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四十章 帝王术也是气人术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建文帝的教训告诉我们,想要削弱一个势力集团的时候,一定要从块头最大的下手,这样才能势如破竹,否则这个势力集团就会开始报团,形成一股莫大的阻力。

    而在京城的将门里,现在自然是三家块头最大的首当其冲。

    平南侯府,陈国公府,还有种家。

    只要这三家没有顶住,京城里的将门就不敢掀什么风浪。

    种家还好,种家的精锐都在云州城,留在京城里的不多,而且种玄通这个人很听朝廷的话,只要拿出天子诏令,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叶家也还好说,叶家本来就是新朝的受益者之一,思想工作也不是很难做通,只有平南侯府最为难搞。

    平南侯本身就是一个军阀,在京城没有什么安全感,全靠这一千多个部曲,想让他们一下子削减一大半,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不过同样的道理,只要能搞定平南侯府,这件事就算是做成了。

    午后,李信等人来到平南侯府的正门。

    此时,平南侯府的门上仍旧挂着白幡,阖府上下一片素白。

    这是李信十天之内第二次带着羽林卫,来到平南侯府门口了。

    从李知节到李慎,平南侯府三十多年以来,没有被人这样打脸过。

    哪怕是当年李慎在京城为质子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这样打平南侯府的脸面。

    李信再一次登门拜访。

    饶是李慎修养很高,此时脸色也不太好看,他黑着脸在平南侯府的正堂,冷冷的看了一眼李信。

    “李侍郎,你我无论如何也是同朝为官,你做事不要做绝的好。”

    李信站在正堂门口,没有走进去,而是从袖子里取出那一份新帝送下来的文书,淡然道:“奉天子诏命,着京城各勋贵门庭,立刻削减部曲,国公府不得超过四百人,侯府不得超过三百人,其余将门不得超过一百五十人。”

    说到这里,李信抬头看向平南侯。

    “据天目监消息,平南侯府的部曲少说有一千四五百人,李侯爷是自行削减部曲,还是要朝廷动手?”

    李慎狠狠拍了拍桌子。

    “叶家人不安分,不代表我们也不安分,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李信淡淡的看了平南侯一眼,随即开口道:“不止平南侯府一家,叶家,种家都要削减部曲,李侯爷做好准备,明后天本将会让京兆府的人过来统计人数,年节之前,若平南侯府的部曲超过三百人以上,以……蓄意谋反论处!”

    李慎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眼前的这个少年侯爷一眼,开口问道:“京城将门的部曲,不止是卫护私宅,若京城有变,这些将门豢养的部曲就可以帮着拱卫国都,大晋文皇帝之时,北周贼寇叩关京城,便是各大将门的部曲联合守住的京城,陛下莫非忘了不成?”

    文皇帝并非是武皇帝的父亲,而是武皇帝的曾祖,那时大晋立国不久,国力孱弱,差点便被北周灭国,京城危急之际,就是靠这些将门的部曲,护卫住了京城。

    所以,哪怕强权如武皇帝,也没有废除这些将门的部曲,一直让他们留存到了今天,毕竟这相当于这些将门,替大晋养了一只预备军。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这个便不消李侯爷担心了,陛下自有论断,李侯爷只需要配合京兆府,尽快削减部曲就行。”

    说着,李信转身就走。

    “不过李侯爷最好不配合京兆府,那么本将与贵府的私仇,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可以报了。”

    离开了平南侯府之后,李信又拎了几坛酒,去了一趟陈国公府,叶老头早有准备,很痛快的点头了。

    在这个老头的小院子里,李信坐了下来,请教道:“老公爷,京中将门部曲被削减之后,防卫的确要空虚一些,老公爷以为,陛下会如何做?”

    叶晟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瞥了李信一眼。

    “你不知道?”

    李信摇头道:“不知道。”

    叶老头又喝了一口酒,赞叹了一句好酒之后,他对着李信呵呵笑了笑:“陛下要组建千牛卫了。”

    李信脸色微变。

    “千牛卫?”

    叶晟呵呵一笑:“非是武皇帝时候的千牛卫,而是另建一个类似于羽林卫的衙门,以千牛卫冠名。”

    武皇帝时期,羽林卫一分为二,驻扎在进宫的就叫做千牛卫,负责掌执御刀宿卫侍从,到了承德朝之后才改称内卫。

    如今,天子要重新组建千牛卫,目的之一,自然是补充京城防卫,填补削减部曲之后的空虚,而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制衡羽林卫!

    前番宫变,叶家的部曲自然出了大力气,但是占据主力的却是羽林卫,也就是说羽林卫这种天子亲率,有时候也未必会掌握在天子手里。

    所以新帝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再组建一只类似于羽林卫的衙门,制衡羽林卫。

    这一点,可比羽林卫左右两营互相掣肘高明的多了。

    李信心里暗暗感慨。

    那位曾经的魏王殿下,做皇帝没有几天,手段越发高明了。

    一种抬头看向叶老头,开口问道:“老国公是怎么知道的?”

    “陛下想让叶茂做千牛卫的中郎将。”

    叶茂是陈国公府的小国公,叶家将来的继承人,他虽然年轻,也没什么功绩,但是只凭这个身份,便足够他做这个中郎将了。

    叶晟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李信,然后呵呵一笑:“老夫让叶茂拒绝了,这孩子心智还不太成熟,去给人打打下手还行,不太适合去什么地方做首魁,否则肯定是要出事的。”

    李信闭上眼睛,消化了这些信息之后,起身对着叶晟弯身道:“多谢老公爷提点,晚辈还要去一趟种帅那里,便不打扰老公爷了。”

    叶晟笑呵呵的看了一眼李信。

    “你心里觉得不舒服?”

    李信自然会觉得不舒服!

    他跟着魏王殿下跑前跑后,到现在终于成事了,结果得罪人的事都是他在做,而叶茂什么也不用做,便可以跟他做到差不多的位置。

    而且,这个千牛卫……

    分明是弄出来恶心羽林卫的!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帝王心术便是这样,晚辈虽然有些不舒坦,但是可以理解,过几天也就好了。”

    “如果是单单一个千牛卫,那位没什么,毕竟你现在已经是靖安侯,朝廷的兵部侍郎,不管是羽林卫还是千牛卫,对于你来说都有点小了……”

    叶晟面色平静。

    “但是陛下让你去出面做这个恶人,去得罪京城里的这些将门,你心里会觉得不舒服,是不是?”

    叶晟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李信的肩膀,长长的叹了口气。

    “替皇帝办事,就是这个样子,多少会受点气。”

    说着,老头子幽幽的说道:“当年老夫平灭北周,却被想方设法的关在京城里,心里又是何等气愤?”

    “熬着吧,熬着吧……”

    “熬着熬着也就习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