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赦布雨食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雄基姬选择了上官小红而非北方肌,这让肌肉伪娘痛心疾首,“你快回来吧,我的肌友。失去了你,我来岳静布条山有什么意义呢。”

    北方的大伪娘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可雄基姬接下来的话让北方肌彻底死心,“人不可违背誓言,当年我下的重誓,至今有效,虽然那人不记得了……”

    “好个重情重义的基老。”北方肌讥笑道。“誓言算什么,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的水,焉能收回,不要也罢。你又在坚持什么。我们都是肌肉神的子民,信仰,信仰才是你我的最高追求。”

    “信仰,肌肉神?”雄基姬笑了,“北方肌,你似乎弄错了,我可不信仰肌肉神,基老神也非是我之信仰!”

    “天啊!”北方肌跳了起来,“肌友,收回你刚才的话。我等肌肉大迪奥美女,活着咋能没信仰。肌肉神,原谅我的肌友吧,他只是一时迷茫,尚未找到归家的路。我会指引他走向肌肉大道,与万千肌友沐yu在您的神辉之下。”

    上官小红像看白痴似的盯着北方肌、雄基姬,“你们在做什么,演什么苦情戏,干脆找到没人的地方,解锁几种姿//势好了。”

    雄基姬道:“我会保护你的,不管你是血梅子还是梨子姬,亦或上官小红。约定之誓不可违背。”

    上官小红道:“你想做什么,随你便。不要烦我就是。”

    北方肌道:“肌友,肌友!你听,那只贫乃娘什么态度啊,你对她那么好,她却对你爱理不理。拿出你的高冷,让她知道你高攀不起!”

    “羊剑!”

    北方肌话还未说完,渔夫真人的爱徒杀了过来。“北方肌,早想与你一会。可煤油灯娘不许。”羊剑道。

    渔夫真人、煤油灯娘同是玉胥宮十二伪娘之一,然煤油灯娘地位超然,即便身为十二伪娘之首的“赤米青子”也不敢拂逆他,更何况阴险的渔夫真人,更不会与煤油灯娘为敌。

    北方肌道:“你是渔夫真人唯一弟子,我不愿伤你,伤了我和渔夫真人的关系那就不美了。羊剑,退下吧。”

    北方的大伪娘以长者自居,喝令羊剑自行退去。

    羊剑冷笑不语,用刀说话。

    不服就撕比啊,能动手就动手,反正羊剑也不认为自己是君子,她是女人啊。圣者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北方肌震怒,“羊剑,不知死活!”北方的大伪娘长声吼道。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不与你一般见识,给脸你却不要,非要我用实力打你脸,你才听话?北方肌右掌运气,攫来冥铁重鼎,置于身前,挡下了羊剑的杀招。

    当,当,当!

    一记记光刀劈中冥铁重鼎,震得方圆数十步内音浪迭爆,四下翻涌。上官小红挥动邪蝗剑,斩退冲向她的音浪。

    雄基姬道:“北方肌,拿下羊剑,向我证明你能配得上我,然后我们才能gao基呐。”

    “记住你讲的话。”

    北方肌推鼎而行,duang,duang,duang!一圈圈音波旋开,向四面八方扫去。像是秋风扫落叶一般,肃杀之意遽然升起。

    羊剑不退反进,右臂陡地挥动,三尖两刃刀劈开数十圈音波,“第一魔!”羊剑的竖眼睁开,魔气掀涌,透眼而出,涌入她的三尖两刃刀内,锵锵!刀刃颤鸣,魔光滔天而起。

    “嗯?”北方肌讶然道。

    怎有可能在小辈面前失了面子。更何况北方肌志向远大,不但和煤油灯娘有挥棒之情,更想拿下玉胥宮余下的十一伪娘,渔夫真人也是北方肌的目标,没有唯一,只有之一。

    “你强任你强,我有光头强!”

    北方肌满头秀发散落,成了光头,北方的大伪娘,头发想长就长,想没就没,端的神奇。

    成了光头之后,北方肌左右两块xiong大肌熠熠生辉,更加耀眼了,闪烁着迷人的光泽。提气一喝,北方肌单手执鼎,冲向羊剑同学。“小辈,在和你师父gao基之前,先拿你试试身手。”北方肌大笑。

    羊剑心道,哦,你想与渔夫真人那个老头产生不可言传的感情,那就去做啊!她羊剑绝对赞同,毫无异议。

    “主人啊,看我如何?”裤叉基老询问上官小红的意见,“你品味不凡,那双眼睛更是具有发现美的赫赫威能。用你善于发现基老的眼睛,仔细观察现在的我,做出判断吧!”裤叉基老一边和云鹤先生撕比,一边望向上官小红。

    “云鹤先生的裤叉更靓丽,你懂的。”上官小红道。

    “我就知道会这样!”裤叉基老吼道。“古云鹤,还不交出裤叉,束手待擒!我饶你不死,并赐予你与我gao基的荣耀!”

    古云鹤面如古井,波澜不兴。道一声“蠢物!”,运掌身前,徐徐旋动,呼喇喇,基气涌出掌心,聚在手背、手心,凝了两层。“裤叉基老,你想要我那做工优美、质地上等的裤叉,造梦!”

    饱提基气,暗喝一声,古云鹤快赞数掌,砰砰砰,骤地拍向裤叉基老。掌劲淳厚,基气漾荡,如秋风横扫大地,道尽肃杀之意。

    裤叉基老忖道:“古云鹤的身体要比我现在的躯壳强得多,何不夺了他的基躯,那样的话,他的裤叉就是我的啦!”天哪,这主意太棒了,裤叉基老忍不住颤栗。

    为裤叉,为荣耀,为快意。裤叉基老迈出一小步,然而这一小步确是他基道之上的一大步。“人间自有基老在,愿人人都有好裤叉。”大愿已发,裤叉基老右臂挥扫,对上了古云鹤拍来的数道掌劲,将它们化解掉。

    上官小红道:“裤叉基老,先贤言曰,人生得一基老足矣。然此言大谬!像你这样的奇男子,基友必须遍天下,一个肯定是不行的!”

    闻言,裤叉基老很是感动。两行清泪长洒,“主人啊,你深得我心。我也是这般想法。”先拿古云鹤试刀,裤叉基老纵声长啸,声裂金石,在天际间回荡。

    “你这不着调的贫乃娘啊!”有人叹道。烟波滚荡,宛如数百长龙飞奔。上官小红正前方走来一只伪娘,他是云鹤先生的姬友。两人皆认为自己是真姑娘,而非伪姑娘,故以姬友相称。

    “好友,汝来了!”云鹤先生喜道。

    砰!

    裤叉基老一招得手,右掌印在了古云鹤的身上,将他击退。

    “你对我有意见吗?”上官小红道。

    “无啊。”新来的伪娘笑道。“我想看着你走向毁灭。”

    “那你可有得等了,也许还没到那一天,你已死掉。世间事,风云莫测。”上官小红道。

    “交出酱油瓶!”新来的伪娘直接表明他的目的,也不管姬友的死活。爱生生,爱死死,生死有命。

    酱油瓶乃是和醋坛子齐名的一桩异宝。本来,酱油瓶是小红同学的师兄“哥有太鸟”大神的所有物,然青府之主命人送给“哥有太鸟”大神一件他不能拒绝的重宝,同他交换酱油瓶。

    也可说酱油瓶是上官小红的了。

    要让她主动交出酱油瓶,难矣。没有除非。

    “好友,速来助我,拿下裤叉基老!”古云鹤急道。他还在郁闷,为何姬友一脸冷漠,像是陌生人。

    “叫啊,你继续叫!”裤叉基老笑道。“你叫得越起劲,我更兴奋呐。”

    “——”

    云鹤先生略微无语。心道,真个是碰到了变//态基老,宝宝心里苦也讲不出来。

    “交出酱油瓶!”

    上官小红对面的伪娘咄咄迫人道。

    “大约,你不知道本座的厉害,不使些手段,你不会主动交出酱油瓶。”新到的伪娘双手分拂间,戾气横生,聚成一团,呼呼旋动。

    上官小红正要动手,飕飕飕!飕飕飕!青府的六大杀马特齐齐杀至,为首的是渔网汉子黑毛。“伪娘,你是何人,敢动我家大小姐。”黑毛汉子怒道。上官青有吩咐,任何人不得伤害他女儿,渔网汉子虽然滑稽,可他早将自己的命交给了青府之主,那位大人说什么,他不问来由,自去执行命令。

    白毛哥哥道:“绿毛,你的机会来了。兄弟们知道你喜欢伪娘,去去去,那里就有一只伪娘,拿去就是了。”

    紫色双马尾辫汉子也道:“绿毛,快去啊,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你真不要。你不要,我可要了。我倒真想知道伪娘究竟有什么好的,让你忘乎所以,不愿为真姑娘挥洒小蝌蚪。”

    话声刚落,紫毛霍然而起,真向伪娘掠去。看他的架势,大有擒下对方,进而交换体之液的想法。

    绿毛再难淡定,他向左右杀马特兄弟们抱了一拳,道:“兄弟们,承蒙厚爱,小弟向东方不败求交//配不成,反被其辱。怎知,大小姐为我迷得新伪娘,我观他之样貌,虽不及东方不败,却也入得我眼。小弟在就去了。”

    言罢,绿毛杀马特腾的一下,飞窜而出,他右掌一扇,碧油油的斗气荡炸开来,将紫毛杀马特推了出去。

    “哈哈哈,绿毛,这才是真汉子!真杀马特!”紫毛双马尾汉子大笑道。

    “兄弟,去吧,哥哥们在你背后默默关注着你呢。你若不行,大家一起上,你知道的,我们是一个集体,集体的力量大于个人,单挑不成,我们群//殴他!”

    “伪娘啊伪娘,难道真的很好推?”

    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肆意讨论,不将古云鹤的姬友放在眼里。

    “西一欧,请让绿毛为你解忧。”绿毛哥哥途径上官小红身畔时,尊敬道。

    “嗯,你去吧,绿毛。”上官小红道。

    “姑娘,我有好多绿色的帽子,你愿意戴上吗!”绿毛杀马特开心道。

    对面的伪娘面色铁青,指着上官小红,却讲不上话来。好你个女禽之兽,太过分了!我向你讨要酱油瓶,你却招来一群杀马特,简直在侮辱我的情商!伪娘无有废言,呼呼,他的粉袖劈甩而出,向绿毛杀马特贵族的面门砸去。

    “好哇!”绿毛杀马特大喜。“就喜欢有挑战的伪娘,我若轻易得到你的身体,那太无趣。”

    绿毛汉子食指竖起,哧哧,他的指尖窜出数缕深绿色的斗气,绞缠成一股,像是绿色的草绳,飕的一声,劈了出去。

    崩!崩!

    伪娘的粉袖炸舞,仿佛是追逐鲜花的蛾蝶,竞相飞舞。

    绿毛杀马特用他的食指劈出一道绿色的斗气,毁掉了伪娘的粉袖,然而这只是开始。“姑娘,我不但要让你断袖,还要碎衣。”

    哈哈一笑,绿毛三指抛舞,飕!飕!飕!三道斗气遽地劈出,一道劈向伪娘的左肩,一道劈向他的腹部,还要一道劈向他的鞋子。

    “哎呦,草啊!”姬吒三大子又开始发挥他的大嗓门,“古云鹤在伪娘界也是一号人物,他的姬友粉太子如此草包吗?”

    粉太子,人物其名,长得冰清雪丽,然偏偏散发着拘魂勾魄的狂狷之气,一些伪娘经不住他的(消声)惑,与之行那不可描绘之事。

    可粉太子心无记挂之情,薄情至极,若有伪娘、基老被他破了局部地区,弃他们如敝屣,这还不算晚,那些被他抛弃的伪娘、基老,无一善终,不是被粉太子杀掉,就是被他的脑残粉除掉。

    反正这个世界靠脸吃饭,粉多了,前途也变成了钱途。

    绿毛杀马特汉子当然不知道粉太子的过往,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在意,因为他并不打算和粉太子牵手一生,只求一夕之情。

    “日”后再说嘛。

    双袖已无,又听伪娘界有名的大喇叭姬吒三大子吵闹不停,粉太子俊脸生嗔,素手向上一翻,一荷包飞了出去。

    荷包边角绣着金丝,辅以彩线,五光六色,一看就是值钱货。然更值钱的还在荷包里面,包口并未合拢,刷,刷,刷,一道道宝光直贯天际,耀目生辉。

    “杀马特!”

    粉太子一声薄叱,荷包倏地阔开,内中旋出一只绿如意,照着绿毛杀马特劈来的数道斗气砸下,砰砰砰!激炸之声接连响起,三股斗气登时消散。而那柄绿如意悬在半空,散发着无尽翠意,方圆千尺内,碧寒如水洗,仰之弥绿。

    “你名绿毛!我的宝贝又是绿如意,哼!”粉太子不悦道。“你先毁我双袖,又欺我是一介弱伪娘,不堪一击。这是第二桩罪!”

    顿了顿,粉太子续道:“至于那第三桩罪,不提也罢。”

    青府的绿毛杀马特贵族笑道:“姑娘,你动怒了。小生在此向你赔个不是。”

    粉太子道:“谁要你赔不是,我要你命!”

    话音即落,那柄绿如意遽地飞出,当头敲下,要碎绿毛杀马特的头颅。

    “无有法子,小生也有几分脾气!姑娘,撕比吧!”绿毛杀马特无奈道。他两指朝天,三指向地,登时,斗气迸卷,自他五指荡出。(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