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吓唬我?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这个突如其来的“弟弟”,老实说让李信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无论怎么说,自己的前期目的还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让李家,或者是让平南侯府房倒屋塌。

    人死不死还有待商榷,但是平南侯府这栋大楼,必须要塌了!

    事到如今,这已经不仅仅是李信的私仇这么简单,也是他的政治目标了,因为太康天子也迫切需要平南侯府崩溃瓦解,李信只有借着太康天子的力量,才有机会更上一层楼。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李信都没有和李家和解的可能了。

    哪怕他自己愿意,太康天子不会愿意,沐英也不会愿意,李信带领的“羽林卫一系”同样不会愿意。

    这个时候的李信,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进京城一穷二白的穷小子,他已经成了一个利益团体的核心,这个利益团体暂时的目标,就是要对付平南侯府。

    这个目标,是李信自己一点一点,想方设法慢慢堆砌起来的,但是事到如今,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违背这个目标,否则他就会人心尽失。

    更何况,他并不想背弃这个目标。

    他娘亲的坟墓,还埋在祁山上。

    李朔抬头看向李信,缓缓低头:“兄长,小弟想与你说些事情。”

    李信淡淡一笑。

    “我不想听。”

    “关于平南军的事情。”

    李信沉默了一会,然后背负双手,走向了他在齐家的书房。

    “你随我来。”

    “兄弟”两个人,在书房里坐了下来,李信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想喝自己倒。”

    李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渴,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兄长,你我并不是敌人。”

    李信放下茶盏,看向这个少年人。

    “我觉得是。”

    李朔苦笑道:“兄长,你心里怨气太重了。”

    李信脸色冷了下来:“你娘没死,我娘死了。”

    这件事其实是一场悲剧,死的不仅仅是肖青兰一个人,还有舅公,还有卖炭翁,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是小人物,在李慎那个级别的人看来,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人物。

    本来他们的死,在这个世道上掀不起一丁点风浪,如果不是李信,甚至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死了。

    曾经的李信,在李慎看来也是小人物。

    可是,小人物也是人啊。

    “如果你是想说这些,你可以出去了。”

    李朔开口道:“兄长,你知道平南军总共有多少人?”

    李信呵呵一笑:“十五万?”

    李朔缓缓摇了摇头。

    “超过三十万可战之兵!”

    李信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笑道:“你吓唬我?”

    李朔自顾自的说道:“兄长,平南军从老侯爷那一代开始,到现在超过三十年了。”

    他抬起头看向李信,郑重道:“三十年,最起码军中要换代三次以上,平南军从老侯爷李知节开始,超过四十岁的便离开军伍,然后由平南军在蜀郡给他们分配耕地,这些补缺的人口平南军会再重新征募,反正有十万的编制,朝廷是要养着的。”

    说着,李朔沉声道:“蜀地多铁矿,兄长知道否?”

    这个李信是知道的。

    另一个世界的宋朝,蜀地就是因为缺铜,没法制铜钱,只能制铁钱,铁钱面值低,五枚铁钱抵一个铜钱,因此出去买东西极不方便。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以一种纸币,交子的诞生。

    李信缓缓点头。

    李朔接着说道:“因为有十万人是朝廷要养的,而整个蜀地的军政都由平南军把控,因此赋税之类平南军也能克扣下来不少,三十多年下来,平南将军府已经不知道制出了多少兵器甲胄,还有不知道多少退役之人!”

    “小弟说三十万可战之人,那是最起码的估量…”

    古时候的兵,与后世差别是很大的,这个时候没有什么训练的标准,经常是强征壮丁,入伍之后如果战事紧急,连训练也不训练,给你一把武器就可以上战场了,上了战场打几次仗不死,活下来的就可以算是精兵。

    像羽林卫这种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都是少数。

    有些兵,甚至连甲衣都没有。

    如李朔所说,如果平南军从三十年前就开始准备,如今蜀地有三十万可战之兵,并不夸张。

    李信意味不明的扯了扯嘴角。

    “厉害,还有预备役了。”

    蜀地的这套,并不能算是预备役,它更像是大唐的府兵制,不过这种东西,也只能像蜀郡这种军政府把控的区域,才可能严格施行的下来,像大晋朝廷那种庞然大物,就很难做到。

    李信缓缓闭上眼睛,许多他从前想不明白的事情,现在豁然开朗。

    难怪李慎人在京城,至今还能够好好的活着!

    难怪南疆明面上只有十几万兵马,朝廷至今还无动于衷!

    难怪承德天子到死,都没有跟南疆硬碰硬!

    如果南疆真有超过三十万可战之兵,即便是如今的大晋朝,想啃下来自己也要变残废。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看向这个少年李朔,缓缓说道:“你与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李朔抬眼看向李信,开口道:“方才小弟说的这些,在南疆并不算特别机密,这些事承德天子知道,如今的太康天子也知道,偏偏兄长你不知道,足见姬家人与兄长也不是一条心。”

    李信默然。

    “你想挑拨离间?”

    “非是挑拨离间。”

    李朔站了起来,对着李信弯身道:“小弟十分钦佩兄长,今天来这里,只是想见一见兄长,顺便提醒兄长一声,在京城里多加小心。”

    李信挥了挥手。

    “承你一份情,你可以走了。”

    李朔起身,规规矩矩的对着李信行了个礼数,恭谨道:“兄长保重,小弟告辞了。”

    说着,他缓缓退出了齐家大院。

    李信一个人在书房里,闭上了眼睛。

    “李朔……比李淳要强了不少。”

    李信喃喃自语。

    “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你对朝局时势,认识的还是太浅薄了。”

    李朔认为,姬家人在利用李信对付南疆,但是他不知道,李信也是在利用姬家人起势。

    这个时候,李信虽然已经有些羽翼,但是这些羽翼一来不够丰满,二来不够牢固,他还要在姬家这颗大树上,努力让自己的翅膀变硬。

    在这之前,他必然,也必定会是大晋的忠臣,太康朝最热衷于征伐南疆的靖安侯。

    新朝最大的鹰派!

    这件事很复杂,李信要把握好一丝一毫的分寸,才能让自己这条小船,不至于在两股大浪之间翻掉。

    他心里很清楚。

    不管是朝廷,还是平南侯府,都靠不住。

    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