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四百二十九章 翻脸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天子未登基的时候,李信经常出入魏王府,那时候跟太康天子两个人常常在这魏王府的后花园谈事情,因此李信对于这个地方很是熟悉。

    甚至比对他自己的靖安侯府还要熟悉一些。

    所以刚从这个洞口钻出来,李信就觉得这个地方太眼熟了,又看了两个院子之后,他终于确定了这个地方,就是当今太康天子的潜邸,曾经的魏王府。

    不过细想一下也不奇怪,如果说京城里哪个地方能够躲过禁卫的搜查,让禁卫不敢进来,也就只有陈国公府或者这座魏王府了。

    叶家自然是去不得的,李慎能够躲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里了。

    靖安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缓缓说道:“咱们先退出去吧,等我进宫见了陛下再进来,不然擅自搜查,有点大不敬了。”

    种衡两天两夜没有睡,这会儿也是灰头土脸,但是被李信这么一说,他吓得一点困意也没有了,当即连连点头:“侯爷说的是。我们先退回去。”

    李信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留两个人在这里看着这个洞口,免得被人毁掉了,种少你跟我一起进宫?”

    种衡低头苦笑道:“侯爷,下官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您就放下官回去睡一会吧。”

    李信拉着他的袖子,咧嘴笑道:“你是主事,跑不掉的,再困也跟我进宫,见了陛下之后随便你怎么睡。”

    于是乎,千牛卫留了两个人在魏王府,其他人准备原“洞”返回,李信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儿我熟,我们从正门出去。”

    魏王殿下登基之后,潜邸还是留了人打理的,也是当初跟着萧正一起在魏王府做执事的宦官,李信只知道姓齐,名字不知道叫什么,这个齐太监年纪大了,就没有进宫,留在了潜邸看家。

    李信跟他很熟。

    一行人在后院走了一会儿,终于惊动了府里的人,齐太监很快跑了过来,人还没有到,尖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谁敢擅闯陛下潜邸!”

    李信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齐公公,是我。”

    齐太监见是李信,连忙挤出一个笑脸,开口道:“原来是李侯爷,没听说李侯爷要来,怎么突然出现在后院里了?”

    李信拍了拍这个老太监的肩膀,叹了口气。

    “老齐,你摊上事了。”

    说着,他领着一群人径直朝着魏王府大门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李信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魏王府的大门,回头对着种衡开口道:“种少,让你的人看着魏王府,任何人也不许出来。”

    种衡有些犹豫。

    “这是陛下的潜邸……”

    李信懒得理会他,转头就走:“路我指给你了,你爱走不走。”

    种衡苦笑一声,随后沉下了脸,

    “千牛卫听令!”

    身后十几个千牛卫齐声回应。

    “卑职在!”

    “调集五百千牛卫,看住陛下潜邸,没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

    千牛卫很快开始动作。

    而这个时候,李信已经领着种衡进了永安门,至于郑家的那个小姑娘,则被李信丢给了沐英看着,她已经说出了那个地道的位置,留着她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这个时候,太康天子正在心急如焚的等待消息,听闻李信和种衡求见之后,二话不说的在书房接见了他们。

    太康天子甚至没有坐在御座上,而是走了下来,拉着李信的手问道:“长安。那边什么情况了?”

    李信低眉道:“陛下,在平南侯府的后院里,发现了一个地道,地道应该是新挖的,这个地道……”

    “通到了您的潜邸之中。”

    “朕的潜邸?”

    太康天子眉头大皱,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李慎他们两个人,没在平南侯府了?”

    “臣不知道。”

    李信低头道:“臣等追查到陛下潜邸之后,就没敢再查下去,特地回来请陛下指令。”

    “这有什么不敢查的?”

    太康天子开口道:“莫说朕的潜邸,就是李慎藏在了皇城里,你们也尽可以搜查,快去查!”

    “朕潜邸之中的所有人,尽可以抓起来逼问,不用拘束!”

    李信回头,对着种衡笑了笑:“种少,陛下叫你去搜查呢。”

    种衡苦着脸,低头道:“是,臣这就去。”

    说着,这位种家大少弯身退了下去。

    李信则是留在了未央宫。

    太康天子拉着他,在一旁的矮桌旁边坐了下来,天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李信说道:“长安,那些刑部的官员,朕明天就准备让他们进京了。”

    太康天子声音低沉。

    李信皱了皱眉头。

    “陛下要对那些北周世族下手了?”

    刑部的人,是去查各地谎报灾情,而且已经查实,确实有人在谎报灾情,背后就是这些北周世族,一旦这些刑部的官员进京,那就意味着朝廷要跟那些人翻脸了。

    “赵郡李氏,荥阳郑氏,还有弘农杨氏等等,这些旧北周的人,我大晋尚且没有清算他们,他们反倒阴助大兄,意欲谋反,实在是天理难容!”

    天子怒声道:“他们本就是亡国之人,大晋收留他们不说,先帝和武皇帝都对他们客客气气,不曾亏待他们,到了朕这里,他们反倒是做起了反贼!”

    说到这里,天子深呼吸了一口气。

    “趁现在李慎还在京城,朕手里又有证据,直接派人去各大世家拿人,就算李慎能逃出京城去,也会是孤家寡人了!”

    李信微微低头:“陛下英明。”

    太康天子苦笑道:“都是被他们逼出来的。”

    “长安,你今天再在京城里待一天,明天一早你就回禁军里去,京城里的这些事,交给种衡他们去办,不管办好办不好,都不能再拖累你的精力了。”

    李信咧嘴一笑。

    “臣还好,昨天多少睡了一会儿,可怜的是那位种家的大少爷,从永乐坊失火到现在,他都没有合眼,现在他又赶去查陛下的潜邸,臣有些担心,他会不会猝死……”

    天子淡淡的说道:“这都是他应该的,朕让他看着平南侯府,却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不是看在种家的面子上,朕早就把他拿下问罪了。”

    李信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天子拍了拍李信的肩膀,沉声道:“长安你也跟着忙了一天了,先回去歇着吧,朕也动身去旧宅看一看,李慎如果真逃到了朕的旧宅里,那肯定是有人跟他串通在了一起,旁人不好出面处置这些奴婢,朕自己亲自出面。”

    李信心中默然。

    这就是他先前跟那个齐太监所说的麻烦。

    不过他也没办法,只能微微低头。z

    “臣,遵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