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家娘子不是妖 第61章 血月峰!

时间:2020-12-28作者:极品豆芽

    静默!

    就好似空气被抽离了一般,陷入了绝对的真空状态。

    在场之人全都宛若雕塑。

    呆滞不动。

    一个个屏住了呼吸。

    虽然这几位先生满怀期待那位‘无名’道士能再创作出几句佳作,但没想过竟然这么恐怖。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尼玛,要是散播出去,恐怕整个中州坛都要轰动啊。

    到时候每人一口凉气少不了。

    看到众人这般表情,陈牧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过了,笑道:“总之就记住了这么几句,名字也忘了,感觉还挺不错。”

    何止不错!

    听到这陈牧这评价,这几位先生恨不得一人一脚踹过来。

    李老嘶声道:“陈捕头学问有限,自然不懂此诗之魅力,这是辞赋体诗歌,短短四句可撼今古,恐怕当今难有人能写出这等浩然神作!”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

    阮先生内心震撼,给出了评价。

    其中一人也摇头赞叹道:“短短四语,却让人真切感受到孤独、寂寞、悲哀、苦闷的情绪,如同滔滔江水一样,倾泻而下。也唯有超然世外的高人才有如此心境。”

    “好一个‘无名’!唯有无名,胸襟方有天地,此人乃是千古奇人啊。”

    “而且从此诗中也可以看出,这位奇人是因为胸怀抱负,却郁不得志,才放下名利成为道士,取名为‘无名’。”

    “没错了,难怪也有《咏鹅》那般意象生动之作。”

    “对,我也是这种感觉。”

    “俺也是。”

    “……”

    众人议论不休,纷纷开始迪化。

    陈牧听得哭笑不得。

    他将参与争论的阮先生拉到一旁道:“阮先生,我有些事想找你问问,咱们能不能找个安静些的地方。”

    阮先生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们去水亭那边吧。”

    两人走后,几位先生议论的更凶了。

    “诸位,这首诗要不要公示出去?”李老问道。

    旁边之人撇嘴:“这不是废话嘛,我已经等不及想看看外人的反应了,那一定很有趣。”

    “李老,我现在就去书阁公示。”

    “等一下!你们有没有想过这首诗公示出去的后果?”

    李老突然严肃道。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诗是好诗。

    但里面所透露出的悲壮以及郁不得志的情绪,却会惹上麻烦。

    原因是当前朝堂现状。

    自太后独掌大权后,虽然极力用冥卫打压反对她的官员,但另一方面也表现出求贤若渴的姿态。

    在朝中提拔了不少能力强干之人。

    甚至一些辱骂过她的官员,只要是有才华,有能力,太后都会不计前嫌进行重用。

    一番姿态下来,使得有些腐朽的大炎王朝恢复了几分元气。

    百姓生活安康,一度有向盛世趋向的痕迹。

    有很多怀有抱负之人都在赞美太后,赞之为恢廓大度,乃是圣明之后,国之幸。

    所以太后于民间的风评很不错。

    而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位才华横溢却郁郁不得志的无名道士。

    众人会作何想?

    要么这人曾经是极力反对太后执政才被打压,从而看破红尘淡泊于世外。

    要么就是太后不晓得此人。

    但无论如何,人是惹不起的,尤其是才气极高的人。

    就这一首诗,足以让世人对‘无名道士’产生同情与惋惜,也自然对太后有所质疑。

    “虽然以往也有不少怀才不遇的愤疾诗词,可都写的一般般,翻不起多少浪花。但这首诗可不一样啊,若真贴出来,没人会相信这是个小人物。”

    李老摇头苦笑道。

    旁人淡淡道:“可就算我等不公示,谁又能真正堵住自己的嘴呢。”

    此话引起了众人共鸣。

    如此千古佳作,既然已经创作出来便不可能被掩盖得了。

    “算了,反正又不是我等写的。”

    李老挥了挥手,“公示吧。”

    ……

    来到水亭僻静处。

    陈牧直接看门见山的问道:“阮先生,你知道血月峰这个地方吗?”

    “血月峰?”

    阮先生面露诧异,“陈捕头问这个做什么。”

    “查案,是为了鞠春楼一案。”

    陈牧说道。

    阮先生目光投向假山一角,缓缓开口:“陈捕头是怀疑蛇妖藏于那个地方吗?”

    “呃,有这猜测。”

    陈牧点头。

    一抹笑容自阮先生唇角浮现,他抬手指向南边一座雾蒙蒙的大山,言语清幽:“月落乌山,红霞渗血,一壁如峰,那便是血月峰。”

    “乌山?”

    陈牧望着那座很普通的山峰,面色古怪,“你确定?我怎么不记得那曾经叫过血月峰啊。”

    “很久很久以前了。”

    阮先生神情萧索,叹了口气,“至少也有百年没有人叫这个名字了。”

    “那先生觉得,蛇妖会藏在那里吗?”

    陈牧好奇问道。

    阮先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笑着摇头:“不知道,这些也只有陈捕头去寻求答案了。”

    ……

    离开书院,陈牧看到外面书阁的公示栏前围满了不少人,吸气声此起彼伏。

    他没去凑热闹,而是直接来到了云悦客栈。

    打算找明仁商量事情。

    可敲了明仁和诸葛凤雏的房门后并没有得到回应,估计这两人已经出去办事了。

    “有事?”

    对面云芷月的屋门却打开了。

    女人一袭黑色长裙,眉宇间染着几分疲态,还有淡淡的黑眼圈。

    “他俩去哪儿?”

    “当然是捉妖啊,早上天还没亮就走了,被冥卫叫走的。”

    云芷月打着哈欠,转身拿起旁边脸盆里浸湿的毛巾随意擦了脸,缓解精神。

    陈牧跟着进入房间。

    只见桌面上摆放着不少符篆,以及朱砂黄纸等,估计女人昨晚折腾了一夜。

    “你找他们什么事?”

    云芷月一边收拾着桌上符篆,一边问道。

    陈牧眸子扫过床榻上乱扔的杏黄肚兜,说道:“听说出血月峰吗?”

    “没。”

    “现在叫乌山,就在青玉县边界处。”

    “哦,然后呢?”

    女人将符篆小心分类好,装入随身携带的一张薄兽皮中,扯下自己的一根长发扎起来。

    扎完后,女人想起遗漏了一件东西,又在桌上翻找起来。

    “呃,需要我帮忙吗?”

    陈牧问道。

    “不用,你继续说。”

    桌面寻找无果后,云芷月毫无形象的跪趴在桌下继续找,高高翘起,绷出完美的弧月。

    好家伙,完全把我当自己人了。

    也不怕被我顶撞。

    陈牧艰难挪开目光,说道:“我有一点点小猜测,可能蛇妖就藏在那里。”

    “你说什么?”

    云芷月忽然转头回望着他。

    美眸绽放出光彩。

    连半个身子也下意识折弯过来,使得柔软的腰部达到了惊人的曲线。

    陈牧吞咽唾沫。

    这腰……恐怕世间任何招式都能解锁。

    他挤出一丝笑容:“我就是纯猜测,所以打算找大哥陪我去看看。”

    “我陪你!”

    云芷月立即兴奋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