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七十五章 罪魁祸首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人非草木,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按道理来说,无论李信的母亲怎么样,萧家都不应该这样冷漠,但是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礼法规矩森严,偏偏萧家又是书香门第,肖明礼和长子肖修齐,都是有秀才功名的。

    正是这一层秀才功名,让萧家格外注重规矩,也让他们对肖青兰不理不问。

    老实说,如果萧家能够坚守规矩,到现在也不理李信,李信虽然也不会理他们,但是心里也不会这么憎恶他们。

    毕竟他们也是受了时代限制,思想被这个时代禁锢住了。

    可是,这些萧家人知道李信发达了之后,还要主动贴上来,主动认回自己的母亲,这就说明了,所谓的礼法规矩在他们心里,也不是这么重要。

    因此李信才会这样讨厌萧家。

    萧明礼苦笑一声,开口道:“事已至此,萧家不敢再奢求侯爷照抚,只是想来与侯爷解释一番。”

    他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

    “另外就是,侯爷走了之后,青兰在祁阳县也就没了后人香火,老夫的意思是,能不能逢年过节,让肖家的孙子辈去给青兰烧点纸……”

    萧老头低着头,有些惶恐的说道:“侯爷放心,萧家再不敢与侯爷沾惹关系…”

    李信默然不语。

    萧明礼长叹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老夫仔细想了想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发现确实有些对不住青兰,只是当初老夫只是气她不肯听话,想让她自己回家,所以才……”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母亲的灵位我已经带着了,她老人家不会缺什么香火,不过墓就在那里,你们去烧纸也不是不行,只是只许萧家的晚辈去,母亲应该不想看见你们。”

    萧明礼连忙低头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李信负手转身。

    “再有,不许你们在祁阳县借我母亲的名声作恶,本侯在祁阳县里留了人,如果消息传到京城里去,萧家就不止是改姓这么简单了!”

    李信转身踏上马车,车队缓缓走远。

    留下萧家人,站在道路两旁目送。

    等车队走远之后,萧家的二儿子肖治平缓缓走到萧明礼身后。

    “父亲,他怎么说?”

    萧明礼缓缓点头:“他许萧家的后辈去给青兰上坟了。”

    肖治平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只这一层关系在,永州府有人想动咱们家,就要考虑考虑这位李侯爷了,这次总算是给咱们家找了个靠山。”

    萧明礼长叹了一口气。

    “这层关系太稀薄了,他逼着咱们家改姓,旁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与我们家不合。”

    萧治平苦笑道:“能挽回到这个程度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他不点头,萧家在祁阳县里未必待得下去。”

    如果萧家的人没办法给肖青兰上坟,那么祁阳县里说不定会有人以为萧家与那位靖安侯有仇,借着打压讨好李信。

    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县令周阳。

    萧明礼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然后缓缓转身,对着自己的二儿子说道:“治平,你知道他刚才与为父说什么么?”

    萧治平摇头道:“孩儿等离得远,听不到。”

    萧明礼深呼吸了一口气,颤声道:“他说……他是第一任靖安侯!”

    这个老头子的眼神很是复杂。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啊,从一个祁阳县的穷小子,摇身一变就成了侯爷,成了大晋的驸马……”

    萧明礼苦笑道:“这种人物,本来可以让咱们萧家成为世家,甚至是能在京城立足的世家,可是却被咱们硬生生的错过了。”

    说到这里,萧明礼神色凝重。

    “治平你说的很对,咱们得罪不起他了。”

    “从今天开始,家里头都改为萧姓,老夫知道有些人出门还会用那个“肖”字,毕竟用习惯了改不掉,先前老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是没有看到,但是现在不成了。”

    萧明礼咬牙道:“从今天开始,不改姓的就直接逐出家门。”

    “家中晚辈,按时节去给青兰上坟,但是决不允许到处宣扬,绝不能再惹恼他了。”

    萧治平点头道:“父亲,儿子知道了。”

    “你过段时间,再去京城一趟。”

    萧治平长叹了一口气,缓缓点头。

    他心里清楚,攀不上这个高枝,老爹心里很难受。

    萧明礼老了,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野心,但是这位靖安侯可以把萧家的后辈都抬成人上人!

    这个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却硬生生的错过了,比本来没有更难受。

    …………………………

    另一边的马车里,长公主殿下冷笑着看向爬上马车的李信。

    “怎么,下去这么久,那个齐澹然送你来了?”

    李信苦笑道:“怎么这个坎过不去啦?”

    “你不解释清楚,就过不去。”

    九公主咬牙道:“还好我跑了这么一趟过来,不然等你自己回京城,说不定跟那个齐澹然孩子都有了!”

    李信坐到九公主的旁边,轻轻的叹了口气。

    “刚才在前面拦路的人,姓萧,叫萧明礼。”

    九公主白了他一眼。

    “你休想转移话题!”

    李信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他是我娘的父亲。”

    九公主惊叫一声:“那不就是你的外祖?”

    李信摇了摇头:“不是。”

    这位靖安侯对着九公主笑了笑:“我给你说个故事听好不好?”

    九公主犹豫了一下,决定暂时把齐澹然放在一边,点了点头道:“好。”

    “从前,在永州府祁阳县,有一个肖姓人家,肖姓人家家里有个小女儿……”

    “后来,一个朝廷的军官,在战场上受了伤,就借住在肖家养病。”

    ………

    “最后,肖家小姐没有办法,只能抱着自己的儿子,躲进的山里,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

    李信母亲的故事,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悲剧,长公主殿下前半生都是喜剧加美食剧,哪里受得了这个,当即就泪眼婆娑。

    李信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给她擦了擦眼泪。

    九公主擦了眼泪之后,哽咽道:“那个肖家小姐,就是娘?”

    李信微笑点头。

    “所以,我没有认萧家这些亲戚。”

    九公主咬了咬牙,伸手把李信的腰里抽出青雉剑抽出半截。

    “这些混账,本宫去杀了他们!”

    李信按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不要杀人,娘亲不喜欢的。”

    九公主又用李信的袖子擦眼泪,然后哭着说道:“我以为你跟娘,是一直住在山上的。”

    李信笑着摇头:“你没瞧见那里就只有我们一户人家么,要不是没了办法,谁会躲到那里去?”

    长公主殿下咬牙切齿:“肖家人太可恨了,那个朝廷的军官更可恨!”

    突然,她愣住了,转头看向李信。

    “长安,你说的那个朝廷军官,是……平南侯?”

    李信笑容灿烂。

    “是啊,就是他。”

    “罪魁祸首,万恶之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