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四百二十三章 素人与狐狸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如果是平常时候,李信不会选择这样直接粗暴的去打脸这位谢家的国舅爷,就算要整他,也是暗中拨弄手段,但是现在不一样,这个时候,禁军就是太康天子最大的依仗,这个时候,别说一个天子的小舅子,就算是天子的老丈人挡在李信面前,李信也是敢硬怼过去的。

    而且这么做,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打脸。

    羽林卫虽然是天子亲率,但是更是李信的根基,在以后不短的时间之内,羽林卫就是李信说了算,这件事就算是太康天子也心知肚明,不然他也不会另立千牛卫。

    这个谢敬,一进羽林卫就想着夺权,就是政治觉悟太过幼稚。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太康天子的纵容还有默许在里面。

    这位谢家的公子脸色铁青。

    名义上来说,他才是羽林卫的中郎将,这儿的羽林卫这几天对他言听计从,他以为自己已经在羽林卫里有了一定的地位,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年轻人,只需要一句话,所有的羽林卫就对他俯首帖耳。

    他甚至没有说话,只有一个动作。

    谢敬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把心里的怒意压了下来,他抬头看向李信,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无从开口。

    想说他越权,但是他说的很清楚了,他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来的。

    想说他专横,这似乎也不能是什么罪名。

    谢敬咬牙道:“你就是靖安侯李信?”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李信没有通报姓名,谢敬也猜的出来了。

    李信双手揣在袖子里,本来已经走了几步,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这位谢家公子一眼。

    “谢国舅不认得我?”

    谢敬闷哼道:“本将应该认得李将军么?”

    李信含笑道:“按照道理来说,你既然要进京做事,总应该做一些功课才是,你就算不知道我长的什么模样,一些基本的特征也应该知道,看我能够叫得动羽林卫之后,你就不应该再问出这个蠢问题。”

    “这样看来,你们谢家人进京之前,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这样你还进京做什么?”

    李信面无表情。

    “难道你以为皇后娘娘能够一手把你捧到大都督府不成?”

    “或者说,你就打算一辈子在羽林卫里混吃等死?”

    从前李信刚进京城的时候,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的一通乱闯,那时候他还不明白李慎和叶晟这些人看他是个什么心态。

    现在李信明白了。

    他看谢敬这种素人,应该就跟当初的李慎看他差不多。

    靖安侯爷嘴角挂着淡淡的嘲讽。

    “如果你进京是打算混吃等死,你在羽林卫里挂职就行了,谁给你的勇气,向羽林卫的伸手的?”

    谢敬满脸通红。

    “羽林卫是天子亲率,不是你李侯爷的私兵!”

    李信脸上的笑意更灿烂了。

    “羽林卫的确是天子亲率,羽林卫上下也没有人不会不听陛下的话,但是你不是陛下,陛下也不能亲自带领羽林卫,总要有一个人替他管着羽林卫,这个道理,国舅爷想得明白么?”

    “念在你什么也不知道,这一次我不跟你计较太多,你记着一件事,羽林卫中郎将从来都不会插手羽林卫事务。”

    李信负手离开。

    此时,永乐坊里的大火仍旧在熊熊燃烧,火光映在谢敬的脸上,让他更显得狼狈了。

    这个年轻人,信心满满的进京,准备大干一番事业,但是刚进京城,就有另外一个年轻人,给了他当头一棒。

    …………

    李信离开了平南侯府门口,径直走向了陈国公府。

    现在火势太大,不管是找人还是怎么样,都没法动手,只能等下午的时候,大火烧完了再行动作,在此之前,他要去叶家跟叶老头通个气。

    对于谢敬这种小白,他不想再过多纠缠,简直是浪费时间。

    进了陈国公府之后,李信才发现陈国公府的下人们,大多出去帮忙救火去了,只有一小部分还留在家里,每个人那些桶,提防着大火烧进来。

    几个下人见李信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李少爷来了。”

    叶璘在家里是四少爷,李信如今也是半个陈国公府的人,所以叶家的下人也喊他少爷,不过加了一个李字,以做区别。

    李信笑着点了点头:“叶师在么?”

    “在的。”

    这个陈国公府看门的老头,连忙弯着腰,笑着说道:“公爷他等您等了一上午吧。”

    李信心里暗暗感慨。

    这老头,人老成精了。

    进了陈国公府后院之后,李信在那个摆着花花草草的院子里,见到了叶老头。

    这会儿是深秋,就快入冬了,院子里的花草都开始枯败,只有几盆菊花含苞待放,叶老头正在菊花旁边,打理枝叶?

    见李信来了,老头放下手里的铜剪,笑呵呵的说道:“昨晚上连夜回来的?”

    李信坐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叶师派人跟踪我?”

    叶晟笑骂道:“老夫哪里有闲心跟踪你,京城里出了大事,陛下第一时间肯定要想到你,昨晚上你那个属下沐英来见老夫的时候,老夫就估摸着,你最迟今天下午就得回来。”

    “没成想,你一大早就回来了。”

    叶老头呵呵一笑:“看来,咱们那位陛下,比老夫想象中还要依赖你一些。”

    “不是依赖。”

    李信缓缓吐了口气:“陛下他早年在朝里,根基太浅了,以至于现在手底下可用之人不多,等再过两三年,朝中人心归附了,再用的到我的地方就很少了。”

    叶晟低头喝了口茶,没有接这个话。

    “禁军那边怎么样了?”

    “还是靠着叶师给的人,如今这八个人,已经进入各个折冲府做了果毅都尉,等再过一段时间,各个折冲府互换校尉,弟子就能靠着这些果毅都尉,大致掌握禁军主脉,他们就不太可能翻出浪来了。”

    叶晟点了点头:“这的确是最快消除裴进影响力的法子。”

    老头子思索了一下,低眉道:“最好,在这些折冲都尉里拉拢一些人,不用太多,只要一两个就好,另外几个不听话的,就找别的果毅都尉替掉他们,这样只要稍微调换两三个人,禁军里就没有人不听你的话了。”

    李信抚掌感慨。

    “叶师高明。”

    对于这些行军打仗的事情,李信比起叶晟,还是要稚嫩太多了。

    叶晟笑骂一声。

    “少要拍马屁,陛下应该是让你把李慎找出来,你打算怎么找?”

    李信眨了眨眼睛。

    “不用我找啊。”

    叶老头皱眉道:“什么意思?”

    “陛下让我找,我拒绝了。”

    李信微笑道:“且让种衡忙活去,他们千牛卫犯的错,干弟子什么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