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九十六章 实力失礼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小蝌蚪君跑到女禽有兽童鞋身后。“小红童鞋,你要救我。我被皇叔、老斯基、皇子们追赶,已是力衰心累,他们还不放弃。”

    南华神蟾的身形缩小了几圈,和大黑蛋差不多大小,神蟾盯着大黑蛋,蛋内的甲腾鹰兽也盯着神蟾。“呱?”南华神蟾试着和甲腾鹰兽交流。

    “盯你妹啊!”蛋中的甲腾鹰兽怒道。“不要用那种不干燥的眼神注视我。”

    “甲腾鹰兽,据传和你其名的雾腾蓝兽是你之克星。可以死死地克制你,在她面前,你毫无翻身之力,唯有匍匐于地,方能获得她的宽容大量。”南华神蟾故作漫不经心的姿态,随意道。

    神蟾的话显然刺激到了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荒诞。雾腾蓝兽算什么,沧井兽也不值一哂。唯有我,唯有我甲腾鹰兽的黄金手指与纯熟的技术才是王道。”

    砰、砰、砰……

    甲腾鹰兽用它的黄金手指叩击蛋壳内层,些许金色的璨光透出壳表,鼓吹向南华神蟾。

    咻!南华神蟾吐出长舌,去势迅捷,只消一缠,裹走那些金光,吞入腹内。“甲腾鹰兽,你因何愤怒?难道被我说中心事,你恼羞成怒。真是不成熟的兽啊。”南华神蟾嗤笑道。

    “蛤蟆!你真敢说。一而再地开衅于我,你这是要挑起我们之间的撕比大战。”大黑蛋内的甲腾鹰兽冷冰冰道。蛋壳裂开,两只契约兽面面相视,直盯着对方。

    巨蟾疙疙瘩瘩的皮表上透着彩光雾霁,霎时鲜艳,光彩动人,啊不,是光彩动蛤蟆。“甲腾鹰兽,你果然是小东西,还没发/育成熟,难怪心虚,惧怕雾腾蓝兽。”南华神蟾证实了它心中的想法,不以为然道。

    神蟾和甲腾鹰兽针锋相对之际,上官小红、羞涩的小蝌蚪大神也在闲聊。“真是让人安心呐,女禽有兽童鞋。不只因何,待在你身边,我很平静,身心俱寂。”

    “——”上官小红。抹搭,你身心俱寂是怎回事?干脆弄死你算了,让你享受永久的祥和。

    “小红,你看,那只清秀的汉子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小蝌蚪君特意强调了“我们”,暗示他和女禽有兽童鞋是同伴,都是写手界之人,大家要一致对外。“他就是服她大神,整只汉子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雄雌。”

    上官小红无动于衷,服她大神算是什么,女禽有兽童鞋见识过鲁尼妹大神的奇妙之处,鲁大神可雄可雌,一体两身。那才是大神奇、大玄奥之体。

    “小红。”羞涩的小蝌蚪又指着画舫上站着的老斯基。“老斯基更不是东西了。他和服她大神一丘之貉,同是画界巨擘,狼狈为jian。实是两尊败类般的汉子,尤其是老斯基,看似一脸祥痴,实则阴鸷之獠。”

    “唔,本兽知了。”上官小红回道。老斯基也找过女禽有兽童鞋,和她谈合作事宜,让她把《基霸天下》的插画交由老斯基创作,却被女禽有兽童鞋拒绝了,否则会伤害到她和腐/女画手木吉吉同学之间的感情。

    木吉吉同学还坐在撕比招亲大赛的贵宾席上,观看舞团上的撕比挑战者。而她之亲姐(亲哥)鲁尼妹大神担任主持人。

    本是巨ru部落、贫乃联盟的大撕比,谁曾想到会变成五方混战,鱼锅学园、写手界、画界的大神、小神、各路豪杰纷纷现身,你唱罢我登场,大家一起撕比。

    上官小红向大学者唐士比亚望去。“不知道药蛇的持续xing有多长时间,抱歉了,皇叔。是你主动吃了我放出的药蛇,您自求多福吧。到时,您幡然醒悟,可别怪我。”女禽有兽童鞋暗道。

    “小红,小红!”小蝌蚪君摇晃着她。“你有没有听我在讲什么。”小蝌蚪君很不满,他发现上官小红三心二意,对他的话不怎么上心。

    “小蝌蚪,本兽在听着呢,别再摇我,脑袋都晕了。”上官小红道。

    “哦。”羞涩的小蝌蚪大神应道。“你的师兄也很厉害嘛。”他指着撕比中的剑妹、“哥有太鸟”,对上官小红说道。

    画界大神剑妹,写手大神“哥有太鸟”,两尊巨无霸人物相杀相撕比。剑妹身负四尺长剑,力战太鸟大神,威风堂堂,实在是帅气极了。

    另外一边,刀姐和天真姐捉杀在一起。刀姐眼神一凛,睨扫写手界大神“很傻很天真”。“天真姐,何必躲躲藏藏,好不爽利。相见即是缘,相杀方能见真xing情。”

    刀光潋滟,瞬间扑闪而逝,唰唰唰!四面八方全是光华烁烁的光刀,不分彼此,斩向隐匿在阴影中的天真姐。

    天真姐有些狼狈,额前一咎前发被刀气削落,化尘而去。

    “小表砸。”天真姐恨火滔天,吞掩日月。“我最珍惜的两样东西被你毁了一样!”天真姐轻跃而起,跨出丈余远。她长臂挥舞间,钟鸣玉磐之声响起,叩击刀姐的心弦,咚,咚,咚!刀姐为之凛然,生命之海起了波澜,向上喷涌出大量的水汽,朦胧氤氲,她整个人亦然,像是置身于水光之中,模糊不清。

    唰!

    水光涟漪圈圈荡爆,刀姐斩杀而出,刀气横纵,长达七丈,直劈入天真姐的护体气罩之中。蓬嗤!震响连亘叠轧,半球形的气罩向内深陷,突破临界,轰然爆裂。天真姐的紧/身/皮/衣向外透出光霓,护住全身,并未遭到伤害。

    “傻帽!”

    天真姐叱喝一声。

    呼噌,彩光流转,向上喷薄而出,罩定她全身。倏地,一顶彩色的帽子扣在天真姐的头上,其名“傻帽”。傻帽乃是一件异宝,天真姐炼化已久,收发凭心,很是方便。

    方甫戴上“傻帽”,天真姐光艳濯濯,似冰雪洗漱过一般。“世人只知我的笔名唤作‘很傻很天真’,却不知‘傻帽’才是我笔名的由来之处。我得异宝傻帽,用心血炼化之,傻帽已通灵。”

    惊见天真姐弹了一下“傻帽”的帽檐,五彩神光刷出,像是五道彩虹,齐齐攒动,须臾之间,纵至刀姐身畔。

    刀姐单手抓刀,身体一旋,刀光顿出,哧哧哧,光霞萦荡,如悬瀑倒卷而上,弹撞五道彩光。刚一接触,将之吞殁。

    “小表砸,你不要得意。”天真姐虚空飞渡,向前划出。她的“傻帽”向外播撒彩光,漫空扬洒。

    “好帅啊,我也想要一顶‘傻帽’。”刀姐羡慕道。

    “姐姐大人,别傻了。如果你戴上一顶蠢透了的傻帽,别想和我待在一张床上!”那边,剑妹急吼吼叫道。

    刀姐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是哒,还是和妹子在一起滚来滚去比较愉悦呐。于是,她放弃追逐“傻帽”。“得不到的东西,只能毁了它。”刀姐冷笑道。

    唰唰唰!刀姐劈出三刀,旋斩向“很傻很天真”大神。天真姐讥笑道:“小表砸,你实在是天真。我的‘傻帽’哪能那般容易就被毁掉。”

    不退反进。天真姐迎着三记光刀长身而起,嗡!她脑袋上扣着“傻帽”倏然膨胀,扩大了数圈。“奥义,大傻帽!”天真姐喝道。

    光怪陆离,神光璀璨,似真似幻。唯见一顶“大傻帽”旋舞着,速度也不是很快,肉眼可捕获。可就是这顶转速不怎么快的“大傻帽”,杀伤力让人吃惊,帽檐接触光刀的瞬间,蓬嗤,光刀涣散,湮灭于空中。瞬息之间,另外两记光刀也被“大傻帽”摧散了。

    “哇哈哈哈哈。”天真姐头顶着一顶好大的“真大傻帽”,蛮横地向前冲锋。撕比的号角早已响起,唯有妹子的鲜血才能染红赢家的冠冕。

    “真是太帅了!可是剑妹不允许我戴上它……”刀姐郁闷道。在傻帽和萌妹子之间,刀姐选择萌妹。

    “去尼玛的!”刀姐叱道。右臂舒卷,长袖鼓舞,衣衫猎猎。蓦地,体内的斗气喷薄而出,浇灌在长刀上,为其镀上一层桐华。“old汉喜欢推车,姐姐也喜欢推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刀姐肃然而起,嗡嗡嗡,长刀疾颤,似在响应刀姐。

    “——”天真姐。尼玛!

    “素月梧桐,栖枝寒鸦。”刀姐吟道。人如凤,翩跹而立,长刀猛地劈出,轰嗤,电芒乍起,刀气凝成寒鸦,照彻寰宇,刀姐正像是凤凰一般栖息在巨大的梧桐树上,百千头寒鸦簌簌飞来,落在枝头。

    头顶着“大傻帽”的天真姐悚然道:“好可怕的气息!那个贱人真要辣手摧我。”是以,天真姐纳集体内的斗气,聚于全身,形成一层光膜,流光溢彩,盈盈而动。“大,大,还要大!”天真姐冷静道。她头顶的大傻帽又大了两圈,覆盖半亩方圆,像是一轮彩牒。

    撕比中的“哥有太鸟”、剑妹同时收手,向刀姐、天真姐望去,他们制造出的动静太大了,不吸引人都难矣。

    “哦,是栖枝寒鸦。”剑妹无表情道。她与刀姐之间的感情无法用言语描述,要说有谁比剑妹更了解刀姐,简直扯淡。研究刀姐的专家可是剑妹!

    辣么爽书/坊的大神写手“哥有太鸟”趁机想要离开,还未成行,嗤啦一阵裂响,他和剑妹之间出现一道剑痕,阴寒之气瘆人。“太鸟欧巴,哪里去。我们之间的撕比还未分出胜负。”剑妹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透出,让太鸟大神不寒而栗。

    李小仙、银冠的皇女也没再撕比,偶尔,观赏别人撕比也是一件快事,美哉。

    天真姐头顶着“大傻帽”,四周彩光奔腾,她像是圣洁的仙子,无比的神圣。只是帽子太大了……

    “无情不过拔迪奥!杀人不过头点地。”刀姐吟道。身下的梧桐树剧颤,倏然之间,栖息枝头的百千头寒鸦悉数飞出,扑扑扑,扑扑扑!寒气蒙蒙,遮蔽碧穹,拂拭而下。

    天真姐也紧张起来。双掌托着帽檐,向其灌入斗气。“来了!小表砸的杀招来了!”

    旋摆,天真姐的身体开始旋摆,彩雾拨开,飚射而出。方圆百丈内,光雾蒸腾,祥瑞万道,被那顶“大傻帽”搅动,齐齐震开。

    噗噗噗!噗噗噗!几十头寒鸦撞入彩雾之中,身体炸裂,激起一团团白气,淹没其中。它们是试探的牵头鸦。

    更多的寒鸦围着光雾外圈旋舞,声势浩大。遽地,一头头寒鸦投射而下,扎向那团巨大的光雾。砰砰砰,砰砰砰!小范围的炸裂之声连亘响起,轰击得光雾涣散,愈发稀薄,可见其内的那顶“大傻帽”以及天真姐。

    呼喇,寒风扑朔,一只翼展十丈有余的巨大寒鸦振翅而来,它的羽翎上结了一层冰霜,向外冒着寒气。距离下方的光雾不足百米,寒鸦收拢双翼,自断长腿,脑袋向下,撞了下来。凄濛濛的寒烟倏地荡开,寒鸦坠势无伦,骤然间,蓬!整片天地都晃动了,巨大的寒鸦整只闯进彩雾之中,气浪迸爆,十方天地剧晃。

    光浪掀涌,五光六色,“大傻帽”下的天真姐屹立不倒,只是向右侧平移七尺。“起!”天真姐大声道。她头顶的“大傻帽”猛地旋起,呼呼呼,凄风吼啸,彩浪齐喷。

    轰隆!

    大傻帽、巨大的寒鸦冲撞在一起。好像怒海生涛一般,飙舞的气流向上涌去。寒鸦的身体千疮百孔,已被细若游丝的彩光洞穿。咔嚓一声巨响,整只寒鸦的身体裂解,化为上万片冰晶散去。

    天真姐喜道:“终于破了吗!”

    她话语还未落下,一道明晃晃的刀气直贯天地,自高空之上捅了下来,捣向那顶旋转的“大傻帽”。

    蓬!

    光屑迸飙,气流散荡。一瞬间,“大傻帽”像是碎裂了般,摇摇欲坠。下方,天真姐差点红眼。如果她的“傻帽”被刀姐毁了,她会跟对方拼命。

    虽然有些透明,可是“大傻帽”并未被击破。天真姐翻身而上,右掌拍出,紫、黑两道光掌印入“大傻帽”薄弱之处,以防它破损。

    “小。”天真姐口唇微动,陡地,大傻帽缩小了,回归正常大小,卡在天真姐的脑袋上。

    天真姐戴上“傻帽”的瞬间,杀气瞬息而至。刀姐的身体倒竖着,双手紧握刀柄,向下刺来。刀尖虚晃,剖开虚空,直贯向“很傻很天真”大神的颅顶。

    “等的就是现在。当你戴上傻帽,我一刀捅下,连傻帽和你的颅骨一起刺穿。”刀姐忖道。

    “日天神拳!”

    暴吼连连,写手界,一尊大神踏着日天神靴,缓缓而来,她还未近身,一拳轰出,拳浪迭爆,向前涌出。

    蓬!

    刀光涣散,像是冬雪消融一般,悉数散去。

    原是写手界实力与偶像派超级大神鲁尼妹来了。危机一瞬,鲁大神出手,谈笑间,揩去天真姐的危机。

    腐/女画手木吉吉同学也来了。木吉吉跟在鲁大神身后,一声不吭。

    “洒家鲁尼妹是也。”

    鲁大神一步纵出,滑开几十丈之远。她左手反剪在身后,右手上抬,掌运斗气,向上轰去。铛!金声清越,鲁尼妹第二次拨开刀姐大神的长刀。

    “洒家出现在这里,谁敢伤害吾辈写手。”鲁尼妹冷笑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