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未来主人翁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这时候,天子的遗体已经入殓。

    皇帝的葬礼十分繁琐,不过这些繁琐的礼仪自然有礼部去负责,太子和几位皇子只要跪在灵柩附近守灵就是了,到了戌时左右的时候,内宫里四处火起,几个宦官慌慌忙忙的跑到大太监陈矩面前,压低了声音。

    “老祖宗,不好了,宫里走水了!”

    陈矩脸色微变,开口问道:“哪里走水了?”

    “显庆宫,宁德宫,还有明英殿……等,一共四处地方同时起火……”

    这个小宦官身子颤抖:“老祖宗,想是有人故意纵火!”

    陈矩默默的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魏王殿下。

    这个时候,他只要叫一声,魏王殿下就会被当场拿住,但是承德天子生前有交代,令他不得插手这场争斗,因此陈矩暗暗叹了口气,立刻开口道:“立刻请水龙,让宫中八监所有人,都去救火。”

    “是。”

    这个小太监下去之后,陈矩才走到了胖胖的太子殿下面前,开口道:“殿下,宫里……走水了!”

    太子殿下脸上仍有泪痕,闻言叹了口气:“想是上天降火接迎父皇登临天界,大公公立刻派人救火,莫要伤损宫殿。”

    陈矩叹了口气,低声道:“老奴已经派人救火了。”

    这个时候,跪在天子灵柩附近的魏王殿下,突然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长乐宫。

    太子微微皱眉:“老七,你做什么?”

    魏王殿下面带悲戚,闷声道:“大兄总不能让小弟在父皇灵柩面前出恭罢?”

    太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去罢。”

    陈矩微微低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果然是魏王殿下动手了。

    太子殿下嘱咐了陈矩几句,又重新跪在天子灵柩前的火盆上,往盆里烧着纸钱。

    他是长子,也只有他有这个资格跪在这个位置。

    长乐宫一片悲鸣。

    突然,一个慌慌张张的内卫跑了进来,跪在太子面前,低头叩首道:“太子殿下,正午门外,有羽林卫的人持圣旨而来,说是奉了陛下圣旨,前来防卫长乐宫,此时非同寻常,卑职等没有敢放他们进来,请太子示下。”

    “圣旨?”

    太子殿下大皱眉头,转头看向大太监陈矩。

    “大公公,父皇……可有给羽林卫下旨?”

    陈矩摇了摇头:“不曾。”

    太子殿下勃然变色,怒声道:“这些狗泼才,胆敢在这个时候矫诏,传本宫命令,把羽林卫所有将官统统拿进大牢,等过几日宫里的事情忙完了,再以矫诏罪……”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长乐宫外喊杀之声大作。

    一个满脸是血的红衣内卫,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跪在太子面前,颤声道:“殿下,羽林卫造反了,他们已经打进了内城,朝着长乐宫杀过来了!”

    这一句话,让太子殿下的脸色骤然变成了煞白色。

    “造……造反了?”

    同样跪在灵柩附近的赵王和齐王,闻言都是同时转头,看向魏王殿下先前跪着的地方,那里早已经空无一人。

    赵王殿下面带怒色。

    而四皇子则是深呼吸了一口气。

    老七……好狠!

    自己虽然要和太子争位,但是也只是走正规的途径,不曾想过谋反,但是老七他似乎一早就准备造反了……

    羽林卫…李信。

    他想的好远!

    此时,太子殿下也反应了过来,他猛然看向魏王原本在的位置,便什么都明白了。

    “老七……”

    太子殿下咬着牙低吼:“乱臣贼子!”

    太子殿下神色慌乱,转头看向一旁的大太监陈矩,颤声道:“大公公,如今……该怎么办?”

    陈矩微微叹了口气,低头道:“殿下应该想办法通知城外的禁军,要他们进城勤王,内宫里还有不少内卫,只要能守住一个晚上,等城外的禁军入城,反贼自然就会灰飞烟灭!”

    太子殿下已经有些慌了神,他嗫嚅着说道:“连羽林卫都反了……城外的禁军…”

    陈矩摇头道:“若是城外的禁军也反了,魏……那人也不用行险宫变,只要带着裴将军和种将军直接逼宫就是了。”

    “对……对。”

    太子殿下心中松了一口气,开口道:“大公公,请你立刻派人,从北玄门出宫,出城通知两位大将军进城勤王!”

    陈矩低头道:“是。”

    胖胖的太子殿下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大声道:“传令,命令内卫无论如何守住内城,只要打退反贼,本宫重重有赏,人人升一级!”

    “传几位宰辅,到偏殿议事。”

    说着,太子殿下移动着胖胖的步伐,朝着长乐宫的偏殿走去。

    三皇子与四皇子,仍旧跪在天子灵柩周围。

    齐王殿下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没想到咱们兄弟几个里,是那个平日里看起来略有些懦弱的老七,下手最狠。”

    赵王殿下竖着眉头,恶声恶气的说道:“父皇没有给他,他便要强抢,看这个态势,他准备的不是一天两天了,其心可诛!”

    “三兄还是慎言的好。”

    齐王殿下目光复杂:“羽林卫已经打进了内宫,这一次宫变至少有六七成把握能赢,若是老七赢了,明日天明,我们就要叫他一声陛下了。”

    三皇子嘴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叹了口气。

    “老七他太…有野心了,按理说他准备这么大的事情,父皇应该有所察觉才是,怎么……”

    听到这句话,齐王殿下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兄长,目光微颤。

    “也许……父皇就是这个意思…”

    “是咱们没有弄明白,只有老七一个人弄明白了。”

    齐王殿下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向了长乐宫正殿的方向。

    “那个位置,不流血,不死人,坐不上去,也坐不安稳……”

    ………………………………………………

    内宫之中,喊杀之声震天。

    换了一身衣裳的魏王殿下,在几个天目监宦官的保护下,在宫城的小路里四处穿行,终于来到了羽林卫与内卫交战的正面战场。

    战场里,李信一身黑甲,双手拿着一把剑,左右劈砍。

    这不是剑的用法,而是刀的用法,但是青雉剑足够重,让李信这么用,也没有什么问题。

    地下满地都是尸体,大多数身穿红衣,也有人身穿黑衣,空气中弥漫了刺鼻的血腥味。

    这一个小区域的战斗结束之后,魏王殿下终于和李信汇合。

    这位七皇子浑身微颤,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激动的。

    李信恭恭敬敬的对着魏王抱拳行礼。

    “殿下,李信不负殿下所望,打进宫城里来了。”

    “好!”

    魏王殿下畅快一笑,指着长乐宫的方向,声音铿锵。

    “兄弟们,打进长乐宫,咱们便是大晋的主人翁!”

    “随本王杀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