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七十三章 待时而动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李信这几天,正在忙活着搬家的事情。

    九公主虽然不太乐意,但是在李信跟她说,夫妻成婚之前,是不能住在一起的,这位公主殿下脸色大红,捂着脸就跑开了。

    所以李信正式开始物色他的第三处住所。

    本来按照七皇子的意思,是想让李信搬到永乐坊里去住,这样进出魏王府也要方便许多,但是李信没有同意。

    当初九公主是为了他,才把公主府安置在大通坊的,如今李信要是反而搬离了大通坊,九公主必然会恼恨他。

    而且他也过意不去。

    于是在七皇子的安排下,他们顺利在大通坊买了一套三进三出的宅子,就在公主府不远的地方,可以说跟住在公主府没有什么区别。

    买房子的钱,是从祝融酒的抽成里出的,当初李信与七皇子事先说好,祝融酒李信要抽两成的干股,如今祝融酒不算供应军方,单说在民间的收入,一个月纯利润也要过万两银子,这么庞大的收入下,李信在京城买房已经很轻松了。

    在京城买房,是他上辈子都没能达成的成就,这被子却只用了大半年时间,里完成了。

    为了家宅安宁,李信从老校尉王钟手里,要了一些羽林卫里退出去的老卒的名单,雇佣过来作为家里的家丁。

    羽林卫作为天子亲率,是一个相对年轻的衙门,羽林卫里一般超过四十岁的,就要酌情让他们退出羽林卫了,这些人退出羽林卫之后,或许进入其他衙门任事,或许就散落到地方上默默无闻。

    王钟在羽林卫里做了几十年的校尉,自然有不少羽林卫老卒的名单,李信用一贯钱一个月的工资,雇了大概二三十个精悍的羽林卫老卒充作护卫,总算是没有了隐患。

    搬家之后,原本有些闷闷不乐的钟小小也开心了不少,开始在这个新家里四处转悠,熟悉新环境。

    先前借住在公主府的时候,小丫头就从来不出自己的院子,很是怕生。

    这个宅子很大,但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还需要找人翻新一下,李信也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下,先把住人的院子清扫了一遍,让人把床褥什么的都安置好,又给小丫头单独弄了个房间。

    安置下来之后,小丫头就抱着一堆柴火,要去厨房里烧火。

    在公主府,什么都有下人照顾着,小丫头已经许久没有烧火了。

    李信上去伸手把她抱了起来,一只手捏了捏她已经有一些肉感的小脸蛋,呵呵笑道:“用不着你忙活了,哥托人在牙行买了几个使唤丫鬟,下午应该就会送来了。”

    钟小小眨了眨眼睛:“什么是使唤丫鬟?”

    李信耐心给她解释:“就是干活的丫鬟。”

    小丫头点了点头:“那我也是使唤丫鬟。”

    李信听她这么说,心里多少有些心酸。

    这丫头今年才六岁多,但是李信认识她开始,她基本每天都要做活,从劳动量上来说,她比大户人家的使唤丫鬟还要吃苦。

    李信捏了捏她的脸蛋,轻笑道:“你可不是使唤丫鬟,你是哥的宝贝妹妹。”

    小丫头仍旧有些迷惑。

    “妹妹就该给哥哥烧火呀。”

    在她心目里,每天烧火做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正是因为这个朴实的性子,才格外招人喜欢,不管是李信还是崔九娘,都特别喜欢这个小丫头。

    兄妹俩正说话的功夫,院子门口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李信推开房门,一身蓝色衣裳的七皇子,迈步走了进来。

    “信哥儿,我已经让牙行给你送来了十个使唤丫鬟,你先用着,如果不够再跟我打招呼就是。”

    经过几天时间,如今的七皇子已经冷静了下来,不再像最开始几天那么慌乱了。

    十个高矮差不多的丫鬟站成一排,在牙行牙婆的指挥下,对着李信恭敬行礼。

    “婢子们见过主家老爷。”

    这些丫鬟,生的虽然不算绝色,但是一个个都还算清秀,最难得是高矮都差不多,显然是牙婆精心挑选的。

    更难得的是,她们是七皇子亲自送过来的。

    这十个丫鬟里头,必然有魏王府的人,不过李信现在与魏王府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也没有什么隐瞒之事,再加上他还要靠着魏王府翻身,这种时候只能装作不知道,对这十个丫头笑道:“你们都先下去,等明天我再给你们安排事情。”

    李信给了最前面那个丫鬟一点钱,沉声道:“你们去采买一些床铺回来,把自己安顿下来。”

    这个年纪看起来十岁的丫鬟恭敬低头,匆匆退下了。

    李信这才拉着七皇子,到自家大堂里坐了下来,微笑道:“殿下什么事情这样开心?”

    七皇子面带笑意,微笑道:“东宫里传来消息,说是太子殿下因为政见不和,热恼了门下侍中桓楚,结果那位桓相恼怒之下,直接拂袖离开了东宫,告病回家了!”

    执政几天,就得罪一个实权宰辅……

    这位太子殿下,真是一个鬼才啊…

    李信摇了摇头,沉声道:“那位桓相,我有幸见过几次,是个很有风范的智者,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冲撞太子,定然是太子有失份的地方。”

    七皇子脸上的笑容更甚。

    “信哥儿还记得你上次去南疆任监军使的时候,平南军发到京城请抚恤的奏书么?”

    李信眯了眯眼睛:“记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陛下只发了第一批抚恤,后面就拖着了。”

    当时平南军谎报阵亡人数,向朝廷讨要抚恤,朝廷又不好不给,这个抚恤发一部分的建议,还是李信向承德天子提的。

    魏王殿下终于憋不住笑意,抚掌笑道:“今日早上,太子他从尚书台里翻出了平南军请求抚恤的奏书,这奏书是被父皇打回尚书台的,他居然给批了!”

    “桓相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与大皇兄起了冲突,被大皇兄赶出了东宫,进而一怒之下,告假回家养病去了!”

    李信眉头微皱:“这位太子殿下……莫非是不识字不成?”

    平南侯府如今的下场,哪怕是京城的老百姓都看出了不对,这位太子殿下,竟然全无觉察?

    执掌朝政,自然要广施恩德,但是施恩也不是这么一个施法,你给平南军发了钱,莫非平叛了三十多年的平南军还能感谢你不成?

    李信皱眉思索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想不明白大皇子是个什么意思。

    魏王殿下面带笑意,低声道:“信哥儿,父皇果然没有给东宫派三师。”

    李信用手敲了敲桌子,思忖片刻之后,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殿下,羽林卫右营已经征募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