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一十三章 哭闹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太子殿下这一次骤然发难,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就连几位宰辅也是没有想到的。

    而且这一招以势压人,效果也很好。

    唯一的漏洞就是,那张大字报上的内容几乎全是真的,这就让太子殿下失去了道德制高点,不过尽管如此,太子还是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强行把三个兄弟赶出京城。

    齐王殿下不服气,在东宫与太子争吵许久,最后太子殿下终于不耐烦,怒声道:“本宫既是太子,又是你的长兄,你敢这样以下犯上!”

    四皇子冷然道:“未闻太子,只见一独夫尔!”

    这是在当面指着鼻子骂人了。

    太子殿下当即就拍了桌子。

    “来人,送齐王回府,命有司衙门立刻开始圈划齐王藩地,最快速度让齐王就藩!”

    齐王殿下脸色铁青,最终恨恨而去。

    魏王殿下站了起来,对着太子拱了拱手:“大兄,臣弟也告退了。”

    太子殿下对于魏王这个听话的弟弟很是满意,当即点了点头说道:“老七不用慌张,这件事不会有什么罪责落下来,你们尽早就藩也是好事,不然朝野上下又要有人说闲话。”

    魏王低头道:“臣弟省得。”

    太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老七你最是懂事,以后若有机会,本宫便让你的魏王爵世袭罔替。”

    这句话是纯粹的空话,世袭罔替的侯爵在大晋就只有平南侯府一家,更不要提是王爵了,整个大晋开国百多年,没有一个王爵是世袭罔替的。

    魏王殿下感激不已,低头道:“多谢大兄照抚!”

    太子殿下呵呵一笑。

    “好,你回去罢。”

    魏王殿下缓缓退出东宫。

    太子又看了一眼三皇子。

    现在,四七两个皇子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这位赵王殿下深深地看了太子一眼,叹了口气,也缓缓退出东宫。

    太子环顾了一眼,最终把目光看向京兆尹李邺。

    “李府尊,那些背后做事的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本宫命你从今天晚上开始,在各坊派驻人手值夜,若有人再敢张贴反文,直接拿下充军三千里!”

    李邺低头苦笑道:“恐京兆府人手不够。”

    “本宫会给金吾卫去条子,让金吾卫的人配合京兆府。”

    京兆尹抬头看了一眼几位宰相,见宰相们没有说话的意思,只能苦笑一声:“下官遵命。”

    太子挥了挥自己的胖手,懒洋洋的说道:“今日议事就到这里,各位散了吧。”

    几位宰相结伴走出东宫,各自走向各自的官署。

    浩然公与桓楚并肩而行,这位宰相悠悠的叹了口气,对着桓楚微笑道:“太子太心急了。”

    桓楚也点了点头,沉声道:“一下子逼急了三个皇子,他们定然会全力挣扎,太子殿下在朝中无有势力,能不能扛得住还是未知之数。”

    桓楚犹豫了片刻之后,闷声道:“不知为何,老夫瞧着魏王有些不太对劲。”

    七皇子在此之前,也是京城里风头最盛的皇子之一,京城里一度有“四七之争”的说法,只是这一年以来偃旗息鼓了不少,而刚才在东宫里,这位魏王殿下甚至是直接放弃了。

    张渠皱了皱眉头,随即开口道:“陛下已经立了太子,魏王难免会心灰意冷,这也是人之常情。”

    桓楚与张渠越走越远,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回首看了一眼长乐宫的方向。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东宫里的争执不过是小孩子打闹,真正能够一言而决的,现在住在长乐宫里不曾说话。

    …………………………………………

    如两位宰相所料,东宫议事之后的第二天,朝野上下就开始议论纷纷。

    不止是御史台的官员,六部衙门还有京城各司衙门都开始上书谏言。

    御史们可以风闻奏事,参人是他们的工作,并不算太得罪人,但是这些各有职司的官员一旦上书,那就是正面翻脸了。

    偏偏这些人人数庞大,根本不可能全部抓起来,一旦抓起来,朝廷上下不说瘫痪,至少也要停止运转一段时间。

    几位宰相也是焦头烂额,无奈之下只能把这些奏书统统送进了东宫,交给太子殿下处置。

    太子殿下被气的浑身发抖,哆哆嗦嗦的说道:“留中不发,令有司衙门立刻着手封藩事宜,年节之前务必把他们三个统统赶出京城!”

    张渠低眉道:“魏王呢?”

    “也封出去!”

    太子怒声骂道:“有他们在京城一天,孤就一天不得安生!”

    张渠等人低头,按着太子的意思下去办了。

    舆论这种东西,骤然一看很可怕,但是只要站在最高的那个人不予理会,那就没了用处。

    除非民怨沸腾到了造反的地步。

    而承德天子二十年经营,别的不说,最少在京城附近还算得上是国泰民安,也不存在什么造反的土壤,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僵持吧下来。

    天子不出来表态,谁也没有办法说太子殿下什么不是。

    不过这个时候,太子已经执政了不短时间,朝中也有不少投机之人,投到了太子的门下做事,此时东宫已经不再是一个光杆司令,太子手底下多少有了一些可用之人。

    于是,朝堂乱成了一片。

    每一次朝会,都会有人旧事重提,甚至直接当着太子的面参他失德,有不少人因此惹怒了太子,直接被拿进监狱,但是仍旧有人前赴后继,在太子失德这件事上大做文章。

    一直到十几天之后,那些人见直接上奏无用,以兵部左侍郎陈仲为首,十几个三四品的朝中大员,干脆齐刷刷的跪在了长乐宫门口,对着宫门紧闭的长乐宫哭诉不止。

    “陛下呀,您救一救大晋江山吧!”

    “如此储君,将来我大晋将何去何从?”

    四皇子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兵部尚书,兵部的人都被他打上了自己的标签,这些人没有背叛的余地,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死忠。

    他们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南有南蜀反贼未灭,北有残周势力不死,陛下,社稷如此,您心何以安?”

    “有陛下在,太子尚且强抢民女,他日陛下若……太子便再无所畏,天下将再无所安啊!”

    “陛下不过数月不在朝廷,御史台便有几十言官下狱,朝中亦有大臣被因言获罪,太子没有半点纳谏之心,实非人主!”

    陈仲等人跪地叩首,哭嚎不止。

    他们哭了半个时辰左右,一身紫衣的大太监陈矩,迈步走了过来,看着这些人眉头大皱。

    “陛下刚刚睡下,你们便过来哭闹,成什么样子?”

    陈矩竖着眉头:“一群人在这里闹事,所为何事?”

    陈仲等人跪地叩首,声音齐整。

    “臣等请陛下临朝视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