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家娘子不是妖 第178章 影帝级别的人物!(七千字求订阅)

时间:2021-02-26作者:极品豆芽

    “我发誓,我是真的来查案的,只不过方式稍稍有点不一样。”

    杏花苑一间包厢内。

    陈牧极力跟眼前的云芷月解释。

    这女人也太了解他了,简直成了肚子里的蛔虫,老哥我一想啥,竟然就猜出来了。

    而且还知道故意麻痹我,杀个回马枪。

    芷月啊,你也变坏了。

    云芷月红唇抿着茶水,淡淡道:“我当然知道你要来查案,毕竟那个叫银莲的女人曾在这里待过,你需要验证自己的猜想。”

    “夫人真棒。”

    陈牧伸出大拇指。

    然而女人却冷讽道:“查案归查案,但有些事情就没必要了,羽妹妹说你身子虚的厉害,不是没有道理的。”

    陈牧正色道:“这么跟你说吧,各行各业问话都有个独特的方式,赌坊、黑市、帮派、商人……三教九流诸多门道。

    你可以拿身份去压他们,但若想得到更好的信息与情报,你还真得让他们愿意去说,主动去说,而不是被迫去回答,这样得到的信息才能真正意义上帮助你。”

    云芷月白了他一眼:“那要不你继续?随便找十个姑娘去隔壁开房。”

    “呃……这倒不必了。”

    陈牧讪讪一笑。“其实我也就手上揩点油而已,更何况现在有夫人监视着,我哪儿敢。”

    “人家才不是你的夫人,别乱说!”

    云芷月美眸瞪着他。

    虽然嘴上否认着,但眼眸里藏着的喜丝儿却逃不过男人的眼睛。

    杏花苑风韵犹存的老鸨急匆匆的闯入了包厢,看着桌上六扇门的令牌,连忙挤出笑容:“官爷,我是杏花苑的老鸨叫六娘,不知官爷来我们这儿是……”

    “我来找银莲姑娘。”陈牧笑道。

    银莲?

    老鸨怔住了,随即苦笑道:

    “官爷,您这好长时间没来了吧,银莲早就赎身啦。不过我们还有其他姑娘,官爷您需要的话……”

    老鸨偷偷瞥着云芷月,无法判断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陈牧佯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银莲赎身了?是谁给她赎的身?”

    “就一个卖包子的矮矬子。”

    说起此事老鸨也是颇为唏嘘。“可惜啊,如果不是银莲被烫伤,怎么可能便宜那种男人,最少也能在大户人家当小妾。”

    大户人家当小妾……

    陈牧嗤之以鼻。

    根据之前的资料显示,银莲在杏花苑是纯卖肉的,人家大户人家傻了会娶这么一个小妾。

    陈牧淡淡道:“平日里银莲去法越寺上香吗?”

    “这个……”

    老鸨想了想,说道。“偶尔也去。”

    陈牧又问:“银莲在外面有没有结交什么朋友。”

    “我也不太清楚,按照银莲的性子,在我们杏花苑都没什么朋友,在外面更不可能有了。”

    老鸨摇头说道。

    陈牧挥手:“你先出去吧。”

    老鸨笑了笑,点头哈腰的离开了屋子。

    陈牧接过云芷月手里的茶水,慢慢喝着:“勾栏场所最欢迎的一类人就是官差,但最讨厌也是官差,在双方没有熟悉前,总是会建一块防御墙在心里,生怕惹上麻烦。这么问,虽然也能问出些什么,但很难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

    云芷月别过粉颊,长长的乌黑马尾扫过男人的下颚:“那你就去熟悉呗,我又没拦着你。”

    “这茶有点酸。”

    陈牧品尝着女人喝过的茶水,皱眉道。“估计是在里面加醋了。”

    “那我去问好了。”

    女人玉手一拍桌面,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可刚出去,又折了回来,背对着陈牧坐回原来的椅子,声音带着一丝小委屈,闷声道:“给你半柱香的时间,不许脱衣服,如果超过时间我就告诉羽妹妹。”

    “夫人太小瞧我了,不需要半柱香的时间。”

    陈牧笑着拍了拍对方的香肩,起身走出包厢。

    果然,时间还没到半柱香,陈牧便唇角噙着笑意回来了,将手中的一份笔录扔在桌子上。

    “怎么样,为夫快不快?”

    “真虚。”

    云芷月俏白了一眼。

    趁着对方坐下时偷偷的闻了闻对方身上的衣衫,确定没什么浓重的胭脂味后松了口气。

    她拿起桌上的笔录,面色怪异:“这些女人还真愿意什么都说啊。”

    笔录里不仅有银莲平日里接待的客人信息,人数与次数,外出时遇到的事情,以及法越寺认识的香客。

    甚至晚上一个人狂欢的次数与时常都有。

    陈牧淡淡笑道:“你夫君我倾囊相授,她们自然得涌泉相报,信任就是在深入交流下才建立起来的。”

    云芷月听不太懂,低头看着笔录。

    “银莲在被烫伤后,去法越寺的次数便频繁了很多,为自己的伤势祈福。但是一段时间后,她就不怎么去了。而且……以前许少爷竟然也是她的常客?”

    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许吴青身为礼部右侍郎之子,本身就是纨绔子弟,平日里花酒美女不离身,把自己玩废了。

    如果他以前就是银莲的常客,那对案情来说又是一大重要发现。

    陈牧摸着云芷月滑嫩的小手笑道:“在银莲被烫伤后,许少爷便不理会她了。另外还有一个信息,那就是洪大郎也就是洪知凡,给杏花苑送过几次包子,银莲在嫁他之前肯定是认识他的。”

    云芷月蹙眉:“这么说来,银莲要帮狐妖勾引男人,就需要找一个能完全掌控在手心的男人,而洪大郎正好符合她的要求。”

    陈牧点了点头:“是啊,可惜她没想到洪大郎也是个影帝。”

    感受着自己的小手被男人肆意把玩,云芷月红着脸想要挣脱,却被对方握的紧紧的,只好作罢。

    就如陈牧之前所赞叹那般,云芷月的身子每一处都好像精工雕刻。

    便是这双纤纤玉指,宛若十根通透剔莹的鲜剥笋心。

    说不出的好看。

    陈牧将玉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继续说道:“银莲要帮助狐妖勾引的男人的目的,我猜是为了治疗自己被烫伤的后背。

    我之前与她暧昧的时候,每次触碰到她的背,她都会紧张不让我看。

    在她被烫伤后,以前的客人全都不来了,这对她的心理遭成了很大打击,所以她迫切的想要恢复自己身体的魅力。

    既然常规手段不行,那就只能求助妖物。”

    云芷月沉吟道:“狐妖有魅惑之术,为何需要银莲帮她勾引?”

    “只能有两个原因。”

    陈牧嘴角泛起一抹微弧,映衬着刀削般的俊朗脸颊让女人美眸熠熠,

    “第一个原因,狐妖在化形时吃的第一个人,只能变成她的模样。如果这个人长得丑,你说怎么勾引?必须需要帮手。”

    云芷月恍然。

    也对,如果狐妖在化形时吃掉一个老婆子,那她以后就只能以老婆子的形象示人。

    寻找帮手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但它毕竟是妖,不是随便拉来一个漂亮女人就会帮她,只能找一个迫切对它有需求的女人。

    银莲,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银莲长得漂亮,懂得勾引人,在青楼时就是出了名的骚狐狸精,让她去勾引男人轻而易举。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狐妖现在的身份,很难让它有机会去勾引别人。”

    陈牧淡淡说道。

    云芷月回想起陈牧让她寻找的那个许愿牌,美眸一亮。

    身份特殊?

    “另外还有一点。”

    陈牧说道。“当初在抓狐妖失败后,昊天部的武神通大人跟我说过,他们之所以判断那天狐妖会出现找男人,是因为狐妖在化形断尾之后,基本没有了法力。

    失去发力后,精魂盈亏,需要每隔几天吸取男人的阳气,以维持自己的人形。

    而那天,便是狐妖最为需要吸取阳气的时候。

    但最终因为一对狼妖夫妇和妖婴的出现,导致抓捕狐妖计划失败,狐妖也自始至终没出现过。”

    云芷月红唇微启:“既然狐妖没出现过,那么它必然要去找其他男人,否则如何掩盖自己的妖气。”

    陈牧笑着点头:“没错,但问题是之后的地毯式巡查中并未发现有命案,更没有人报官。”

    “你的意思是,狐妖根本就没出现过?一直躲在家里?”

    云芷月眨了眨美眸。

    这就奇怪了。

    狐妖需要男人,如果它不能及时吸取男人阳气,就会便回妖身,除非……有体内阳气十足的男人帮它。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肯定不是陈牧,这家伙太虚了。

    “许少爷!”

    云芷月脑海中蓦然浮现出这个名字。

    按照之前的调查,有人一直在给许吴青暗中给补品,堆积他体内的阳气。

    虽然表面看许少爷一副很肾虚的样子,但因为大量补品的缘故,甚至还有血母人参精这样的高级品,阳气是很足的。

    陈牧刮了下她的小琼鼻,赞叹道:“夫人很聪明。”

    云芷月秀颊微红,粉润的唇角扬起。

    陈牧道:“我之前就猜测,有两拨人在许少爷身上做手脚,一拨人是疯狂给他补品,而另一波人是疯狂汲取他身上的阳气。

    也就是说,狐妖之所以那么多天不需要男人阳气,是因为她一直在榨许少爷。

    有现成的补品不用,为何花费风险去找别人呢?

    这也是为何,以前许少爷能坚持几分钟,但后来却变成了秒男,因为他被狐妖给弄废了。”

    听着陈牧这些话题,云芷月脸蛋红红的。

    不过陈牧的推断还是很厉害的。

    狐妖将许少爷当成自己汲取阳气的工具,同时外面也让银莲勾搭男人,如此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也难怪镇魔司追查了那么久,才有点小线索,但还是未能抓到。

    这狐妖太狡猾了。

    如今银莲死去,许少爷更被汲取的厉害。

    所以才找人大量购置补品,而另一波人看到许少爷身体虚的厉害,也坐不住了,奉上了血母人参精。

    一来是给他大补,二来是制作活傀儡。

    云芷月正在分析陈牧给予的信息时,蓦然感觉指尖凉凉的。

    扭头一看,却是陈牧将她的手指抿在口中,像个小猫咪似的,好似品尝着鲜笋。

    “你有病吧。”

    云芷月连忙缩回手,拿出手帕擦着手指上的口水,烧红着脸蛋瞪着对方,“恶心不恶心。”

    陈牧倒不害臊的笑道:“夫人这般玲珑妙人儿,哪儿都好看。”

    “离我远一点。”

    云芷月受不了这家伙肉麻的举动,故意拉开了距离,冷声道。“接下来呢?”

    陈牧站起身来:“走吧,去抓狐妖!”

    “你已经确定了吗?”

    云芷月忙问道。

    陈牧微微一笑:“本来还想着去深入调查一下,但感觉也没必要了,只要验证完最后一件事,狐妖必然拿下。”

    “验证什么事?”

    女人好奇的看着他。

    陈牧目光微微闪动:“听说许大人已经将儿子的棺材给钉死了。”

    云芷月点头:“他应该是被吓坏了,生怕儿子化为傀儡,所以提前将棺材钉上也是可以理解。”

    “但我不理解啊,所以……我要把棺材再打开看看。”

    陈牧唇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他语气幽然:“之前有笔录说,许大人与许夫人这对夫妻,感情其实已经破裂了,基本上不同房睡。为什么?因为许大人又新娶了一位小妾,长得很漂亮,曾是杏花苑的头牌。”

    “所以……”云芷月纤眉轻挑。

    陈牧抓住她的手,笑道:“所以我们就看看,这位小妾长得有多漂亮,骚不骚。”

    ……

    在去往许府之前,陈牧先去了镇魔司玄天部一趟。

    将明仁与齐得龙东强兄弟全都召集到大厅。

    “兄弟们,有个大行动。”

    陈牧大刀阔斧的端坐在上首,望着明仁等人扬声说道。“今晚咱们去捉妖。”

    “捉妖?”

    众人面面相觑。

    陈牧道:“我已经知道了狐妖的踪迹。”

    听到此话,在场之人顿时一怔,随即目光炽热的盯着陈牧,带着惊讶、狐疑、狂喜……

    “你说真的。”

    明仁一步上前,瞪大了眼睛。

    他可是知道陈牧能力的,既然这家伙说找到了,那必然不会错的。

    陈牧微微一笑:“听我指挥即可,绝对能抓住蛇妖?”

    “好,我这就去告诉昊天部铁大人。”

    明仁连忙说道。

    然而陈牧却呵斥住了他:“不需要告知他们,我们玄天部就够了。”

    齐得龙皱眉:“大人,一般来说捉妖是昊天部下发任务后……我们才有资格。”

    陈牧冷冷一笑:“凭什么只有他们昊天部吃肉,我们玄天部喝汤?既然我陈某人坐在这个位置上,那就有必要带着兄弟们吃肉喝酒。从今天开始,镇魔司只允许有一个捉妖部门,那就是玄天部!”

    听着陈牧一番中二霸气般的承诺演讲,却无人鼓掌叫好,反而一个个垂头不语。

    毕竟平日里被放养习惯了,大家都觉得自己是废物。

    崛起什么的,太遥远了。

    陈牧也意识到如今的玄天部如一摊死水,必须给注入能量,才能在镇魔司拥有更高的地位。

    “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把计划交给明仁。”

    陈牧拍着扶手起身,淡淡道。“他们昊天部抓不了的妖,我们玄天部来抓!”

    “是!”齐得龙东强兄弟齐声抱拳。

    “对了……”

    陈牧又想起什么,对明仁说道。“把之前那具在野外发现的尸体也带上。”

    “尸体?”

    明仁一愣,恍然明白。

    前些天,陈牧和王发发他们在洪大郎包子摊前吃饭时,意外发现被小黑狗叼在嘴里的骨头,是人的手骨。

    后来顺着它,在野外找到了一具尸骨。

    那是一具女性尸骨。

    经过验证后确认,是狐妖化形时吃掉的第一个人。

    可惜一直没调查出那狐妖吃掉的是谁。

    ……

    暮色沉沉,一轮火红的太阳坠落西方。

    万物显得缥缥缈缈。

    安排好一切后,陈牧与云芷月来到了许府。

    安静的客厅内。

    经历了儿子惨死,妻子中毒的礼部右侍郎许尤新,神色显得憔悴了许多,看到陈牧后神情平淡。

    “许大人,另说令公子将在后日下葬。”

    陈牧抱拳问道。

    许尤新轻轻点头:“没错。”

    “另外我还得知,令公子的棺木已经被钉死了。”

    “嗯,有问题吗?”

    许尤新看着陈牧,倒也没隐瞒自己的心思。“毕竟他曾经差点被制作成活傀儡,我也是怕出现意外。”

    “理解,理解……”

    陈牧笑着点头。

    许尤新待下人奉上茶水后,问道:“陈大人来我府上,想必是找到救我夫人的解药了吧。”

    陈牧并未回答,反而问道:“许大人,我有一件事想问问您?”

    “说。”

    “听说您和您的夫人感情已经破裂,原因是您娶了一位小妾,乃是杏花苑的头牌姑娘,此后更是从未与原配同房过,我想知道那位小妾……”

    “砰!”

    茶杯重重落在桌子上,溅出了不少茶水于桌面上。

    许尤新目光阴沉,冷冷盯着陈牧:“陈大人,你问的这些,能让我夫人身上的毒解去吗?”

    “大人真的在乎您的夫人吗?真的关心过她吗?”

    陈牧毫不惧色的对视着。

    冰冷的寒意压迫而至,许尤新五指捏着扶手,椅上传来极轻、极细的喀喀声响。

    片刻后,他身上的寒意散去,淡淡说道:“这几天我夫人一直在房间里,我本来是让她出来散散心的,可是因为吴青的死,她不肯原谅我,所以始终不愿见我。”

    言外之意就是,在她中毒之后,我还是想体谅她的。

    我并非是个喜新厌旧的渣男。

    陈牧唇角划过一道笑容:“大人的私事下官并不关心,今天下官来是想打开令公子的棺木再看看。”

    “不行!”

    许尤新一口回绝。“法事都已经做完了,岂能将钉死的棺木再打开,简直胡闹!”

    陈牧起身抱拳:“大人,此事极为重要,我必须对令公子的尸体进行验证,如果出现差错,恐怕……大人的麻烦要更多了。”

    听着陈牧半是劝慰半是威胁的话语,许尤新眯起眼睛。

    陈牧这家伙的能力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既然他说有麻烦,说明这麻烦可能很大。

    许尤新手指敲打着沾水的桌面,内心挣扎良久后,最终无奈同意了对方的要求:“好,那就打开让你看一眼。”

    “顺便还请大人将您的家眷全部叫出来。”

    陈牧笑道。

    许尤新深深看了他一眼,示意侍女去叫人。

    很快,众人便来到了灵堂前。

    因为中毒被关押了好几天的许夫人神情极为憔悴,眼眶红肿,脸色苍白,心力交瘁的厉害。

    被侍女搀扶过来时,走路都踉跄。

    看到灵堂前的棺木,她哀嚎着扑在灵堂前,哭成了泪人儿,让人唏嘘不已。

    丧子之痛,仿若剜心。

    陈牧看向她的手腕,那蜘蛛印记依旧存在。

    许大人看着哭泣的妻子,面无表情。

    而在许大人的旁边,便是他极为宠爱的小妾。

    肌肤如雪,长得一张小巧动人、巴掌大似的脸蛋,娇躯柔弱如柳,一双眼眸水汪汪的。

    教人看了,恨不得抱在怀里好好怜惜一番。

    不愧是杏花苑的头牌。

    而且根据资料显示,这位名叫胡圆儿的女人与银莲曾发生过矛盾。

    甚至有八卦说——

    银莲的被烫伤就是她暗地里使坏。

    “夫人好。”

    陈牧主动上前行礼。

    在看到俊朗不凡的陈牧后,胡圆儿美眸顿时浮亮,勾人的眼波里散发着莫名的意味。

    “陈大人好。”

    胡圆儿声音声音娇软动听。

    陈牧感慨道:“待在许府这座宅院里,平日是很难出去转悠的,夫人若是不嫌弃,改天我让内人带你去郊外散散心。”

    内人?

    胡圆儿看向旁边的云芷月。

    目光落在对方脸蛋上,眸子闪过一抹轻蔑,但视线挪移到对方黄金比例极其完美的身材时,又是一阵嫉妒。

    她露出甜甜笑容:“好啊。”

    看着与陈牧交谈的小妾,许尤新皱了皱眉,对四名护卫命令道:“还愣着做什么,开棺!”

    那四名护卫连忙拿出工具,开始撬棺盖。

    大概二十分钟后,通体漆黑的棺盖终于被撬起。

    许尤新走到棺木前,看着里面沉睡般的儿子,面露哀痛之色,扭头对陈牧冷冷道:“还需要什么检验吗?”

    “有点奇怪啊,竟然没有尸斑。”

    陈牧面露惊讶,扭头对跟来的云芷月说道。“夫人,劳烦你看看正常不。”

    云芷月瞪了他一眼,仔细查看。

    仅仅过了数秒后,她凤目一凝,捏出了一道术法,猛地摁在许吴青的眉心处。

    嗡——

    一抹粉色雾气散开。

    然后,围拢而来的许尤新与其他人,望着棺内的尸体,完全惊呆了,不敢相像自己的眼睛。

    因为棺木中,除了头颅完好之外,其他身体只剩一副骨架。

    就好像把上面的肉全部剔除干净了。

    “这……这……这怎么回事。”

    许尤新猛地看向云芷月,指着她。“你做了什么!!”

    云芷月面无表情道:“我只是破开了低级的障眼法而已,这尸体本来就是这样,只不过被人动了手脚。”

    被人动了手脚?

    许尤新愣住了,脊背爬起一点一点的凉意。

    也就是说,这几天有人偷偷把他儿子的尸体给……

    陈牧摸了摸许吴青的头颅,很冰凉,嘴角勾起一道弧度:“果然有冰蚕虫,看来我猜的没错。”

    “吴青!!”

    望着化为白骨的儿子,许夫人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厥过去,悲痛之下,哇的吐出一口殷红血液。

    她趴在棺木上,凄声大哭:“为什么会这样,吴青……我的儿啊……”

    胡圆儿面色发白,连退了好几步。

    看陈牧目光投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又觉得不合适,连忙摆出一副很悲伤的模样。

    陈牧微微一笑:“大人,现在还不明白吗?你儿子被人利用了。”

    许尤新盯着陈牧,没有说话。

    陈牧道:“有人偷偷将你儿子变成一个大补品,像将其练为活傀儡,也许还有其他目的。

    但没想到的是,又有另一波人,也盯上了你儿子。

    而这便是狐妖!”

    狐妖!?

    许尤新瞳孔收缩。

    “身为狐妖,对男人身上的阳气感应是极为敏锐的,你儿子被神秘势力大补之后,完全成了一个补品工具人。

    而狐妖便想办法接近你儿子,汲取他身上的阳气,消除自己身上的妖气。

    既是妖,处境便很危险,会被镇魔司检测到。所以它得找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有什么比你许大人府上更安全?”

    陈牧笑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待在许大人您的身边,因为您是朝廷命官,有官运护体,一般对妖物的侦查是无效的。

    你儿子被狐妖迷惑后,估计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劲。

    即便是死后,您儿子的尸体还是大补品,毕竟被那么多补药滋养过,血肉蕴含有很大阳气。

    于是我便大胆断定,狐妖因为身份特殊,没办法出府勾搭男人,所以这几天只能用您儿子的尸体来为自己净化妖气,防止露馅。

    这也是我为何让你开棺的原因。

    您钉死了这棺材,却也给了狐妖掩饰罪证的机会。可惜啊,遇到了我,我相信现在狐妖美人恨不得杀了我吧。”

    听着陈牧之言,许尤新额头冒出冷汗:“所以狐妖是……”

    “演技不错嘛,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硬抗。”

    陈牧叹了口气,朝着胡圆儿缓缓走去。

    望着女人苍白的面容,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转身指着趴在棺木上哭泣的女人:“别装了,许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