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三十五章 执牛耳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如今大晋的皇位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是废太子这个人却非常关键,因为新帝被册为太子的时候,先帝自己不在了!

    即便在长乐宫里,张渠和陈矩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打开盒子,取出先帝遗诏,但谁都清楚,这个东西想要造假太容易了,即便是现在,京城里都已经开始流传一些不太好的流言蜚语。

    可想而知,如果废太子被有心人利用,便可以利用废太子的身份,轻而易举的生出事端。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承德一朝算得上是四海升平,即便有心,有名分,也没有太多人有能力生出乱子,但是好巧不巧,平南侯李慎,就是当今天下最有能力生出乱子的那个人。

    平南军最少有十万以上的将士,如果这些人打着废太子的名声造反,那么这将会是新朝最大的隐患,没有之一!

    李信心中紧了紧,沉默了一会之后开口问道:“陛下确认废太子在平南侯府?”

    新帝红着脸,摇头道:“朕……不确定。”

    “据天目监所查,大兄他曾经在平南侯府的后门出现过,但是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大兄如今在不在平南侯府,朕现在也不清楚。”

    “不过天目监的人已经把平南侯府死死地看住了,最起码这两天,平南侯府没有人出入。”

    说到这里,这位新君深深地看了李信一眼,开口道:“信哥儿,大兄他可以活着,也可以不被朕圈禁,但是他万万不能落到平南侯府手里,更不能流落到南疆去,这一点,你心里也应该明白。”

    李信点头道:“臣明白。”

    天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所以,就由你带人去见李慎,让他把大兄交出来,告诉他,只要他交出大兄,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李信眨了眨眼睛,问道:“如果他要离开京城呢?”

    新天子沉默了很久,最后咬牙道:“只要他能交出大兄,朕可以许他离开京城!”

    “好。”

    李信低头道:“臣会带人去平南侯府要人的。”

    新帝深呼吸了一口气,苦笑道:“这件事给谁做朕也不放心,只能托付给信哥儿你,你不要多心。”

    李信笑了笑,

    “臣岂敢多心。”

    说着,李信起身告辞。

    天子挥了挥手:“萧正,替朕送一送李侯爷。”

    “是。”

    深为内侍监少监的萧正,一路把李信送到了永安门门口,离开了永安门之后,李信并没有立刻去平南侯府,而是上了自己的马,朝着柳树坊走去。

    说起李信的马,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一次宫变之中,李信的乌云马出力很多,冲到人堆里硬生生冲散了内卫的阵型,不过乌云马也因此受了重伤,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也只是留住了性命而已。

    现在李信的坐骑,是一匹大青马,重新西市街上买的,虽然也算得上叶晟一匹好马,但是比起神骏的乌云马,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柳树坊就在永乐坊附近,骑着马一柱香功夫就到,李信很快找到了柳树坊的观海楼,把马匹栓在楼下之后,迈步上了楼梯。

    要有小厮引着李信,一路到了观海楼二楼的一个雅间。

    这会儿才是下午申时左右,不在饭点,观海楼顾客稀疏,倒也显得清净。

    进了雅间之后,叶璘与侯敬德,都赫然在座。

    李信迈步走了进去,对着两个人拱手道:“二位兄长。”

    两个人也起身相迎,对着李信微笑道:“李兄弟来了。”

    三个人一起坐了下来,李信环顾了这两个侯爷一眼,端起酒杯对这两个人微笑道:“两位兄长,这一次是我们三个第一次私下聚会,也是最后一次,兄弟敬你们一杯。”

    叶璘也端起酒杯,感慨道:“确实是最后一次私聚了。”

    侯敬德还是一头雾水,挠了挠头:“你们两个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李信笑而不语。

    陈国公府的叶四少端起酒杯,对着侯敬德微笑道:“咱们三个聚在一起,可以弄出一场宫变,就可以弄出第二场宫变,如今陛下已经登基成为天子,如果我们再私聚,由不得他就会瞎想。”

    李信也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再过几天陛下就会下令削减京中将门私兵部曲的数量,叶家与平南侯府首当其冲,叶兄要记得,全力配合殿下,否则就会闹出不愉快。”

    两卫加在一起才六千人,而京城的这些将门,每家每户都有数百上千个私兵,这些私兵汇聚在一起,就可以再掀起一次宫变,新帝不可能在让这种情况重演,因此削减将门私兵,便会是新帝登基后做的第一件大事。

    叶璘面露微笑:“这一点我父已经想到了,昨天就解散了家里的私兵,只留下一两百个人看家护院,其余所有人要么发还故乡,要么送到我大兄那里去了。”

    李信拍了拍手:“叶公爷慧眼。”

    三个人有说了会闲话,李信突然转头看了叶璘一眼,问道:“叶兄,你被封了何职?”

    三个人都被封了侯,但是官职却都是不一样了。

    叶璘淡然道:“镇北军副将,等过完年我就收拾东西北上,去帮助大兄镇守蓟门关了。”

    李信呵呵一笑:“是个好差事,叶少保年纪大了,镇北军估计要交给叶兄打理。”

    叶璘摇了摇头:“承继家业而已。”

    李信转头看向侯敬德,问道:“侯大哥你呢?”

    “禁军。”

    侯敬德一边嚼着一块大肉,一边闷声闷气的说道:“陛下调我去种帅麾下任职,只知道是一个三品将军,具体职位要到了禁军里,等种帅定夺。”

    李信心里感慨。

    这是要侯敬德代替种玄通的位置执掌禁军的节奏,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三个人当中,李信还未满二十岁,叶璘也不过三十岁出头,只有侯敬德一个人,已经年过不惑,而且他又是根正苗红的将门出身,代替新天子执剑再合适不过了。

    李信抚掌道:“咱们三人当中,数侯大哥的位置最好,只要侯大哥能够坐稳禁军的位置,陛下在一日,侯大哥在一日。”

    叶璘目光中也有些艳羡。

    “侯兄以后就是新朝的裴三郎了。”

    侯敬德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太好意思,他抬头看向李信,问道:“李兄弟你功劳最重,陛下安排你在哪里做事?”

    李信呵呵笑了笑:“兵部右侍郎,兼羽林中郎将。”

    叶璘幽幽叹了口气:“用不了几天,羽林卫也要被削减编制,最少也是要被分权,陛下不会再容忍这样一个羽林卫存在了。”

    羽林卫冲击宫门,虽然对于新帝来说是大功臣,但是对于皇权来说就是反贼,如今新帝已经做上天子的位置,自然就会考虑天子应该考虑的事情。

    李信呵呵一笑。

    “意料中事,来,喝酒。”

    叶璘端起酒杯,敬了李信一杯。

    “李兄弟,朝堂比战场凶险,你要保重。”

    侯敬德也站了起来,敬了李信一杯。

    “李兄弟非是常人,今后咱们羽林卫出身的兄弟,还要靠李兄弟你来执牛耳。”

    李信也站了起来,端起酒杯,语气诚恳。

    “朝堂凶险,咱们且互相扶持罢。”

    …………

    漫客1说

    看比赛去了,所以更得晚,还有一章,估计要十二点以后了,大家早点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