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三百二十八章 雁龙宫主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吴烟祖也非表面上那么阳光从,此人心机深沉,不轻信他人,唐伯猫是例外。吴烟祖与唐伯猫有过命的交情,友情超越基情,并在爱情中徘徊。

    窦尼碗也是糖国的五大才子之一,可他是凑数用的。其他的四大才子丝毫没把窦尼碗放在眼里,不是很看得起他。主要因为窦尼碗出身贫寒,出手不甚阔绰,在吴烟祖、唐伯猫等人看来,太家子气了,如何成大事,如何愉快地gao基。

    所以吴烟祖被算计之后,抽剑就要劈了窦尼碗。最后没能成行,也不是因为过意不去,心肠慈了,而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别是一个窦尼碗,两个三个四个,吴烟祖一笑置之。

    被几个女人暗算了,吴烟祖的心情不佳。吴府的少管家,唐家的厮,还有窦尼碗,房间里的三人大气不敢出。只那眼瞄向吴府的主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过了好大一会,吴烟祖才让管家为他更衣,而后道:“猫,你来此可是因为伯猫的授意?”烟祖这话是对唐家的厮讲的。

    穿着红色绸缎的厮,他也是唐家之人,因为生得机灵,人又乖巧,被唐伯猫收到府中,做了一等书童。唐家仆人们也凑趣,称呼他为猫。取意于“唐伯猫饲养的猫”。

    “吴老爷,我家伯猫老爷从雁龙宫回来之后,郁郁不欢,自个在院子里喝闷酒,谁的话也不听。黎迪奥大爷也在,可伯猫老爷不和他话,急的黎迪奥大爷直跳脚。我寻思着,也只有吴老爷能让我家老爷心情好起来,故而来请您移步唐府。此外,旗、三灯去叫猪山老爷了。可巧了,窦尼碗老爷也在,你们和我一起去唐府吧。”猫笑道。

    “哦,黎迪奥也在唐府。”吴烟祖道。“他在那里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家老爷今早刚出门没多久,黎迪奥老爷就来了,他有急事和我家老爷相商。所以一直在书房里等着,也未离开。”猫回道。

    “我明白了。窦兄弟,走吧,我们一起去唐府。你看猫急的,伯猫不知道遇到了什么烦心事,我们去开导开导他,晚上我做东,请兄弟们去人////妖馆。新来了几个妞,据他们挺漂亮的,大家一定要见识见识。”吴烟祖笑道。

    窦尼碗只得赔着吴烟祖笑,心里却埋怨道,人之妖?握草,你与唐伯猫的口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不好,我的兴趣也被勾起来了,反正有你们俩个大财主买单,我只管喝酒,与人之妖们交流感情就是。窦尼碗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走吧,吴兄,可不能让伯猫等的太久。”

    “好。”吴烟祖站了起来,并让猫与吴府的少管家准备食盒、美酒,一起带过去。“伯猫啊伯猫,你遇到什么了,怪哉。”吴烟祖自认为和唐伯猫之间并无秘密可言,可他今日也不知唐伯猫为何生闷气。

    走一遭就是了。

    窦尼碗一路和吴烟祖有有笑,也没把今天发生的事放在心上,两人刻意避开这糟心的暗杀。“吴兄,今年的科举,我们五才子怕是榜上无名,年年如此。”窦尼碗道。

    “谁不是呢,还不是因为伯猫。他得罪了糖国的女国主,国主特意为难我们五兄弟,想上榜都难,除非伯猫遂了女国主的心意,做那三千面首之魁。可伯猫何许人也,他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咱们的国主牝鸡司晨,他很是瞧不起她,焉能与之做夫妻。”吴烟祖笑道。

    “也是。”窦尼碗道,心里只发牢骚,我可被你们害苦了。女国主怪罪你与唐伯猫,关我何事,为什么我也要落榜!窦尼碗也不敢明,否则在糖国真的没得混了。好在女国主还算知情达理,虽然为难五大才子,可没下杀手。可吴烟祖受到的待遇就不同了,女国主认为没了吴烟祖,唐伯猫就会一心一意和她好。

    然而糖国的五大才子声名在外,是个集体,别人都当他们拆不开的。

    “雁龙宫的人怎会邀请伯猫,奇怪。”窦尼碗忽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吴烟祖道,“雁龙宫的主人,雁赤霞,人称大胡子是也。他在儒界、修道界的名气很大,人也多情,基友遍地走。难道他相中了伯猫,要和他gao基?”

    “这个,不好。吴兄,你也知道的,伯猫是我们兄弟中最俊美的,雁龙宫之主钟意他,也没什么可奇怪的。爱美之心,基老也有。雁赤霞明明有了宁彩尘,还想着把伯猫抓走,简直可恶。我如果遇到了雁赤霞,定不饶他。”

    “吴兄!”窦尼碗忽道,“你暗杀我们的几个姑娘,她们是不是雁赤霞派来的!”窦尼碗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声道。

    “啊。”吴烟祖也是一惊。“让我想想。”

    糖国的人都知道女国主喜欢伯猫,雁赤霞焉能不知,他要是利用这点,嫁祸给女国主……吴烟祖心思狡黠,念头电转。“恐怕真有这种可能。雁龙宫的宫主,近年来搜罗的鲜肉不在少数,糖国的当红男子组合,谁的局部地区之花能保住。”吴烟祖越想越觉得可怕,认定雁赤霞参与到了其中。“敌人是那个大胡子,有些棘手。”吴烟祖道。

    窦尼碗也发怔了,他可不像吴烟祖等人,家大业大,穷人一个,雁赤霞如果铁了心寻他晦气,十个窦尼碗也不够大胡子折腾的,命没丢,也差不多散了。“苦也。”窦尼碗哀声道。

    “走,快些去唐府。”吴烟祖道。

    “是。”窦尼碗道。

    两个大才子心思不同,可他们的速度都加快了,向唐府走去。吴府的少管家还有唐家的猫,也觉事态严重,命人跟上,不可颠簸坏了食盒中的鲜味、果蔬、佳酿。

    少管家与猫都是聪明人,他们互看了一眼,也觉得将有大事发声。

    行至半路,吴烟祖、窦尼碗遇到了另外一位才子,猪山。“哎呀,两位兄弟,你们步履匆匆,神色有异,遇到了什么,来与我听听,指不定我能为你们解乏。”猪山笑道,此人白白胖胖,圆脸大耳,面带富贵相,祖上是杀猪起家的,传到猪山的爷爷那一辈,早已成了望族,在凤水郡也是大族,无人敢觑。

    “猪山,快走,快走。”窦尼碗推了一把猪山。“速速去唐府,与伯猫一谈,我与吴兄遇到大事了,晚了有生命之虞。”窦尼碗如何不急。

    “纳尼?”猪山一头雾水,不知窦尼碗在什么。窦尼碗,你什么东西,烂命一条,谁要啊,倒是吴烟祖,他的仇人不少。我还是知道的,猪山抓着自己的双下巴,陷入苦思。几乎是被窦尼碗拖着向前走的。“慢些,慢些。”猪山道,“两位,看你们急的,我保证,在凤水郡没人敢动你们!”

    “要杀我们的人是雁赤霞,雁龙宫的主人。”窦尼碗道。

    “什么,是雁赤霞,那个大胡子?”猪山震惊道,“你们怎么惹到他了,那是狠人。当年,他为了得到宁彩尘,不惜与大基老聂钱撕比,两人实力相近,谁也杀不了谁,撕比到最后,雁赤霞以一条手臂为代价,废了聂钱。成为最后的赢家,成功掳走了宁彩尘,将他安置在雁龙宫之中,成了龙宫的女主。”

    “这些我们都知道的,别那么多废话了。雁赤霞,雁大胡子,他也许想找新的女主了,怕是相中了伯猫。而我们四人与伯猫感情最好,是雁赤霞的敌人,他为了得到伯猫,第一个拿我们动刀。”窦尼碗道。

    “喂喂,窦尼碗,你傻了吧,雁大胡子会看上你?”猪山笑道,“就算他想找个才子gao基,也得找我啊,我符合他的审美观。”猪山得意洋洋。

    “——”

    “——”

    窦尼碗、吴烟祖都很无语。他们也不知道猪山哪来的自信。猪山也是五大才子中的一员,可他才气平平,主要是因为家里有钱喜欢散财,才在穷书生中名气很大。

    “哈哈哈,大胡子,雁大胡子,来啊,快来找我,猪山和你gao基。”猪山笑道,不以为意,似乎很想见一见雁赤霞以及雁龙宫的女主,宁彩尘!

    宁彩尘,城阳人士,少有美名,有倾城之貌。整个城阳都没人比他还漂亮,人艳极不详,讲的就是宁彩尘这种人。一个长得比姑娘还漂亮的汉子,更是祸水。

    因宁彩尘而死的汉子、姑娘不计其数,他们都为了得到宁彩尘大打出手,可惜,宁彩尘不会在意他们的生死,此人生(消声)凉薄,眼里只有自己,千般谋划,只为成为人上人。于他有利的事情,宁彩尘从不拒绝,被雁赤霞掳走这件事情本身就有很大的疑点,谁知道是不是宁彩尘故意为之。

    “别笑了,认真些。”窦尼碗道。他将今个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之猪山,也没隐瞒,只是略过了吴烟祖拿剑劈他这件事。不足道哉,讲了就是祸事,窦尼碗还是知道的。

    吴烟祖也很满意窦尼碗的表现,所以才和他一起玩啊,若是蠢货,早被吴烟祖宰了。天下废物何其多,聪明人才和聪明人一起玩。

    猪山听完窦尼碗的一席话,也觉事情很严重,收起玩笑,变得严肃起来。“两位兄弟,你们真的遇到美女的暗杀了?为何不擒下她们,送与我,我让她们知道什么是人间极///。”

    “哼。”吴烟祖不悦,“猪山,你也不需等多久,相信她们很快就会找上你,到时候你别被她们宰了就是。”

    “哈哈哈。”猪山不屑,“她们敢来我家,可笑。真当我家的杀猪刀是摆设吗,我保证命人放干净她们的血,将其做成稻草人,竖在大门口,看哪个不长眼的再来。”

    听猪山这样,窦尼碗的脸色愈发难看,心忖,你们不怕,我怕啊。我家徒四壁,他们杀我亦如翻掌,哼,我要将你们拉下水,最好借你们的手解决掉雁赤霞。至于宁彩尘,我也想见见他,城阳第一美人,能和他gao基几次,也不枉我做基老。窦尼碗还有心情打宁彩尘的主意,也是因为他对唐伯猫、猪山、吴烟祖、黎迪奥等人有信心。有麻烦,你们先担着,谁让你们家大业大。

    三大才子,各怀鬼胎,一路再无话语,闷声闷气。不多时,他们来到唐府,推门而入。也不搭理出门迎接的厮们。

    唐家的仆人们颇觉诧异,直在心里咒骂窦尼碗,这个酸儒又来了。他们不敢招惹猪山、吴烟祖,窦尼碗自然而然地成了他们奚落的对象。

    “伯猫!”

    “唐兄!”

    “大兄弟。”

    吴烟祖、窦尼碗、猪山大呼叫道,也顾不得礼仪,直奔唐伯猫的花园。

    园中,唐伯猫正和黎迪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两人喝闷酒,也觉无趣。一抬头即看到了不请自来的吴烟祖、猪山、窦尼碗。

    “让我喝口水。”猪山道,他抓起酒壶,一扬脑袋,向嘴里灌酒。

    “莫急,莫急。”唐伯猫笑道。

    “咋能不急!”窦尼碗一脸惶恐,“唐兄,听猫你去了雁龙宫。雁赤霞可否为难你了?”

    “哦,窦兄,你也知我去雁龙宫了?”唐伯猫斜睨了一眼猫,“这东西藏不住话。”

    “主人勿怪!”猫低头声道。

    “去去去。”唐伯猫一挥手,示意下人离去。园中只剩下五大才子了。几人坐了下来,窦尼碗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伯猫吴府发生的事情,自然略过了吴烟祖拔剑要杀自己的那点事,不足道哉。

    “你们是雁赤霞下手了?”听完窦尼碗的话,唐伯猫道,“不应该,依照我对雁大胡子的看法,他决计不会做那种卑鄙之事。也不瞒你们,他今天是邀请我去雁龙宫,从他的言谈之中,我能辨出雁赤霞是光明磊落的汉子。”

    “伯猫,雁赤霞是不是看上你了。”吴烟祖冷笑,“你也对他有意,所以才他的好话,是不是。”吴烟祖吃醋了。他一直将唐伯猫当成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谁也不让。

    “吴烟祖,你这是什么话。”黎迪奥不悦道,“伯猫是什么人,你不知道?雁赤霞就算看上他了,那有什么可奇怪的。”

    “黎迪奥,你闭嘴。”吴烟祖拍案而起,“我与伯猫话,哪有你的份。再不识抬举,我与你恩断义绝。”

    “两位,两位。”唐伯猫分开吴烟祖、黎迪奥,“都坐下。雁赤霞邀请我去雁龙宫,非是想与我gao基,而是有求于我。”

    “有求于你?”吴烟祖奇怪道,“求你作画?”

    “哼。”黎迪奥也坐了下来,不住冷笑,他对吴烟祖很有意见。·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