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家娘子不是妖 第277章 我家娘子不是吃素的!

时间:2021-05-03作者:极品豆芽

    !

    陆天穹不死心的再揉了揉眼睛。

    直到他快要把眼珠子都给揉出来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没出现幻觉。

    大脑中残存的酒精瞬间抽离出去,整个脑袋嗡嗡作响。

    “陆将军!”

    陈牧如同见到了救星,连忙拽着他进来,指着白纤羽说道。“这位就是我那温柔可人善良贤惠的娘子。”

    陆天穹嘴唇一张一合,酒液顺着嘴角流下,发不出声音。

    如果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是看见美女流口水了。

    “你给我证明一下,我们其实是伪装成嫖客来这里做任务,并非是真的来寻花问柳。”

    陈牧一边说着,一边挤了挤眼睛。

    白纤羽柔柔一笑,那嫩白如青葱的玉手轻轻撩过额前几缕秀发,朝着陆天穹敛衽垂首:“妾身白氏见过陆将军。”

    “啊这……啊这……”

    陆天穹指着白纤羽,又看着陈牧,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在干什么。

    这是朱雀使吗?

    传闻中的女魔头朱雀使有这么温柔?

    莫非只是长得相似的人?

    就在内心惊疑之时,陆天穹看到女人微眯起凤目,眸里透出渗人的寒芒与警告,吓得他浑身一个哆嗦。

    卧槽,就是那女魔头啊!

    陆天穹傻了。

    此刻他忽然想起之前妹妹陆舞衣似乎给他警告说,陈牧的妻子是谁。

    当时他压根就没在意。

    “夫君说,你们只是为了做任务,是这样吗?”

    白纤羽柔声问道。

    感受到女人眼眸中隐蔽投来冰冷的寒意,陆天穹脊背发麻,挤出难看的笑容:“啊这个……弟妹长得真漂亮……”

    看着陆天穹一脸的‘猪哥相’,陈牧有些不爽。

    他将娘子的面纱重新戴回去,干笑道:“娘子,这位陆将军是个实诚人,跟我一样都是正人君子。”

    “妾身当然相信夫君。”

    白纤羽笑容温柔,轻抚着陈牧的衣领,对陆天穹说道。“能不能请陆将军先回避一下,我夫妻二人说些私事。”

    见陆天穹呆愣着,女人凤眸眯起:“陆将军?”

    “啊?哦,我、我……那个先出去,你们慢慢聊。”陆天穹反应过来,连忙离开了房间。

    主动关上房门后,陆天穹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真不是做梦!

    艹!

    回想起之前跟着陈牧胡言乱语的情形,陆天穹脸色发白,一个箭步冲到走廊,然后准备从二楼一扇窗户跳了下来。

    这种情况下唯有先闪为敬。

    可就在他探出头后,便愣住了。

    天空是漆烟色的,窗外全是冥卫朱雀堂的护卫。

    “陆将军,跳下来吧,等会儿我家主上要跟你谈谈。”朱雀堂护卫长烟檬冲着男人招手。

    ……

    房间内。

    陈牧握着白纤羽柔滑的小手:

    “娘子,我这人你其实最了解了,从不来这种烟花场所,这次主要是为了接头,因为我现在是在卧底,很危险……”

    “夫君再这么下去,就不怕某天真的废了?毕竟太频繁很伤身的?”

    白纤羽打断他的话。

    “不可能,以前我还有顾虑,但现在你不知道,孟……”

    陈牧差点说漏嘴,连忙改口道。“娘子,你走后我真的太想你了,我还为你做了首诗。”

    陈牧顺势将女人抱在怀里,亲吻着对方耳垂。

    “这首诗叫——”

    “去沐浴吧。”

    “啊?”

    “夫君去沐浴吧。”白纤羽用特有温润好听的声音说道。“妾身也想夫君了,所以……夫君先去沐浴吧。”

    陈牧眼睛陡然亮了。

    望着女人脖颈处浮着的淡淡红霞,呼吸急促起来。

    “要不娘子跟我一起?”

    男人说着,便要解开女人的衣裙,却被对方素手摁住。

    &nbsxgchotel.p; 白纤羽美眸娇嗔:“妾身已经沐浴过了,夫君赶紧去吧,如果晚了……妾身会改变主意的。”

    “好嘞!”

    陈牧兴奋的浑身毛孔都要透出喜色。

    ——

    周围一片僻静。

    陆天穹脖颈上被几把钢刀架着,不敢动弹。

    直到白纤羽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他才苦笑道:“误会啊,都是误会啊朱雀使大人。”

    白纤羽挥手让护卫散开,淡淡道:“鼓诱我夫君去嫖,你倒是挺豪横的。”

    听到女人语气中的埋怨与不满,陆天穹大喊冤枉:“怎么是我鼓诱得呢,那家伙本来就是一个……”

    见女人目光阴沉,陆天穹委屈巴巴道:“再说我也不知道你是他夫人啊。”

    他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

    以白纤羽这样的天之娇女竟然是陈牧的老婆,天理何在!

    而且从两人互动来看,明显是有感情的。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冷血朱雀吗?

    女人果然善变。

    “所以,如果我不是他夫人,你就会带他去嫖?”白纤羽冷笑。

    “我……你……”

    陆天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算是明白了,这女人舍不得在自己丈夫身上撒气,干脆把所有锅背给他。

    果然跟女人讲道理是没用的。

    陆天穹拱手认真道:“请朱雀大人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带你夫君找女人。不过我也纳闷,家里有你这么一位绝色,竟然还去外面嫖,该不会你——”

    说话间,陆天穹想到了什么,一脸恍然。

    他笑着说道:“对了,你可是天命女,如果陈牧那小子真和你行了房事,那他就完蛋了,怪不得那小子说自己很委屈。”

    “陆家知道的不少啊,连我是天命女都晓得。”

    白纤羽若有所思。

    陆天穹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讪讪一笑:“我也是听说的。”

    白纤羽美眸投向深幽的夜空中,沉默良久后缓缓开口,声音冷漠如寒冰:“把嘴巴管严实一点,该说的,不该说的,心里要有数。”

     zyxta.; 说完,便转身离开。

    “朱雀大人。”陆天穹忽然出声。“你不觉得,陈牧那家伙很聪明吗?他一直在装?”

    白纤羽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他。

    那双平静生辉的杏眸里隐约可以看见有一丝迷茫缓慢流转。

    “你也感觉到了对吧。”

    陆天穹笑道。“我对陈牧这家伙了解还不够,但身为男人,我还是能看出一点的,那就是这家伙眼界很高。”

    “你是在夸我?”女人唇角微微勾起小弧度。

    陆天穹继续道:“刚才在青楼,如果他真想着去嫖,恐怕早就在床榻上了。我承认这家伙很好色,但他也绝对不会随意跟某个青楼女人去行房。你跟他这么久,他有随便跟某个女人上床吗?”

    白纤羽默然不语。

    回想往事,夫君平日里表现的很好色这是真的,遇见漂亮女人大多时候都去调戏揩油。

    让人觉得这家伙很轻浮,脑子里全是女人。

    可真正细想而来……那家伙确实没随便跟女人上过床,哪怕他有的是机会。

    毕竟以他的魅力,勾搭女人是轻而易举的。

    “当一个男人玩的女人多了,自然而然就会变得眼界很高。”

    陆天穹淡淡道。“就算你不出现,我敢一万个保证,今晚他也不会跟那几个青楼女子行房。当然,身为男人,终归会玩点其他花样的。而且你夫君……也确实是个会玩的人。”

    “你说他装,是这个意思?”白纤羽问道。

    陆天穹摇了摇头,叹气道:“一个捕快,身边有如此貌美如花的妻子,几乎是白给的,他竟然就心安理得的接受?

    即便是一般人,也会有多怀疑和疑惑吧。

    陈牧是谁?他可是神捕啊。

    周围发生任何异常的事情,他都会去调查,他的好奇心是极重的,否则也不会破那么多案子。

    可偏偏对于你,他却始终没调查过,你不觉得这很离谱?

    以你现在的身份,我就不信他查不出来。”

    陆天穹虽然性格憨,但不是傻子。

    从得知白纤羽是陈牧妻子,到现在,他脑海中一直在盘旋着这件事。

    而且对陈牧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家伙真的很聪明。

    无论是对敌人、朋友、上司、下属……甚至对自己的女人。

    都存在着很深的心机。

    白纤羽似乎很讨厌讨论这个话题,这让她心烦意乱,冷冷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知道我是朱雀使?”

    “他当然不知道。”

    陆天穹随手揪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刚才你以朱雀使的身份与他对话,从他语气里可以看出,他确实不知道是你。”

    白纤羽稍稍松了口气。

    这是她一直担心的事情,而且每次都感觉夫君好像知道些什么,却又不敢下决定。

    “但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的聪明之处。”

    陆天穹啧啧赞叹。“他知道你不是寻常女人,嫁给他必然不会是因为自己长得帅,肯定是有目的性的。

    一个普通人都知道的道理,陈牧他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换成其他人,必然会在私底下进行调查,把真相挖个干净。可陈牧却充当起了傻子和白痴。

    我问你,假如之前陈牧查出了你的身份,你会如何?”

    白纤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离开他。”

    啪!

    陆天穹拍了下手掌:“所以我说陈牧这货太聪明。”

    他走到白纤羽面前笑道:“他知道你的身份有问题,可他就偏偏不去查,宁愿自己当个傻子,也要把你留在身边。

    或许在外人眼里,都在嘲讽陈牧是个大白痴,连自家娘子的身份都不知道。

    可又有几人知道,这特么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不管、不问、不查、不想……

    只要什么都不做,你永远都是他的夫人,你永远不会有负担,也不会对他产生离开的念头。

    而他也就有很多的时间慢慢与你培养感情。

    毕竟你这种级别的美女,只要送上门来,天底下没几个男人会放弃。”

    白纤羽忽然笑了起来,顿如百合绽放:“照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才是傻子,被夫君悄无声息的戏耍了也不知。”

    “对于女人而言,陈牧天生就是一个捕猎者,你一旦被她盯上,是很难逃出他手心的,除非他对你不感兴趣。”

    陆天穹神情罕见的流露出佩服之色。“我服气的人不多,陈牧算一个。”

    说话间,陆天穹内心也有了警惕。

    自己的妹妹一定要看好,千万不能让这小子给惦记了。

    白纤羽收敛起笑容,幽然道:“他确实很喜欢伪装自己,我以为我能看透他,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真正了解他。”

    “你永远也不会了解他的,因为你已经被他收服了。”

    陆天穹毫不客气的打击道。“天底下与他旗鼓相当,不被这小子忽悠的女人很少,那位薛采青姑娘算一个。”

    薛采青……

    白纤羽皱了皱秀眉,内心第一次涌现出危机感。

    看来以后得防着点。

    但她下意识补了一句:“太后就不可能被他忽悠。”

    陆天穹表情变得无语。

    你这不是废话嘛。

    太后那种级别的女人,估计十个陈牧都拿不下,除非太后她倒贴白给,但这可能吗?

    意识到自己犯了口忌,白纤羽转移了话题:“总之你把嘴闭牢就行。”

    此刻女人的心情愉悦了许多。

    其实陆天穹的这些话她也明白,以前与太后交流过。

    但越多人给出判断,她心里就越踏实。

    陆天穹这家伙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有时候他与陈牧也算是同类人。

    “朱雀大人,其实瞒不了多久的。”

    在白纤羽离开时,陆天穹叹了口气说道。“要不咱们赌一赌,这次东州案件,他绝对会撞见你的身份,而且时间不会很长,我估计……也就在这个月内。”

    白纤羽咬了咬唇瓣,没说什么。

    ——

    陈牧沐浴结束,就看到娘子坐在梳妆台前,解开了一头如瀑的秀发,身上裹着一件单薄衫子。

    玉色的雪肌透出纱质,在灯火的映照下,温润生辉。

    仙气飘飘,散发着一圈清冷。

    陈牧咽了口唾沫,走到白纤羽身边:“娘子,你好美。”

    男人亲吻着女人的脸颊,又蹲下身子,轻轻褪去了女人的绣鞋,将一双嫩如新剥笋尖的足趾捧在手里。

    “每次你都是这么讨好妾身……”

    望着夫君俊朗温柔的脸颊,白纤羽眼神复杂。“一点一点的让妾身喜欢上你,主动jxpxxs.钻进你布置好的陷阱里。”

    陈牧神情一怔,抄起女人的腿弯将她抱在怀里:“我是真心爱你。”

    “夫君啊……”

    白纤羽幽幽叹了口气,一双玉臂搂住陈牧的脖颈。“妾身为什么总是看不透你。”

    “那就继续与夫君深入了解。”

    陈牧将女人抱在床榻上,眼神灼热。“有些时候光看着是无法真正了解的,唯有贴心的交流。”

    感受到男人浓烈的爱意,白纤羽唇角隐约多了一丝捉狭的笑容。

    “夫君,无论你如何解释,妾身都亲眼看到了你与那些青楼女子亲近,所以必须惩罚。”

    她主动解开了衣带。

    陈牧瞠目结舌:“我喜欢这种惩罚。”

    白纤羽趁着对方不注意,偷偷吞下了一颗丹药,暗暗咬着银牙,露出一抹媚笑。

    “夫君,妾身爱你~”

    此刻的女人无疑是恐怖的,藏在内心澎湃的感情如烈焰一般,对夫君拈花惹草的怨气灼烧着一切。

    要么毁灭,要么同归于尽!

    所有的幽怨和不满在今晚只化为了一个字,似乎在告诉陈牧

    ——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