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大义凛然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李慎既然说了让搜,那这场搜查肯定是不会有结果的,不过堂堂的平南侯府,被羽林卫这么闯进去胡乱搜查一通,可谓是颜面尽失。

    李信如今虽然也封了侯,但是侯与侯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平南侯府是何等样的将门?

    从李知节破蜀之后,平南侯府就是大晋的三大将门之一,到了承德朝之后,也就只有种家一家与平南侯府一样,拥有自己的军队。

    南疆的平南军,控制着整个蜀郡,蜀郡的军政大权统统在李慎手里,这位平南侯,是当今天底下除了天子之外,个头最大的那个,没有之一。

    就连种玄通也逊色他不少。

    可是如今,平南侯在京城的宅子,就这么被羽林卫蛮横的闯了进去,胡乱搜查。

    这是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打在了平南侯府的脸上。

    饶是以李慎的城府,此时脸色也有些难看。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五百羽林卫终于把平南侯府上下仔细搜了一遍,如意料中的那样一无所获,不过平南侯府上下也被翻的一片狼藉。

    李慎面色冷然。

    “李信,你太过无状了,本侯定要上书参你!”

    李信坐在大青马上面色平静。

    “李侯爷,不出意外,整个新朝你都是没有机会离开京城的,这一次是你唯一一次离开京城的机会,你要想想清楚。”

    李慎漠然道:“本侯能够入京执掌武部,成为夏官尚书,是所有武将梦寐以求之事,为何要离开京城?”

    李信跳下大青马,迈步走到李慎面前,低声道:“李侯爷再不去南疆,过一两年,恐怕南疆的平南军,便未必姓李侯爷这个李了。”

    南疆的平南军,如今是李延在执掌,如果李慎长时间不回南疆,平南军还真有可能会改旗易帜,成为李延的兵马。

    这会儿,李信已经与李慎差不多高,这位平南侯淡淡的看了一眼李信,微笑道:“你太幼稚了,我敢回京城来,在南疆自然留了后手,旁人在南疆再久,也不会有用处。”

    此时,两个人四周都没有旁人,李信眯着眼睛微笑道:“李侯爷要用废太子做大旗?”

    李慎摇头道:“本侯说了,本侯不曾见过废太子。”

    “这就没有意思了。”

    新任的靖安侯冷笑了一声,转身上了大青马,对着平南侯高声道:“李侯爷,自今日起,天目监和羽林卫都会死死地盯住平南侯府,不管你把废太子藏在了哪里,他总是出不得京城的。”

    “他出不了京城,便是一个无用之人。”

    说罢,李信带着五百羽林卫扬长而去。

    李慎在侯府门口愣了片刻,然后对着李信远去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把他送出京城?”

    这位平南侯先是进了侯府,命令下人把侯府整理干净,然后又去宽慰了玉夫人几句,最后迈步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在他书房一个偏僻角落的地砖下面,就是平南侯府地道的入口。

    这个年代,因为常有兵灾,所以大户人家都会准备地道,地窖之类的东西,用在关键时候逃生避难。

    而平南侯府的地道,在李慎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挖了。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少年人,一个与承德天子关系要好的少年人,但是同时也是个质子。

    老爹远在南疆,少年时候的李慎无依无靠,只能倚靠自己,当时他就想着在侯府下面挖掘地道,将来朝廷要对平南侯府动手的时候,或可有一线生机。

    十五岁那年,是李慎与承德天子关系最好的时候,这正是那个时候,李慎已经在暗中准备后手了。

    李慎弯下腰,掀开两三块地砖之后,露出一个阶梯,他缓缓拾级而下,在地道下面大概一丈的地方,有一个地下室一样的居所,里面各种生活设施齐全,一个愁眉苦脸的胖子,暂时就住在这里。

    正是承德天子的长子,昔日的太子殿下。

    李慎迈步走了进去,对着这位曾经的太子殿下弯身拱手:“见过太子殿下。”

    大皇子苦着脸,对着李信还礼道:“李叔父,侄儿刚才在这里听到了有人在上面有喧闹之声……”

    他虽然平庸,但是毕竟是在皇族里长大,审时度势的本事还是有的,他很清楚,现在平南侯府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因此直接改口叫叔父了。

    本来李慎就与承德天子私交甚好,这位大皇子出生的时候,承德天子还是太子,当时李慎还去抱过这个大侄子,所以姬喾这么叫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

    李慎叹了口气,点头道:“是魏王殿下派人过来搜查,我李家面子不够大,没能挡住他们,被他们搜查了一遍不说,还弄坏了家里许多东西。”

    大殿下身子抖了抖,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老七他已经胜了,为何还是不肯放过我……”

    李慎微微摇头:“身份使然,殿下应该想得明白,殿下活着一日,魏王便一日睡不着觉,他是必除殿下而后快的。”

    大皇子对着李慎连连拱手。

    “叔父救我……”

    李慎微微一笑:“为今之计,大殿下只好暂时出京,去蜀郡避一避风头,在蜀郡李家还算有些势力,朝廷的人找不到那里去。”

    大皇子有些犹豫:“去蜀郡自然是没有问题,只是侄儿在京城里还有些家眷……”

    这位大皇子这些年贪花好色,在造人事业上兢兢业业,秦王府光姬妾就有三四十人,他还有十来个儿子,四五个女儿,可以说是子嗣兴旺。

    “顾不得她们了。”

    李慎面色肃然:“只要殿下还活着,魏王便不会难为殿下的家人,异日殿下重回京城的时候,秦王府的人自然也都自由了。”

    大皇子勉强点了点头,对着李慎苦笑道:“如此,便麻烦叔父安排了。”

    李慎沉声道:“殿下同意就行,平南侯府的地道,通向隔壁的柳树坊,柳树坊是京城人最多的一个坊,相对来说要好藏一些,我会安排人在柳树坊等着,带殿下出京。”

    大皇子连连点头,对着李慎拱手致谢。

    他谢了几声之后,突然反应过来,抬头看了李慎一眼,有些犹豫的问道:“叔父,侄儿有个问题要问叔父。”

    “殿下请问。”

    大皇子咬了咬牙,开口道:“老七已经赢了,他已经登基即位,叔父为何肯冒着得罪新帝的危险,相救侄儿?”

    李慎呵呵一笑:“自然是为了宗庙社稷。”

    这位平南侯大义凛然。

    “魏王窃居帝位,必不长久,殿下才是大晋的正统,臣实不忍心见先帝长子横死,将来有一天,臣必然辅佐殿下,登临帝宫!”

    大皇子眨了眨眼睛,有些将信将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