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九十一章 旧友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兵部最重要的自然是武选司,这个衙门就是李信如今也很是眼红,但是他现在很清楚,自己拿不到武选司。

    就算谢隽因为“站错队”的事情,把武选司交到李信手里,李信目前也玩不转。

    这个职司权柄太重了,武官升迁贬谪,将官调遣,考核,统统都由武选司说了算,这里面需要大量的人脉,经验,以及老道的处事手法,才能在居中调配,谢隽这种在兵部耕耘的十几年的“老兵部”可以游刃有余,李信一头扎进去,只能是两眼一抹黑,任由那位武选司的郎中拨弄。

    二来,也没有右侍郎拿武选司的道理。

    那么剩下的几个职司就很好选了。

    驾部司和库部司虽然油水很厚,但是李信到兵部做事,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要在以后取得更好的发展。

    所以他拿了职方司和库部司。

    职方司司掌舆图、军制、城隍、镇戍、简练、征讨等等,所谓征讨的权力只是一个名头,最重要的就是堪舆图和城防。

    理论上来说,哪怕是京城的城防,也是归属职方司管辖的,不过京城的城防有皇城兵马司打理,兵部是插不上嘴的。

    对于李信来说,这个职方司最重要的就是堪舆图,堪舆图也就是地图,大晋开国百多年,积累了大量的地图资料,尤其是三十年前一统天下之后,又从南蜀和北周的国都,搬回来大量的地图资料,这些资料都被丢在了职方司,如果能找人整理出来,参考后世的地理知识,李信就可以得到一幅详细的地图了。

    因为李信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地球。

    至于库部司,就更好理解了。

    库部司是司掌兵器的地方,大晋所有的军队兵器甲胄更替,都要经过库部司,以前李信的祝融酒,也是按照军用物资,通过库部司送往北境。

    有了这个职司,李信就可以慢慢着手改造大晋的军备,不过这个都是后话,他现在需要先在兵部站稳脚步才行。

    这个职方司员外郎钱笙,就是李信站稳的第一步。

    拍马屁的人固然让人讨厌,但是这种人也不是没有坏处,比如说对现在的李信来说,钱笙可以让他迅速的了解兵部上下的运作流程,以及兵部上下的人事关系。

    这一整天,李信都待在兵部里,作为兵部如今的二把手,他这一整舔只是跟在钱笙身后,一边看,一边问,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朝中六部,每一部都是一个极其庞大的衙门,比起羽林卫那种直上直下的衙门复杂了不知道多少倍,李信想要摸熟兵部,最少也要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行。

    到了下午傍晚的时候,李信离开兵部。

    钱笙一路小跑,跟在他的身后,弯腰作揖:“侯爷今天第一天到兵部,下官已经让人在兵部备了一桌酒席,请侯爷务必赏脸。”

    请上司吃饭,是自古以来最好用的法子之一。

    李信摇了摇头,微笑道:“今天多谢钱员外带路,让恳谈对兵部认识了不少,今后一段时间,都要麻烦钱员外教我,只不过本官还有事情,请吃饭就不必了,等过几天,本官在家里设宴,请钱员外过来吃一顿。”

    钱笙大喜过望,连连鞠躬。

    “侯爷客气了,这都是下官应有之事,改日下官一定登门拜访。”

    ……………………

    接下来十来天时间,李信的生活就很规律了,早上练了拳之后,准时去兵部报道,然后在兵部一待就是一天,早晚的时候就翻看叶老头给他的那些孤本。

    这些兵法是必须要学习的。

    李信虽然有一个穿越者的身份,但是他上辈子也不是专门研究历史,况且这个世界又跟另一个世界的历史大相径庭,因此李信对于这个时代了了解和融入还远远不够。

    在碰到大事之前,他需要尽可能多的吸收这个世界的知识。

    虽然拜师叶晟最重要的目的是挂个名,但是既然叶老头肯教,李信没有理由不学,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换作是侯敬德,让他把老婆卖了就能得到叶老头的指点,这货会毫不犹豫的把家里的老婆连同三四个小妾绑起来送去大街上卖了。

    所以李信还是学的很用心的。

    转眼间十多天过去了,时间到了太康元年的八月初一。

    每个月的初一,初十,二十,都是大朝会的日子,这一天京城的所有官员无论文武,都要汇聚在皇宫里上朝开会,商议大事。

    李信自然也不例外。

    一大早,李信就换上了一身侍郎的朝服,用了早饭之后,他摸了摸钟小小的脑袋,微笑道:“跟你初七姐姐在家里好好的,不要调皮,过几天就要把她送回去了。”

    小丫头咬了咬牙:“不送初七姐姐回去行不行?”

    这两个小丫头,虽然差了好几岁,但是这几天相处的还不错,钟小小也渐渐开朗了一些,不像是以前那么自闭了。

    李信摇头道:“你初七姐姐的娘还在家里等她呢,先把她送回去,过段时间再接回来跟你玩,好不好?”

    “好。”

    跟小丫头说了会话之后,李信出门上马,没过多久就到了皇城。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大朝会,也是在太康朝第一次参加大朝会。

    李信刚到未央宫门口,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身材高大的侯敬德,大踏步走到李信面前,重重的拍了拍李信的肩膀。

    “李兄弟,许久不曾见你了!”

    李信被他拍的身子抖了抖,随即才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侯将军,皇城里头,注意一些。”

    侯敬德稍微收敛了一点,呵呵笑道:“约有大半年不曾见到李兄弟了,难免有些激动,听说李兄弟回老家办事去了,事情顺利否?”

    “还行。”

    李信声音平静。

    见李信不冷不热的样子,侯敬德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咧嘴笑道:“怎么大半年不见,李兄弟生分了这么多,莫不是做了大官,瞧不起我们这些老兄弟了?”

    李信摇了摇头:“侯将军,咱们不比以前在羽林卫的时候了,如今你我都可以算得上是朝廷大员,要庄重一些,不要丢了朝廷的体面。”

    没有办法,现在李信就要跟这个大个子疏远一些,这样以后“翻脸”的时候,才不会那么不自然。

    侯敬德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未央宫的钟声振动,文武百官顿时整理衣衫,开始准备进殿。

    李信目光闪动,转头看向了一个身材不算高大的普通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相貌普通,身材中等,但是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

    禁军大将军裴进。

    裴三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