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零九章 何时动手?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简单的看了一眼这篇文书之后,李信心里隐隐有些吃惊。

    这份大字报,文采斐然不说,开局结尾都有另一个世界某篇文章的味道。

    尤其是结尾那一句。

    试看未来之大晋……

    李信轻轻嘀咕了一声。

    “莫非这个世界也有一个骆宾王?”

    崔九娘从旁边走了过来,对着李信微笑道:“李公子在说些什么?”

    李信伸手把手里的文书递了过去,笑着说道:“有人拟了一份文书,历数太子殿下罪过,写的很是不错,崔姐姐也看一看?”

    崔九娘接过李信递过去的纸张,展开简单看了看,她是出身书香门第,因为家里遭了难才流落风尘,一身才学比起京城里那些才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微微扫了一眼之后,就已经看完了书信上的内容。

    九娘微微叹了口气:“的确是文采斐然,见其文如历其景,让人忍不住对太子心生恨意。”

    说到这里,崔九娘把目光看向文章的最后几句,喃喃念道:“人人可为桓张……”

    她抬头看了一眼李信,开口问道:“李公子以后也可以为桓张么?”

    李信笑了笑:“我不成的,桓相张相都文官,要正经考学的功名才能做到那个位置,我只是一介武官,了不起做到叶少保那种位置,没有资格宰执天下的。”

    大晋文武之分还是很分明的,尤其是文官喜欢区别武将,一个进士出身的文官有机会带兵,但是将领出身的人是绝不可能入三省成为宰相的。

    武将做到顶天,也就是像叶鸣那样做领兵一方的大将,或者像李慎那样,在京城里挂一个兵部尚书的头衔。

    九娘没有礼物再追问下去,而是把那份文书折了起来,又问了几句关于钟小小的事情,李信开口笑道:“小丫头近来很想念崔姐姐,过段时间等京城太平了,我领她来见崔姐姐。”

    崔九娘微微叹了口气:“京城里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呢?”

    “很快了。”

    李信吐了口气,吹出一口白雾。

    “大约就是年关前后的事情。”

    现在已经将进腊月,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李信看来,京城里的争斗,到了年关左右应该就会正式见分晓了。

    李信正在得意楼二楼跟崔九娘闲聊,九娘的丫鬟萍儿突然跑了过来,在崔九娘耳边附耳说了些什么,九娘点了点头,转头对着李信微笑道:“李公子,王爷他在楼上喊你上去。”

    李信对着崔九娘点了点头,迈步朝着得意楼三楼走去。

    进了三楼的雅间之后,李信看到叶璘与魏王两个人隔桌对坐,李信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殿下与中郎将商议好了?”

    魏王殿下点了点头之后,开口笑道:“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叶将军答应的很痛快,但是其中有一个关节与我们意见相左。”

    他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本来我与信哥儿商量的结果是,等到太子与四哥先争出一个结果来,看储君名分花落谁家,若不是本王,咱们就着手兵变,但是叶将军并不这么认为。”

    说到这里,魏王看向叶璘。

    身材修长的叶璘,手里把玩着一个杯盏,闻言淡然道:“魏王殿下若要有动武的想法,就不能陷入被动,依我的意思,咱们要动手,就要提前动手,也不用等什么太子名分,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是。”

    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太子会不会是魏王,这个时候不如横了心,直接开始准备兵变,这样一来,何时动手就掌握在魏王府手里,也不会给别人留出准备的时间。

    但是这样做,也有这样做的坏处。

    毕竟如果太子被废,魏王是有很大机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储君的,若是直接准备兵变,那么无疑是放弃了这个机会。

    叶璘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且不说当今太子会不会被废,就算太子被废了,若是新任储君不是殿下,那新太子可就不会像如今这位太子这样好对付了。”

    这话说的不错。

    如今的这位太子,空有一个临朝的权柄,手底下却无人可用,就像是一个光杆司令一样,假若是另外两个皇子上位,以他们的手腕,用不了多久朝野上下就会被他们掌握在手里,到时候想动也会陷入被动。

    不如像叶璘所说,直接动手。

    李信低头思索了片刻,最终开口道:“中郎将…这个过程里,叶家可以做什么?”

    叶璘呵呵一笑:“我陈国公府也是将门,也可以豢养部曲家将,叶家的家将虽然没有多少,但是也有一千多个人,战力比羽林卫只高不低。”

    说到这里,这位叶四少继续说道:“再有就是京城里的左右金吾卫,巡检司,皇城兵马司,我叶家都有人手在,这些人手不足以让这些衙门参与进来,但是却可以让他们做壁上观,届时咱们只要应对一个内卫便够了。”

    叶璘很专业的从袖子里取出一张京城的堪舆图,铺在了雅间的桌子上,然后用手指了指皇城的位置,闷声道:“进入内城,大事定矣。”

    七皇子还是有些不太忍心。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身为人子,父皇若在,我不忍心反他……”

    叶璘漠然道:“也用不着反陛下,控制了禁宫便可以控制内卫,到时候尊奉陛下做太上皇就是。”

    “做了太上皇,陛下还可以安心养伤。”

    魏王殿下还是犹豫不决,他抬头看向李信,开口问道:“信哥儿……你觉得呢?”

    李信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叶璘。

    “中郎将,我们直接兵变,胜算几何。”

    叶璘默默的看了魏王殿下一眼,开口道:“咱们天黑动手,天亮之前拿下皇宫内城,咱们便赢了,如果……如果魏王殿下能在当天晚上,让宫里乱起来,胜算当在七成以上。”

    这位叶家的四少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先说好,我们叶家是可以下场,但是当夜我与家将都要换上羽林卫衣裳,然后蒙面,若我们不幸战败,叶璘临死之前会毁面而死,给千里之外的大兄留一些回旋的余地。”

    这个很好理解。

    叶鸣叶少保手里是有兵权的,只要京城里的叶家没有被抓到直接谋反的证据,那么即便叶璘参与了谋反,朝廷一时半会也不会动叶家。

    这虽然是自欺欺人,但是却很有用。

    李信沉默了一会,最终抬头看了叶璘一眼,心中暗暗感慨。

    什么叫专业?这才叫专业!

    “中郎将以为,什么时间动手合适?”

    叶璘漠然道:“自然是年节的时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