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叶师晨安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其实李信一早知道崔九娘住在这里,只是如今两个人不太方便见面了,所以就一直拖着没有见。

    之所以今天晚上过来见她,是因为这会儿太康天子自顾不暇,不太可能再关注崔九娘这里,李信才借着这个空档,来看一看他在京城碰到的第一个贵人。

    李信能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农户,变成如今位高权重的靖安侯,单单靠自己的努力肯定是不行的,事实上他碰到了很多贵人,这些贵人里有如今的太康天子,有承德天子,还有陈国公叶晟,宁陵侯叶璘不计其数,但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有功利心在的。

    独独这位崔九娘,在最初碰到李信的时候,单单是因为动了恻隐之心。

    不管初心如何,只要帮了李信,李信都是记在心里的,毕竟论迹不论心,只是相比较起来,崔九娘的情分,比其他人要真诚不少。

    简单跟崔九娘说了几句话之后,李信就离开了这个小巷子。

    知道她过的还好,李信便放心了,至于其他的东西,便不是李信能够多过问的了。

    其实在现在这个关口,李信如果跑到皇宫里去,让太康天子把崔九娘接进宫里去,太康天子看在李信的面子上,估计会很痛快的点头答应,但是这毕竟是天子的家事,李信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消耗自己的情分,去做这件不该他做的事。

    做人做事,要拿捏分寸。

    回到家里歇息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李信就直接去了陈国公府。

    这天是钦天监算出来的黄道吉日,他要正式向陈国公叶晟拜师了。

    其实原本没必要这么着急,原定的日子也不是今天,但是事情出了变化,皇帝连夜下条子让钦天监改了日子,提前了这次拜师。

    因为事出仓促,来不及通知,大早上的还没有多少人过来观礼。

    李信在叶老头的院子里,见到了这位大晋的战神。

    靖安侯恭敬行礼。

    “叶师晨安。”

    这会儿其实已经入秋,不过叶晟仍旧穿着一身单衣,他淡淡的看了李信一眼,微微叹了口气:“出什么事情了?”

    拜师的日子突然提前,以叶老头对政治的敏感,他自然猜的出来出了什么事情。

    李信知道瞒不过他,微笑道:“叶师慧眼,其实也没有出什么大事,只是弟子昨天见到了荥阳郑氏的人进出平南侯府,与陛下商量之后,觉得平南侯不可能会生变,所以陛下决定尽早掌控禁军。”

    “因此,弟子的拜师礼要提前举行。”

    叶晟淡淡的看了李信一眼:“你们猜到了什么?”

    李信低头道:“叶师有所不知,近来各个地方都上报灾殃,不是旱涝,就是地龙飓风,一片末日景象,本来陛下并不觉得奇怪,但是这几天陛下发觉,可能是有人谎报灾情。”

    “他们谎报灾情,就是要给朝堂上的文官话柄,让他们借此攻击力陛下失德,而在这个时候,南疆的平南军就可以借机而动,打着废太子的名义谋逆!”

    叶晟听完这句话之后,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道:“你们的意思是,各地谎报灾情,是那些什么狗屁世家串通了李家所为?”

    大晋叶家,与其他的世家不一样,比如说种家与国同休,已经有百多年的历史,就算是平南侯府,也是脱胎于赵郡李氏,都是世家出身,而陈国公府不同,叶晟这厮年轻的时候就是军队里的一个丘八,一个人摸爬滚打混到了如今的这个位置,他是叶家的第一代。

    换句话说,叶家现在虽然也算是世家,但是比起另外那些世家,只能算是暴发户,古老的世家很是看不起叶家。

    所以叶晟也很看不起他们。

    叶老头自然有看不起他们的理由,当初叶晟带兵打入北周国都,那些世家一个个战战兢兢,摇着尾巴来京城求和,有这种旧事在,叶老头自然看不起那些大头蒜。

    “八九不离十。”

    李信低眉道:“除了那些世家能在地方上有这种影响力,其他的人很难让地方官这样卖命,天高京城远,就是几位宰辅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叶晟呵呵一笑:“李慎那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都被困在京城等死了,他还能硬生生的把局势做到这个地步。”

    “主要是废太子。”

    李信低头道:“当初不该让废太子逃出京城,没有废太子,南疆就只能等死,那些世家也不可能这样豁命去支持平南侯府。”

    叶晟缓缓点头,微笑道:“不用太过紧张,不是什么大事,这个天下不是这么容易乱的,陛下占据正统,只要不出昏招,那些在背地里的鬼祟小人,没有机会的。”

    叶老头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缓缓说道:“如你所说,如果荥阳郑氏和赵郡李氏下场,那么旧北周那些世族,多半也会下场。”

    说到这里,叶晟冷笑道:“当初老夫打进北周国都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无力再清扫这些蛀虫,如今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涤荡乾坤。”

    李信微笑道:“恐怕叶师出不了京城。”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继续笑道:“弟子的那位大师兄,也动弹不得。”

    李信说的师兄,是镇北军的大将军,叶鸣叶少保。

    叶晟呵呵一笑:“不是还有个叶茂么?”

    “有你这个师叔带着他,老夫也放心让他参与进去,只要能捞到一点军功,叶茂不犯蠢,这辈子就稳稳当当了。”

    师徒俩又说了会话,眼见宾客渐渐的多了起来,两个人都要出去见客了,起身之后,叶晟瞥了李信一眼。

    “听说你这段时间都在兵部里忙活,你去了禁军,兵部那边?”

    “人算不如天算啊。”

    李信苦笑道:“本来弟子是打算在兵部里站稳脚跟,将来能做个夏官尚书什么的,但是现在事有轻重缓急,兵部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了。”

    叶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在兵部做事,的确要比出去带兵稳当,你有这个想法也不奇怪,但是万事不由人,你不得不去带兵了。”

    “带兵是很凶险的。”

    叶晟呵呵一笑:“你打输了难逃罪衍,可你要是在这种国战里赢了,那就更麻烦了。”

    说着,叶老头指了指自己。

    “最好的下场,就是像老夫一样,在家里养草种花。”

    李信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要是衣食无忧,在家里养草种花,那也不错。”

    叶晟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其实打赢了国战,还有另外一种活命的法子。

    就是像平南侯李知节那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