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四百零三章 信任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靖安侯爷还能悠闲的在家喂鱼,另一边的太康天子就要忙碌太多了。

    姬明方被罢黜之后,天子很快召见了大都督府的左都督姬平。

    这位姬平比承德天子还要长一辈,是太康天子的祖父辈,天子对他很是客气,亲手把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引到了椅子上坐下。

    相对于姬明方来说,姬平的血脉距离主脉就更远了,因此天子也不以辈分称呼,只是轻声道:“大都督,知道朕为何召你来么?”

    大晋以左为尊,左都督其实就是大都督府的一把手,虽然大都督府大都督的位置早已经废置,但是叫姬平一声大都督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姬平低头道:“陛下可是为了姬明方的事情?”

    天子缓缓摇头:“族叔的事,并不算什么大事,大都督应该可以看得出来。”

    姬平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若是按姬明方的罪名,老臣这个左都督也是做不了的,说不定罪过还会更重。”

    他苦笑一声:“非是老臣想要胡作非为,实在是家业大了,家里的人认都认不全,更不好约束,陛下如果要责罚老臣,老臣也愿意卸职待罪。”

    天子郑重摇头:“大都督严重了,大都督是咱们姬家的柱石,大都督府还要靠大都督替朕看着才行。”

    姬平叹了口气:“陛下这么说,那姬明方就不是因罪获罪,而是因为别的原因?”

    天子沉声道:“不错,朕罢族叔,是要给一个人挪位置。”

    “谁?”

    “裴进。”

    姬平眉头大皱,他深深地看了天子一眼,低头道:“陛下,裴进非是勋贵。”

    “所以朕才召大都督过来。”

    天子低声道:“朕非要提裴进入大都督府不可,但是裴进这个人,不是勋贵,朕信他不过,因此要大都督在大都督府里好生看着他,尽量不要让他掌权,如果他有什么不服气的地方,大都督便来宫里寻朕。”

    话说到这里,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那就是明升暗降。

    姬平低头想了想,随即缓缓抬头:“陛下的意思是,要老臣架空裴进。”

    “是这个意思。”

    天子长叹了一口气:“朕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提裴进进大都督府,也是要让他挪一挪屁股,其中原因错综复杂,来日朕把事情忙完了,再与大都督一一解释。”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是陈国公府的小公爷也能听得明白了,姬平自然也不例外,他低声道:“陛下是想拿到禁军。”

    “是。”

    太康天子声音铿锵。

    “朕要拿到禁军。”

    姬平深深低头:“老臣全力配合陛下。”

    ………

    因为大家都姓姬,所以还是很好说话的,姬平这边的工作做通了之后,太康天子立刻让人把李信召进了宫里。

    李信进宫之后,天子把一卷圣旨递到了李信手里,笑道:“事情朕都办妥了,长安你看一看,可有什么错漏之处。”

    李信本来正在家里与九公主谈恋爱,突然被老板喊到宫里加班,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没有办法,面前的这位老板,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他展开这道圣旨看了看,认真看了一遍之后,摇头道:“陛下动作好快,这么大的事情一两天之内就做完了。”

    天子苦笑道:“没有办法,有大兄在身后追着,朕不得不动作快一些,这几天平南侯府那里,有没有什么动作?”

    李信缓缓摇头:“郑家的家主进了平南侯府之后,就没有了动静,不过郑家的年轻子弟这几天倒是有不少人跑出平南侯府,在京城里四处闲逛,臣都派人盯着了,应该不会有事。”

    天子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问道:“长安你说,朕要不要见一见郑家的家主,荥阳郑氏毕竟是大家族,他们家长进了京,朕按理是应该见一见的。”

    李信低头道:“见与不见都行,依臣看来,还是不见的好,毕竟明面上陛下与平南侯府是一对没有撕破脸皮的对手,这会儿应该相对仇视平南侯府,陛下如果突然转变态度,可能会打草惊蛇。

    “是这个道理。”

    天子点头道:“那就这样,朕现在就把这道圣旨下发下去,长安你准备准备,跟裴进交接一下,接手禁军。”

    李信抬头看了一眼太康天子,开口提醒道:“陛下,今天才是八月十七,这种大事,三天以后再宣布比较好。”

    他的意思是要提醒太康天子,大朝会还有三天时间,这种大事,放在大朝会上宣布比较好,如果这会儿贸然宣旨,反倒是显得有点着急了。

    天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默然道:“长安你说得对,是朕太着急了。”

    李信微笑道:“陛下,是要让臣与侯敬德一起执掌禁军?”

    天子点了点头。

    “长安你岁数太小了,如果直接让你接手裴进的位置,会有很多人心里不服,有侯敬德在,能给你担去不少压力。”

    “臣不是这个意思。”

    李信微微低头,轻声道:“臣的意思是,臣接手禁军之后,羽林卫那边就没法再管了,羽林卫是天子亲率,不可不慎重,臣向陛下推荐一个羽林卫中郎将的人选。”

    “你是说那个沐家的人?”

    天子皱眉道:“他毕竟是的人,跟在你身后有你替朕看着他,朕还能放心,让他独当一面,还是羽林卫这种要害衙门,朕放心不下。”

    “陛下,沐家已经有人进京了。”

    李信抬头看了天子一眼,继续说道:“如果陛下还这样不信任沐家,那么的沐家多半就会有不好的想法,沐英在大晋做官,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一年多他名义上被沐家逐出了家门,南蜀早已经容不下他,他只能一心忠心大晋,请陛下明鉴。”

    天子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让他跟你去禁军,也是一样的重用。”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

    “陛下,总要给沐家看一看陛下的诚意。”

    “臣想明天把沐英带进宫里来,陛下见他一面,如果满意,陛下就用他做中郎将,如果不满意,臣就把他带到禁军里做事。”

    这一下,天子爽快点头。

    “就按长安你的意思来,朕明天抽时间见他一面。”

    李信微微低头,轻声道:“再有一件事,臣还要告知陛下。”

    “长安但说无妨。”

    “臣想代陛下去平南侯府,见识见识郑家的那些人,到底想做什么。”

    天子愣了愣,随即哑然一笑:“平南侯府本就是长安你在负责,你想去自去就是。”

    李信长叹了一口气。

    “臣,毕竟姓李,害怕陛下多心。”

    天子爽朗一笑。

    “信哥儿若是要害朕,朕现在该死了七八回了,这京城里,朕最信得过的,就是信哥儿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