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家娘子不是妖 第97章 他还是个孩子啊!

时间:2021-01-22作者:极品豆芽

    落日一点点向下沉去,随着夕阳余晖渐渐暗淡。

    热闹喧嚣的街头渐渐冷落下来。

    陈牧与云芷月并肩走在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拖着长长的影子。

    将贴在脖颈的马尾轻轻撩起,云芷月杏眸看了眼沉思的陈牧,知道对方正在思考案情,也没去打扰。

    无聊的她轻轻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过了一会儿,又故意去踩踏陈牧的影子,包裹着玉足的鹿皮小靴像是在发泄不满,用力踩着,碾着……

    如果有行人奇怪望来,她便挺起胸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陈牧对此并无察觉。

    一路上他始终紧锁着蚕眉,不断将现有的线索组合起来,筛选拼凑出完整的作案链。

    柳香君是被袁杏儿那十一个人所杀没错了。

    至于杀人的理由,只待后续调查。

    柳香君平日里很少喝酒,那天晚上的情绪却异常亢奋,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何薛采青在那天与闺蜜反目,甚至拿刀相向?

    阮先生说他对柳香君不熟悉,但是那天的一些细节却能说出来,明显他接触过对方。

    而且他画了柳香君,说明这女人在他心里有一定位置。

    是什么关系?

    仰慕者?

    亦或者是……情人。

    “这位阮先生有问题?”

    憋不住的云芷月最终忍不住侧头望着他,扎起的马尾轻轻甩动,开口问道。

    “有。”

    陈牧苦笑道,“这案子也真是复杂啊,比穆香儿一案复杂多了,牵扯的人太多。我之前想的太简单了,目前看来,偏差有点大。”

    “不急,慢慢调查便是,反正那位黎千户也没头绪。”

    云芷月微撇粉唇。

    陈牧好奇问道:“今天他又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儿,又去乌山了呗,明仁和诸葛凤雏也被他强拉去了,这两家伙本来是打算跟你混的。”

    云芷月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想起早晨两人一副苦瓜脸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眸弯成好看的月牙儿。

    “别,身边有个大美女就可以了,不需要糙汉子。”

    陈牧认真说道。

    被拍了马屁的云芷月哼哼道:“别再说我是大美女了,你尬不尬?我这张脸有哪处跟‘美’字沾边?”

    陈牧打量着她:“不一定要看长相啊,你心灵这么美,绝对是大美女。”

    心灵美?

    云芷月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搓了搓手臂,赶紧离陈牧远了一点:“别恶心人了行吗?你这张嘴还真是闲不住。”

    “喂,我只有一张嘴,你两张嘴我都没说什么。”

    陈牧不满道。

    “什么两张嘴?”云芷月瞪圆了眼睛。

    陈牧面不改色的一本正经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比我能说,其实有时候我真说不过你,感觉你有两张嘴。”

    “别抬举我,十个我都比不了你。”云芷月白了一眼。

    陈牧适可而止,不再逗乐。

    骚话不能越说越多,不然会出格的,点到为止才有韵味。

    来到东街街头,陈牧看到不远处围观着一些人,传来一阵阵骂声。

    陈牧走近一看,却发现是孟言卿。

    此刻她玉手紧攥着衣裙,俏脸青白一片,眼眶有些发红,一只手轻抚着下颊。

    小萱儿怯生生的藏在她的身后。

    而孟言卿对面则是一个穿着团领窄袖短衫襦的年轻女子,看着像是某位大宅门里的丫鬟。

    此刻正指着孟言卿的鼻子骂着难听的话语,气焰颇为嚣张。

    陈牧皱了皱眉,将人群分开钻了进去,冷声喝道:“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呢!。”

    看到陈牧,孟言卿眼眸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

    垂下眼帘也不说话。

    倒是年轻女子,扫过陈牧身上的差服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你是本县的捕快?你们这县的治安也太差了吧,当街打人都没人管吗?”

    打人?

    陈牧眼眸眯起。

    他看了眼孟言卿,淡淡道:“怎么回事,慢慢说。”

    那女人指着旁边的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冷冷道:“我家少爷被这个贱女人给打了,你还不把她抓起来?”

    陈牧看向那男孩。

    对方衣服名贵,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手里拿着一个木制精巧弹弓,正自顾自玩耍着,也不理睬别人,不过脸上有道巴掌印。

    “你把他打了?”

    陈牧看向孟言卿。

    见后者点头承认,陈牧有些懵。

    不应该啊。

    孟言卿的性格是比较偏软的。

    是属于外柔内也柔的女人,平日里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低声细语,怎么可能打人。

    这时,他也看到了孟言卿脸上的巴掌印,神色冷了下来。

    “牧哥哥……”

    躲在身后的小萱儿委屈巴巴的指着那男孩说道:“是他先用弹弓打我和娘亲的。”

    弹弓?

    陈牧瞥了眼男孩手里的弹弓,蹲下身子柔声问道:“把事情经过告诉牧哥哥。”

    小萱儿低声说道:“我跟娘亲去买菜,那个大哥哥说要跟我玩,我不乐意,他就拿弹弓打我,差点打到我的眼睛。”

    陈牧此时才发现女孩眼角有道伤痕。

    眼神愈发冰冷起来。

    小萱儿接着说道:“娘亲就去理论,可是那个大哥哥不听,还踢娘亲,又拿弹弓打伤了娘亲的下巴,于是娘亲便打了他一巴掌,后来……

    后来这个大姐姐跑了过来,打了娘亲一耳光,然后就一直骂我们……”

    此刻周围人也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从他们话语中可以证实小萱儿并没有说谎,都是实情。

    陈牧站起身直视着年轻女子,淡淡问道:“是不是你家少爷先动的手。”

    “是又如何,他又不是故意的!”

    年轻女子跋扈道。

    见众人开始指责,她气呼呼的大骂道:“你们家就没孩子吗?又不是故意的,嚷嚷什么!”

    陈牧忽然笑了:“你说得对,小孩子嘛,打闹很正常。”

    见陈牧如此上道,年轻女人扬起下巴,冷冷道:“你这捕快倒也明事理,算了,我也不做恶人了,让她给我家少爷道个歉就行。”

    孟言卿脸色发青,看向陈牧。

    然而陈牧不但没有帮她说话,反而劝道:“先给这位小少爷‘提前’道个歉吧,身娇体贵的,打伤了也让人挺愧疚的。”

    孟言卿愣住了,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愣住干什么,赶紧道歉啊!”

    陈牧一边呵斥着,一边活动着自己的手腕。

    孟言卿眼泪终于绷不住了,唰唰的往下掉,只觉得胸口闷得厉害,内心凄苦无比。

    她紧紧抓着女儿的小手,朝着女人低头道歉:“对不起。”

    说完,便要拉着女儿离开。

    但手臂却被陈牧拽住了:“别急着走啊。”

    孟言卿用力甩开衣袖,红着眼眶看向陈牧:“陈大捕头,我歉也道了,你还想让我怎样,跪下来道歉吗!?”

    “你得知道自己为什么道歉啊。”

    “……”

    陈牧走到男孩面前,蹲下身子笑眯眯的温和道:“答应我,下次别用弹弓打别人了好不好?”

    “我偏不!”

    被宠坏的男孩用力摇头,还拿起弹弓吓唬陈牧,“下次我连你也打!丑八怪!”

    “啧啧,多可爱的孩子啊。”

    陈牧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容灿烂,朝着周围人说道,“看到没有,他还是个孩子啊!”

    女人得意冷笑。

    她已经意识到陈牧是发现她们身份不低,不敢惹事。

    这种下人狗腿子在哪里都一个贱样。

    “他还是个孩子啊!”

    陈牧又大声说了一遍,然后一个大耳刮子狠狠扇在了男孩的脸上,直接把对方扇趴在地上。

    “所以千万不能放过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