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二十九章 执拗的心

时间:2018-04-19作者:东亚重工

    “我,我……”

    高城沙耶想哭哭不出来。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不敢相信那个毒岛学姐会变得那般冷酷无情。更让她崩溃的是,毒岛冴子说:“小室孝死了,葬于丧尸犬之腹。你似乎在暗恋小室孝,我表示遗憾,你们不可能待在一起了。你若想殉情,我会打断你的手脚,不给你机会。学姐建议你学会坚强,努力变强,方能为你心爱的小室孝报仇。”

    坚强?变强?如何坚强,如何变强。高城沙耶把头蒙在被子下,不愿见人,不想听人劝慰她。实际上也没人劝慰她。毒岛冴子丢下那几句颇具威|胁的话就没出现,好像不怎么担心学妹为情所困,一命呜呼,就此瘗玉埋香。

    哭累了,心累了,身体支撑不住,恍若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老是将头蒙在被子中,憋得慌。需要透气,高城沙耶将脑袋伸了出来。

    “啊呀!”

    像见鬼了似的大声叫道。

    房间里还坐着一个人啊!是上官小红。

    上官小红坐在那里,平静地盯着高城沙耶。“冴子的学妹,是吧。”

    高城沙耶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上官小红道:“这样?这样是哪样?”

    高城沙耶道:“算了,我和你不熟。不想和你多说。告诉我,小室孝是不是真的被丧尸犬吃、吃掉了。”

    语气激动,再次不平静。

    上官小红道:“我又不认识他,冴子说那个人就是小室孝。我相信冴子。是的,冴子口中的小室孝被几只丧尸犬吃了。冴子尽力了,却没能救下他。可怜的汉子。你喜欢他吗?和他即兴发(河虾)情了吗?”

    高城沙耶道:“你闭嘴啊。”

    上官小红道:“不是你让我讲的吗。不要迁怒别人,是你没用。”

    高城沙耶激动道:“是我没用,就是我没用。怎样吗,你们把没用的我待在身边,有什么阴谋!”

    上官小红道:“阴谋?”

    高城沙耶道:“就是!阴谋,你们一定对我有所图。”

    上官小红道:“你能用脑袋思考问题吗,而不是晃动那双大胸。”

    高城沙耶道:“哈啊?你在看什么地方。不要乱瞄!我警告你,我很聪明的。”

    上官小红道:“我可是看过七百集《柯南》的姑娘。”

    高城沙耶呆掉了。蒙蒙哒。

    像是被抽干了力气,高城沙耶瘫坐在床上。瞳孔失焦,目中无物。好大一会,她才幡然醒悟。傲慢道:“毒岛冴子哪去了,学姐她去做什么了!为什么我没见到她。母丧尸呢,那个噜噜在哪里?”

    上官小红道:“你有腿,为什么不走路去确认。我没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高城沙耶哑然。

    好像还真是那样。她很危险的!粉红双马尾辫眼镜娘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上官小红,她的新眼镜是毒岛冴子寻来的。

    “啊,到了吃泡面的时间。”

    上官小红端起地上的那碗泡面,当着高城沙耶的面进食。制造出的声音挺响,那面好像挺美味的样子。

    咕!高城沙耶吞咽了一下口水,装作不小心瞥向上官小红,眼镜娘擦,地上只有一碗泡面啊,只有一碗!我的呢,我的面哪里去了,高城沙耶心想道。

    上官小红慢慢腾腾地吞食泡面。还不忘观察高城沙耶。

    高城沙耶用期待而又为难的眼神望着上官小红。谁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运动量那么大,好饿!

    “这面过保质期了,不过没关系,味道尚可。好怀念泡面的味道,里面的防腐剂、添加剂会让我皮肤光滑细腻,美丽动人。真好。”

    上官小红无表情地说着。

    敢不敢不要那么嘚瑟,高城沙耶暗道。

    丫的,我也很饿。

    能分给我一点吗。

    粉红色双马尾辫眼镜娘不知如何开口就是了。满脸期待地瞅着上官小红还有她的面。

    “你想吃?”

    “不!”

    “那算了。灰机,给你吃。”

    上官小红唤来她的犬,将碗放在地上。

    “啊哈,是泡面。”

    灰机·鸟布斯埋头就食。

    真是哔了狗了!高城沙耶心中悲愤道。真想弄死灰机·鸟布斯。

    “鸟布斯怎么回来了,母丧尸呢,母丧尸在哪里?”高城沙耶马上想到了一直对她很好的那个变|态丧尸。

    母丧尸从窗户外跳了进来,焕然一新,颅骨以外的东西都换了。全身油亮油亮的,涂了橄榄油还是什么来着!高城沙耶认为她的美女之眼瞎了。母丧尸换了一个汉子丧尸的身体,终于摆脱了身体的束缚了吗,向着汉子的道路更进一步。

    出人意料的是,母丧尸站在上官小红身后,态度恭谦。

    “喂!”

    高城沙耶怒道。

    母丧尸向高城沙耶展示她强壮的肌肉。

    “——”

    抹搭,饶了我吧。高城沙耶真的想哭。

    灰机·鸟布斯带着母丧尸寻到好几副丧尸躯体,拼凑出一副强壮的驱壳。母丧尸拔掉脑袋换了上去,她很满意新的驱壳。同样感激灰机还有它的主人。

    “我又要一个人了吗。也不知道妈妈她在哪里,小室孝不要我,母丧尸也不要我了。”高城沙耶将脑袋埋在膝盖中,落寞忧伤。

    母丧尸推了推上官小红,想让小红去安慰高城沙耶。

    “我知如何做。”

    上官小红起身。

    “你们先离开。”上官小红对母丧尸、灰机·鸟布斯命令道。

    “好哒,主人。”鸟布斯摇着尾巴,滚出了房间。母丧尸虽然疑惑,可还是离开了。房间只剩下上官小红、高城沙耶。

    “雨桐。”

    上官小红唤起江山美人图中的素袍女子。

    “叫我干啥。”

    一懒洋洋的声音传出。填堵着生命之海裂口的残图飘出一女子,她回应上官小红。

    “就是她吗。”上官小红问道。

    她所指的是高城沙耶。

    “是她。”雨桐说。她是江山美人图意志的再现。

    容器,江山美人图找寻的容器,其中包括高城沙耶。毒岛冴子也是其中之一。可上官小红成了残图的容器、主人。

    “要毁灭她吗?”雨桐说。声音婉转,带着水汽,飘出上官小红体外,传至高城沙耶耳中。

    “我听过这个声音!”高城沙耶抬头道。“就是这个声音,每当我淋浴时她就会响起,好像在某处觑视我!”高城沙耶找寻声音的源头。

    “激动啥。”雨桐意兴阑珊道。“我暗中观察的又不止你一个姑娘。我人生仅存的乐趣不多,观察姑娘洗澡也算是一件。”

    “——”上官小红。

    “——”高城沙耶。

    危险啊,那姑娘的思想危险。不能助其成长。

    “主人,等你胸部大成之际,我只会浏览。”雨桐的声音再次传出。

    上官小红没什么好说的。高城沙耶则紧盯着小红。“你会腹语吗,那个经常骚扰我的声音怎么从你肚子里传出。难道是你,骚扰我的一直是你!”

    “不,你多想了。”上官小红道。

    是江山美人图啊,是她在骚扰你,看你洗澡。

    水汽蒙蒙,上官小红的右手覆了一层水汽,亮晶晶,晶莹剔透。望着小红湿漉漉的右手,高城沙耶向后退了退。“你想做什么!想用你的这只湿手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

    上官小红解释道。

    “自然是为了净化你的身心。”

    “鬼才信你!我又不是学姐,脑袋很清醒。”高城沙耶从床上跳下。

    “你想去哪里。”

    上官小红随手掷出一粒蛋,蛋光大作,满室生辉。整间屋子红彤彤的,霞霓蒸腾。那粒蛋不住的晃荡,涌出一圈圈的红色霓光。

    红蛋挡在高城沙耶身前,粉红双马尾辫眼镜娘不敢再动,“这粒蛋很可怕,既能变成蘑菇又能变成剑,我若触怒它,它会不会变成剑插我。”高城沙耶向后退,那蛋也跟着退,黏着她,不进也不退。

    上官小红抓住了高城沙耶的手腕。“你的身体果然不纯洁。来,让我净化你。”水汽缠上高城沙耶的肌肤,触之温润,给人以安心之感。

    “她们在里面做什么?”

    门外传来毒岛冴子的声音。

    “是这样的,我的主人想要检查你学妹的身体是否有恙,都是为了她好。”

    灰机·鸟布斯向毒岛冴子述说着。

    母丧尸表示她听不懂。

    “就你那智商听不懂也正常。”鸟布斯直翻狗眼。

    “我在外面等着,小红需要我时再进去。”

    毒岛冴子抱刀而立,站在门外,直如门神,还是威风凛凛的门神。她有刀,她有一颗执拗的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