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一百章 虚无之女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酱油猫、酱油哈士奇、酱油大huang鸭、酱油猪、酱油三姨妈等,全都涌上来了。皇叔唐士比亚劈了酱油美人,引起酱油大军的公愤。

    连带着,泡在酱油河里的女禽有兽、羞涩的小蝌蚪也被殃及,酱油哈士奇们咆哮着,汪汪直叫。“哈士奇,哈士奇,水里面泡着一只女禽/兽,兄弟们上啊,去搞定女禽/兽。”一只黑白相间的酱油哈士奇吼道。

    “哦哦,听哥哥的话。大家上啊,我辈可是‘撒手没’的酱油哈士奇。区区女禽/兽,怎会是我们的对手。撕比她!”

    “汪!”

    “汪汪!”

    “汪汪汪!”

    “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汪!”

    上官小红被酱油哈士奇包围了。小蝌蚪君也是,他被一群酱油基老围住了。“为啥捏,为啥英俊潇洒的我被酱油基老包围了!”羞涩的小蝌蚪大神想不通。

    “小蝌蚪君,别废话了,杀出重围,杀出个黎明!”上官小红沉着道。唰!她翻然而起,洒开身上沾着的酱油。

    汪汪汪!汪汪汪!一群酱油凝成的哈士奇嗷嗷乱叫,“兄弟们啊,我们何不乘风而起,装比九万里!”酱油哈士奇的首领大叫道。它带头,第一个飞了上去。在它脊背两侧生出四翼,只有翼膜黏着骨架。呼喇,酱油哈士奇首领凌空张翼,遮掩日月。

    “大家一起装比一起飞啊!”第二只酱油哈士奇笑道。它的背后也长出两对翅膀,振翅而去。追上它的欧尼酱。

    “我辈岂是蓬蒿犬,仰天大笑出门去。”第三只酱油哈士奇亦道。聚气,聚气,飞出!

    “尼桑。我也来了!”又有酱油哈士奇跟上。

    “尼酱~我也来了!”身材纤细的酱油哈士奇愉悦道。

    “欧巴~~人家也来了……”紧随前一只酱油哈士奇,另有一犬展翼而去。

    几十头酱油哈士奇一起装比一起飞,围定上官小红。当是时,女禽有兽童鞋冷眼睥睨,左手托着一块青色的砖头(契约方石),右手执剑。“好多酱油犬!”

    “汪哈哈哈,多么贫ru的女汉子。一定嫁不出去。”酱油哈士奇的首领放声笑道。它用狗爪子挠着虚空,拨开一道道划痕,斥开,飚射向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亦步亦趋,每一步落下,三瓣之花开放,铺成花路。轰嗤、嗤、嗤,向前旋出的花瓣和酱油哈士奇首领拨开的划痕相撞,馥郁的兰芝香气散开,花瓣也碎为花泥,扬洒而去。

    “尼桑,这只女禽/兽不一般!”第二头酱油哈士奇冷静道。它在观察女禽有兽童鞋,分析她的行进路线,“她的步伐蕴藏着某种旋律,和天宇共鸣,影响吾辈哈士奇的智商。”

    “噢汪,难怪。难怪小弟觉得自己的智商被拉低了,原来是对面的女禽有兽童鞋在影响我。我一世聪明,岂能败坏在她手上。”

    “欧巴们,我们如何做,一起撕比女禽/兽吗?”

    “听大哥的话,大哥让我们如何做,我们就怎么做。大家要讲究策略,懂得玩阴谋,阴死女禽/兽童鞋。”

    “言之有理!本汪管窥蠡测,发现了女禽/兽的一大弱点!”

    “快快讲出来,吾辈一起参详,共商大计,以破女禽/兽……”

    酱油哈士奇们汪汪叫嚷,谁也没出爪子去挠上官小红。它们只是过过嘴瘾,谁也不愿做那出头狗,指不定被女禽/兽宰了呢。

    “嗥!”

    一声震吟,日月摇光,天昏地暗,酱油大军们位置肃穆,纷纷安静下来,包括酱油哈士奇们。他们遥望西南方,那边,恐怖的能量风暴吞卷四荒天地,有凶物即将入世。

    上官小红的同门师兄“哥有太鸟”大神也为之一惊,右手托着的酱油之瓶簌簌急颤,和西南方的凶物相呼应。似在畏惧对方。“马勺颗,马勺颗是它!”太鸟大神心惊道。

    “嗥昂——”

    又是一声吼鸣,海摇山晃,乾坤似要颠倒。酱油女王来了!她踩着七色云彩,她带来了酱油!她来打酱油了。女王身着云裳星冠,步履似急似缓,猩红色的大氅荡开,酱油女王的目光穿越了时间与空间,径向女禽有兽射去。

    如遭电殛,上官咬我小红肃然。

    “小红,要我帮你吗?”

    江山美人图内的雨桐笑道。她旁边站着一只小姑娘,是《百年孤独之汉子与兄之罩的探索》这本奇书蕴生的女孩。

    已被雨桐治服。

    “不需。”上官小红冷道。

    “我可自己面对酱油女王。”上官小红又道。先前,围着她的酱油哈士奇们一哄而散,飞向酱油女王,向她献上忠诚之心。

    无尽的酱油星河在女王身后翻滚,声势喧隆。酱油女王右手持金褐色的星杖,杖头是一块紫光流溢的椭球形寒玉,闪烁着冷湛湛的滢光,望之,夺人心魄,双目再难移开,仿佛被吸进寒玉之中,神魂俱消。

    上官小红眼眸旋起一阵花雨,五光六色,光幕旋舞,瑰丽诡谲。嗤嗤嗤,嗤嗤嗤!旋转的花雨破开涌来的星光,守护女禽/兽之眼。

    酱油女王无视靠过来的酱油哈士奇,她抬手遥指女禽有兽童鞋,刹那间,两道暗褐色的光束撕开天空,投射向上官小红的双目。

    女王略显诧异,远处的女禽/兽摆脱了她带来的影响,让她心生不快,再度出手撕比女禽有兽童鞋。

    唰,上官小红随手挽出一个剑花。蓦地,她向前电射而出。“剑锁清秋。”上官小红冷喝道。

    秋华凝结,凄风萧瑟,剑芒陡寒,泼洒而出,笼罩住那两道暗褐色的光束。咔咔连声,清冷的剑芒碾碎了酱油女王射来的光束。

    “哼。”

    酱油女王冷斥道。星杖向前挥动,卷起一阵狂飙的绚光,席卷迸舞,轰向上官小红。

    “黄金手指……”

    上官小红道。

    嗤嗤,气劲迸窜,两道金黄色的气柱螺旋而出,内中裹定两节断指,甲腾鹰兽的断指,亦是它和上官小红缔结契约的凭证。

    两截黄金手指隐隐放光,光华内敛,并不怎么张扬。它们挟起的两道气柱相互绞缠、分开,再次缠绞、相分,分分合合,不消片刻,冲至酱油女王挥出的那片绚光不足两寸处。

    嗤啦,嗤啦!

    两道螺旋旋斩的气柱冲进绚光之中,带起一片光雨,冲天弥散开来,颇为华丽。气柱被绚光销蚀,内中的两截黄金手指迸出,金光万丈,涤荡扬舞,冲爆了厚实的绚光。

    嗡嗡嗡!两截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不住颤舞,分开数百道金霞,直指酱油女王。

    “真是狂妄,贫乃娘敢向酱油女王开衅。她被酱油哈士奇咬了吗?脑袋不清楚?迷糊了?”酱油大叔喝道。

    “汪汪,你麻痹的,怎么说话呢,俺们酱油哈士奇惹你了吗,为何侮辱我们的智商!要撕比吗,要撕比吗!”马上有酱油哈士奇狂吠不已,作咆哮状,随时可能跳下去,撕咬酱油大叔。

    “智障。”酱油大叔冷喝道。

    “兄弟们,咬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咬他!”

    “必须咬他!否则我们酱油哈士奇的脸面何在,他在侮辱我们一族,是可忍哈士奇不可忍。”

    “汪的大迪奥早已暴怒。汪来了!”

    呼噌!呼噌!呼噌!呼噌!一条条酱油哈士奇俯冲而下,狗嘴大张,喷出大量的咸涎,当空洒下。

    “真是丑陋啊,酱油哈士奇们。”酱油大叔抓着一杆阔旗,朝上摇了三下,顷刻间,数万粒大豆飚射而出,遮蔽了半方天空,穿空之声不绝于耳。

    酱油哈士奇们的肠子都悔青了。汪草!遇到狠人了,这下好啦,还没咬到人,快要被揍了。

    遽然间,黑风旋起,刮擦着地面飚来,风中传来甲腾鹰兽的嘶吼声,“是谁敢挑衅我的主人,让甲腾鹰兽撕比你们。”

    狂飙乱窜,黑风过境,天际为之一暗。酱油大军们纷纷打酱油,什么也看不到。“甲腾鹰兽来了。”

    “去尼玛的,我要雾腾蓝兽妹妹。不要甲腾鹰兽。”

    “再不济也要放出沧井兽妹妹啊,我们不要甲腾鹰兽。”

    “滚吧,甲腾鹰兽,这里不是你该来之地。你惹了不该惹的酱油大爷!”

    “酱油大妈也在此地,就问你怕不怕!”

    “兄弟姊妹们,大家要齐心,跟着酱油女王,分分钟碾轧敌人!弘扬吾辈酱油大义。”

    “我们都爱喝酱油。”

    “打酱油。”

    酱油汉子、姑娘大喝连番,斥责甲腾鹰兽。

    倏地,彩光荡爆。北方传来一声蛙鸣,如冬雷炸响,声灌天地之间。南华神蟾驾着彩云,星驰云掣赶来,要和它的主人“羞涩的小蝌蚪”大神汇合。

    甲腾鹰兽亦然,也要站在主人身边。

    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摇晃着身子,蛋外的黑风散去。头顶着一半蛋壳,脚踩着另外一半蛋壳,甲腾鹰兽电扫四方,金色的眸光拂过下空的酱油大军。触到它无感情的眸光,酱油大军们有些发憷。

    酱油哈士奇们被酱油大叔摇旗撒出去的大豆们轰到天边,短时间内不能回来,真的去打酱油啦。也罢,不枉它们此行走一遭。

    呱呱呱,南华神蟾飞驰而至,站在甲腾鹰兽左边。两兽散发着让人颤栗的凶焰,围观的胆小酱油君退避三舍,明哲保身。

    扑的一声,一柄墨剑贯穿了摇旗呐喊的酱油大叔的xiong膛。皇叔唐士比亚站在酱油大叔身后,墨剑的一部分停驻在对方的腹内。“适才,你叫唤的最起劲。还撒了一把豆子,有几粒溅向我的眼睛,差点弄瞎我。”

    酱油大叔口喷酱油三升,骇道:“我怎么没感受到你的气息!”

    “因为我想gao基啊,很急的。”

    皇叔唐士比亚冷笑。墨剑上挑,切开酱油大叔的腹部,断了他的生机。砰,皇叔左掌拍在酱油大叔的脑袋上,将之彻底拍碎。

    “你想干什么!”

    酱油大爷吼道。

    双手向前猛拍,轰隆隆,充满酱油味道的浪涛迸出,排山倒海一般,拍向皇叔唐士比亚。

    皇叔拧身而起,右臂舒卷,墨剑劈下,蓬噗!浪花迭爆,皇叔的大宝剑斩断了酱油浪涛,剑气还未老去,向前扫出。削去酱油大爷的右肩,这才湮灭。

    “老东西,你凭什么呵斥我。蠢东西。”唐士比亚踏出两部,身后气浪滔天,滚滚散开。

    “我只想gao基啊,为啥不能得偿所愿。”皇叔愤怒道。

    “……唔,我难道做错了?”上官小红心道。

    大学者唐士比亚的异况似乎和女禽有兽童鞋有关。“贫乃娘,你在看哪里。”酱油女王森然道。

    大氅震开,酱油之气东来,泼墨一般,横扫开来。哗啦啦,百丈高的酱油浊浪当空拍下,浩瀚的威压让人呼吸如窒,像是离水之鱼,奄奄待命。

    “去。”上官小红轻声道。悬在空中的两截黄金手指破空****,咻咻,尾音颤爆。

    旋即,女禽有兽童鞋也动身了,她抛起砖头,刹那间,青光柔和地铺陈开来,女禽/兽翻身踏在青石石面上,向前驰去。

    “我有一剑,深藏蛋中。一剑光照九州寒,日月通鉴女汉子心。”

    上官小红长歌而行,剑指碧霄,发出五道剑气,弹震开掀涌而下的酱油海浪。天际顿明,清风和煦。

    面对两指黄金断指,酱油女王不以为意。轻描淡写间,摒退两截断指。

    “我的王座何在。”酱油女王道。

    “在此。”

    仙乐飘飘,笙簧同奏,丝竹盈耳。酱油宫娥挑着酱油莲灯,姗姗而来。另有酱油力士抬着装饰华美的王座,缓缓靠近。

    宫娥、力士放下王座,退在一旁。酱油女王坐了下去,手指敲打着王座的扶手,咚,咚,咚。

    “贫乃娘,我从你眼中看到了虚无。”酱油女王开口道。

    噗噗弹跳,两截黄金断指挣扎乱窜,却被酱油女王禁锢在空中,不能回到女禽有兽童鞋那里。

    上官小红挥剑,三道红线掣开,切割开酱油女王设下的禁制,释放黄金断指。咻!咻!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如临大赦,电掣倒飞。女禽有兽童鞋左袖扬起,收了两截断指。

    “虚无?”

    上官小红道。

    “然。”

    酱油女王道。(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