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百零五章 兵变与扯皮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老实说,以叶家这个规模,想让它翻倍是不可能的,武皇帝与承德天子两代皇帝,才把叶家压制到如今这个地步,就算七皇子即位,最多也只能解开一些对叶家的限制,比如说把镇北军依旧交到叶家手里。

    不过漂亮话还是要说的。

    叶璘听了之后,只是摇头道:“既然老父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翻倍就算了,到时候魏王殿下能够认账便好。”

    李信笑了笑:“中郎将放心,诸皇子之中,最可能认账的就是魏王殿下了。”

    叶璘伸手喝了杯茶,淡淡的看了李信一眼:“你们准备怎么做事?”

    李信也坐在了叶璘对面,思索了一会之后,便沉声道:“先是要等,看陛下会不会废了现在这个太子。”

    “若是废了,就看下一个太子是谁,要是魏王殿下入主东宫,羽林卫只要在即位前后维持住京城秩序,不要让人有可乘之机就行。”

    叶璘皱眉道:“七皇子成为太子的可能性有多少?”

    李信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面对魏王的时候,李信说是七成,但是那都是漂亮话,事到如今谁也说不准承德天子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况且齐王现在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李信也猜不准他有什么底牌。

    叶璘呵呵一笑:“所以你们就准备武力动手。”

    这位中郎将面色平静,直言道:“若我叶家不下场,单单凭借一个羽林卫,你们连一成的机会也没有。”

    “禁军就在城外不到十里的地方驻扎,京城有变他们随时可以进城,一个内卫你们就应付不了,更何况还有金吾卫,京兆府,皇城兵马司,城门兵马司这些有兵有刀的衙门,他们战力虽然及不上两卫,但是人数却是要超过两卫的。”

    李信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

    他很想告诉面前这个叶四少,在另一个世界里有一个教做李二的人,没用多少兵马,也成功兵变了。

    本来李信准备,如果叶家不下场,他就在永安门门口,给另外几个皇子准备一场永安门之变。

    不过想了想,这种话还是不要跟叶璘明说比较好。

    李信淡然一笑:“那么按中郎将的意思,应该怎么来?”

    叶璘眯着眼睛说道:“如果真要动手,首先京城里要乱起来,这样另外几个衙门才会无力顾及宫廷,京城里一乱,羽林卫就只要应付内卫一家了。”

    “如何乱?”

    “放火。”

    叶璘漠然道:“冬季天干,许多东西一点就着,比如说柳树坊中间的那颗一千多年的大柳树。”

    听叶璘这么一说,李信心里本来有些模糊的作战计划,突然明朗了起来。

    放火虽然是个好计划,但是少一个大柳树,能招来多大的动乱?要是真想让京城乱起来,还不如放火烧几个王府,侯府来的痛快。

    比如说齐王府……再比如说……平南侯府!

    想到这里,李信眯着眼睛笑了笑:“中郎将不愧是出身将门,做起事情来来法度俨然,若真有逼不得已的那天,羽林卫就交给中郎将指挥。”

    这话听起来很奇怪,因为叶璘本身就是羽林卫的最高统领,现在反而要李信把羽林卫授权给他。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现如今的羽林卫是在李信手里,没有李信点头,两卫三千多个人,没有几个人会听这位中郎将的话。

    叶璘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还有两件事。”

    “中郎将请说。”

    “第一,我要见一见魏王。”

    李信笑道:“魏王殿下进宫议事去了。等他从宫里回来,卑职便安排中郎将与魏王见面。”

    叶璘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李信,继续说道:“第二件事,就是莫要给我父送酒了。”

    这位中郎将咬牙道:“几天时间,本将被他打了三顿,你再送酒过去,这个家我就没法待了!”

    李信想起了叶老头喝醉酒便喜欢打人的恶习,不由笑了笑,开口问道:“中郎将打不过老公爷?”

    叶璘冷笑道:“本将只是不想欺负老人!”

    说着,这位中郎将起身,气呼呼的走了。

    李信看了一眼他远去的背影,心中暗暗吐槽。

    看叶璘这一副心虚的模样,他的确是打不过他老爹,叶老头也着实生猛,七十多岁了拎人还跟拎小鸡一样……

    实在无法想象他三四十岁的时候,该是何等神勇。

    只可惜,这么一位猛将兄,被朝堂束缚住,四十岁出头就离开了军中。

    ………………………………

    就在李信感叹的时候,东宫里的“议事”,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太子殿下猛然站了起来,脸上的肥肉还在抖动。

    “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在朝堂上说,来东宫在孤面前说,学那些刁民的招数,丢我姬家的脸面!”

    他这句话,自然是对面前的三个弟弟说的。

    这一次议事,只有五位宰辅和四位皇子在。

    这会儿要进腊月了,三皇子仍旧是一身劲装,坐在位置上淡淡的说道:“太子殿下,臣弟被禁足半年,现在仍然被困在赵王府里动弹不得,这事总不会是臣弟做的。”

    太子心中恼恨。

    哪个皇子手下没有听用的人,这种事哪里用的到你亲自去做?

    四皇子姬桓站了起来,对着太子拱了拱手说道:“太子殿下明鉴,臣弟畏冷,这些日子一直躲在家中读书,也有月余没有出门了,背后做这件事的人意欲玷污大兄名声,狼子野心,估计是想取大兄而代之!”

    说到这里,四皇子瞥眼看向魏王。

    “听说老七最近与那个羽林卫的右郎将走的很近,难不成是想哪天用羽林卫逼宫不成?”

    魏王殿下勃然大怒,霍然站了起来。

    “李信进羽林卫之前,我便与他是好友,莫非他做了官之后,我就要刻意疏离不成,那样倒还真显得是我魏王府做贼心虚了!”

    魏王殿下冷笑道:“李信能做到右郎将,全是父皇的意思,两卫都是父皇的私兵,是天子的亲率,将来也会成为大兄的亲率,四哥说这句话,污蔑了兄弟不要紧,连带着污蔑了三千羽林卫,这就不太好了吧?”

    四皇子呵呵冷笑:“有没有做,某些人心里清楚!”

    太子殿下心中更加愤怒。

    自己这三个兄弟,一个个滑不溜秋,捉不到任何把柄,可偏偏又一直躲在背后搞事情,让人愤恨不已。

    他拍了拍桌子,大声道:“父皇重病,是怜你们孝顺,才把你们留在京城,要是你们还要在背后做这些恶事,孤便要禀明父皇,立刻把你们封出京城就藩了!”

    这句话,才是他们的软肋。

    三位皇子都是脸色微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