劲迸荡,金妹也随之跌退,咔嚓,手腕折断了,右手也废掉了。阿萌的那一掌出了六分之力,故而震断了糖山童姥的手腕。

    金妹痛苦至极,五官扭成一团,眼睛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嘴也歪了。“可恶的阿萌,他一直在欺骗我,原来他真正的实力远在我之上。”挫败与惊愕瞬间攫取了金妹的神魂,“这人太可怕了,我竟然和他做过闺蜜,幸亏觉悟的早,否则真的会被他算计至死。”刷,金妹疾遁,迅如雷电,她要离开阿萌,离开糖国,重回糖山,再抄旧业,做那有前途的童姥,总比死在这里好。

    阿萌也没去追赶金妹,对她再无兴趣了,连杀她的趣都没了。此时,阿萌更在意绿素与宁彩尘之间的撕比。

    可阿萌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萝莉派的众多萝莉不意了,金妹想逃,要真的让她逃掉了,她们这些萝莉也别当了,会被城阳的人嘲笑的,一派至尊竟然是童姥,而且堂而皇之地离开了,她们会真的成为全城人的笑料。

    刷!刷!刷!刷!一道道身影纵起,皆是萝莉,她们怒气冲冲,各施手段,务必要擒下金妹,能杀就杀了,不能也要废了她。唯有此,她们才能找回尊严,方能重整旗鼓,东山再起,进而制霸城阳,与腐蚀基派、女装派三分城阳。

    金妹叫苦不迭,痛恨她的手下们,一群至贱之人!·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