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可开交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既然看清了京城局势,那么也就不难抉择了,而且接下来魏王府还有一定的观望时间,可以看一看,陛下是不是真的不会废太子。

    如果陛下不废太子,那么兵变也就是必然的事情,更没有什么犹豫的空间了。

    听到魏王殿下这么说,李信也站了起来,拱手笑了笑:“我家全家老小就只有两个人,算起来还是殿下吃亏了。”

    叶璘也起身,面色平静:“我只能自己随着两位去死,若是事败,我便不再是叶家人……”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魏王,没有继续说下去。

    其实如果魏王失败,京城的叶家估计也撑不住多久,但是北地还有一个叶少保,叶家不至于被断绝根系。

    李信笑了笑:“这样说起来,咱们三个当中,还是殿下最为吃亏。”

    既然下定了决心,魏王殿下也放松了不少,他摇头笑道:“若是成了,也是我受益最多,吃点亏也没有什么。”

    叶璘相对要严肃一些,他转头看向李信,沉声道:“李郎将,你现在就可以着手整肃羽林卫了。”

    叶璘说的整肃羽林卫,是指把羽林卫里的世家子剔除出去,否则真到了起事的时候,这些世家子不仅不会跟着李信一起宫变,反而会成为拖后腿的人,甚至会去举发羽林卫。

    李信笑道:“这个倒不用中郎将担心,早在半个月前,左右两营的名单就被我与侯敬德统计出来了,只不过现在不好动他们,以免打草惊蛇,到了…做事的时候,再把他们赶回家或者关起来就是。”

    叶璘站了起来,对着魏王抱拳沉声道:“我先回去禀明父亲,然后就着手去联系一些叶家的旧部,等叶家准备好了,便会通知殿下。”

    魏王殿下连忙还礼:“有劳叶将军。”

    叶璘躬身行礼,然后离开了得意楼,

    李信也对着七皇子抱拳道:“殿下,羽林卫右营多是新兵,还有一些人不堪用,我也要回羽林卫去,好好遴选准备一下。”

    魏王殿下点了点头,开口笑道:“你们两个都在为了魏王府操忙,我反而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李信犹豫了一下,最终缓缓开口:“殿下要可以经常去宫里看一看,尽量多去,这样…就算咱们事成逼陛下退位,殿下有一个孝顺的名声在,以后也不会被人太过诟病。”

    不管怎么说,宫变都是大逆之事,另一个世界的李二号称千古一帝,一生帝业何等辉煌,但是却也始终遮掩不掉玄武门之变的污点。

    魏王也是这样,就算将来他做了天子,史书上也放不过他。

    魏王殿下摇头叹了口气:“宫里我会常去。”

    李信提醒了一句:“再有就是,四皇子与太子之争,咱们看一看便好,殿下用不着支持哪一个,让他们闹去,闹得越大越好,越是闹得不可开交,他们留越是注意不到我们。”

    七皇子含笑点头。

    “信哥儿放心,我省得。”

    ……………………………………

    此时,太子殿下与齐王殿下,的确已经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京兆府身为京城的政府部门,对于缉拿查案很有一手,到了下午的时候,京兆府便在永乐,柳树,明德三坊里拿住了不少张贴告示之人,还从各户人家里搜出了不少文书,有些人家因为私藏文书,也被拿进了大狱。

    与此同时,刑部也把那些上书的御史拿进了大牢。

    不过这一次,太子殿下学聪明了,他没有再次对那些御史下手,而是开始刑殴那些贴大字报的人。

    这些人,都是被人雇佣的泼皮一类,被打了几顿之后什么都说了,但是却没有连累到四皇子头上,只说是西市街的一个帮会老大雇他们做的。

    当京兆府的人赶到西市街的时候,那个帮会老大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线索就这么断了。

    太子这一次愤怒已极,他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干休,这位临朝升殿的太子殿下从受封以来,第一次出离东宫,亲自驾临了京兆府。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太子辇驾到了京兆府。

    京兆府自府尹李邺以下,还有两个少尹以及京兆府的所有官员,都在府门口,恭恭敬敬的把这位太子殿下迎了进去。

    胖胖的太子也李邺的陪同下,进了京兆府的正堂。

    坐在主位上之后,太子喝了口茶,闷声道:“李府尊,那几个张贴告示污损孤名声的泼皮,现在还在么?”

    李邺连忙低头,陪着笑脸:“回殿下,都还在,经京兆府审问,这些人都不识字,他们是受了西市街一个叫做胡老大的人指使,才在三坊里张贴那个……污言秽语。”

    太子殿下竖起眉头,怒声道:“这些泼皮,是如何进入永乐坊的?坊丁还有夜里的巡街使都看不见吗?”

    京城的各坊到了时间就会关闭坊门,像永乐坊这种“贵坊”,甚至还会核查身份,查问你是不是住在永乐坊,而且夜晚宵禁,有坊丁和金吾卫的巡街使巡逻,一般情况下是不太可能出现到处贴满大字报的情况的。

    李信去年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住在大通坊,大通坊相比于永乐坊,就是乞丐一般。

    “这哪里是一个帮会头目可以做到的,他们背后必然还有人指使!”

    李邺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废话吗,不是有人指使,谁敢贴这些东西……

    不过府尊大人还是保持了克制,对着太子拱手道:“太子殿下英明…”

    太子突然看了一眼李邺,然后开口道:“李府尊,本宫现在要提这些泼皮到别处审问,有没有问题?”

    李邺摇头道:“太子要人,自然没有问题。”

    “只是,太子需要给京兆府写一份文书,说是太子把人提走了,以免大理寺核案的时候说不过去。”

    大理寺有点类似于最高司法部门,职权除了审案之外,还有就是勘核全国刑狱有无错漏,不管是刑部还是京兆府亦或是各地刑狱,大理寺都有职权重新审核。

    太子脸色变了变,最终脸色阴沉了下来:“罢了,就不提人了,本宫要亲自带人去审一审这些泼皮,这总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李邺连忙低头:“殿下监国,代行王事,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太子殿下点了点头,闷声道:“带本王去你们的大牢。”

    “是。”

    当天夜里,太子殿下连夜提审了这些贴告示的泼皮,在酷刑之下,这些人纷纷改写了口供。

    到了子夜时分,太子殿下就成功拿到了十几个口供,矛头分别指向了自己的三个弟弟。

    既然不知道是谁做的,那就是你们都做了!

    到了丑时的时候,太子殿下负手准备离开。

    临走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这十几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泼皮,淡淡的说了一句。

    “不要留活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