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他比我厉害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这个时候,李慎自然是不应该回来的。

    他只要坐镇南疆,便可以进退自如,静观京城变化,哪怕京城平南侯府的人死绝了,也不会影响到南疆的李慎,他大可以从容布置。

    说的无情一些,平南侯府的世子李淳既然死了,那么京城里剩下的人,其实并不怎么值得留恋。

    且不说李慎在南疆有没有另外的儿子,就算没有,这位柱国大将军今年才四十三岁,大可以再生一窝出来。

    可是他偏偏就回来了。

    这种做法让所有人都猜不透李慎的心思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信刚刚起身洗漱,公主府的下人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对着李信作揖道:“李公子,宫里的公公来了,公主让您去正堂接旨意。”

    李信皱了皱眉头。

    昨天皇帝让魏王殿下传话,让他出城迎接李慎,按理说这就已经可以算是口谕了,怎么今天宫里又送来了旨意,莫非是天子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李信放下手里清洗牙齿的柳枝,点头道:“知道了,我换身衣服就去前厅正堂。”

    这个下人点了点头,躬身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凉了,李信换了一身青色的棉袍,系好腰带之后,迈步走出了自己的院子。

    这时,他来到大晋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时间,他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段时间他又听从王钟的教导,经常买些牛肉回来滋养身子,到现在,李信的身高比起去年的时候高出了不少,已经有些修长的意思。

    此时的李信,全然没有了去年那种怯人的感觉,一眼看去就是一个翩翩少年。

    走到正堂之后,李信才发现来的人是大公公陈矩。

    陈矩一般是不出宫宣旨的。

    他是内侍监的太监,内侍监虽然是八监之首,但是草拟,宣读圣旨的活,往往是八监之一的秉笔监在做,用不着陈矩亲自出宫跑腿。

    可以这么说,但凡是这位大公公出宫宣读的圣旨,无一例外是圣天子上了心,不容有错漏的。

    李信连忙拱手道:“不知是大公公到了,有所怠慢,有所怠慢。”

    陈矩看了李信一眼,随即缓缓叹了口气:“李郎将,陛下有命,让你现在就去城南的正阳驿,迎平南侯李慎入京。”

    李信皱了皱眉头。

    正阳驿是京城南边官道上的一个大驿站,距离京城大概二百里的样子。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天七皇子送过来的消息里,就说李慎到了正阳驿,怎么现在一天时间过去了,他还在正阳驿?

    李信低头问道:“大公公,出城迎接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哪有出城二百里迎接的道理?”

    陈矩微微摇了摇头,从袖子里取出一封杏黄色的书信,递在李信手里:“这是陛下的手书,你去了正阳驿递给李慎,否则他不愿意进京。”

    果然,李慎不可能就这么进京城。

    看现在这个局势,他应该是在正阳驿停了下来,然后派人给宫里送了信,与承德天子商量了什么条件,而陈矩递给李信的书信,就是承德天子给李慎的答复。

    听陈矩的这个意思,天子是答应了李慎的条件的。

    李信沉默了一会,最终双手接过这封天子的亲笔信,低头道:“卑职知道了。”

    陈矩抬头看了看天色,沉声道:“时间不早了,你现在便出发,晚上应该就可以到正阳驿了,到明天城门关闭之前,必须把李慎带进京城!”

    李信苦笑了一声。

    “大公公太高看卑职了,他若是不愿意进城,卑职如何能奈何得了他?”

    陈矩深呼吸了一口气。

    “罢了,你尽量早点把他带会京城就是。”

    李信咳嗽了一声,点头道:“好,卑职这就出发。”

    说着,他与九公主还有钟小小发了个招呼,从公主府的马厩里牵出了自己的那匹乌云马之后,又带了些干将饮水,在得胜大街上翻身上马。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 tart=”_blank”>https://..</a> ” tart=”_blank”>https://m..</a>

    大通坊在城南,距离南城门很近,李信手持羽林卫腰牌喝开了南城门门丁的阻拦,一路沿着官道朝着正阳驿飞奔。

    乌云马认主,这段时间李信受伤,也没有人能骑它,养了不少膘出来,此时骤然出城,便撒开蹄子在官道狂奔,跑的酣畅淋漓。

    到了傍晚的时候,李信到了正阳驿。

    刚一下马,他就看到了正阳驿附近连绵不绝的帐篷,连成了一片营帐。

    嘶……

    看帐篷的数量,李慎最少带了五百以上,甚至上千人到了正阳驿,看这个情况,估计只要和承德天子谈崩了,立刻就要掉头回南疆去。

    有这些部将在,除非禁军把他们围住,否则那些地方上的人根本不可能拦得住这些悍卒。

    这些人大多有马,只要附近斥候布的足够多,足够远,全员步卒的禁军基本没有机会把他们围起来。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翻身下马,走到营帐门口,弯身抱拳道:“羽林卫右郎将李信,奉陛下之命,求见李侯爷。”

    这个守门的兵丁点了点头,转身进去通报,没过多久就有一个人走出来,领着李信朝营帐深处走去。

    李慎虽然做人不怎么样,但是做事还是很厉害的,这片营帐被他按照军阵布置,相互可以从容支援,而那个名叫正阳驿的驿站,就被这些帐篷围在中间,充当帅帐。

    在这个兵丁的带领下,李信顺利的走到正阳驿的门口。

    说是一个驿站,其实就是十来间平房组成的一个小院子,这个小兵面无表情。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 tart=”_blank”>https://../</a>

    “大将军就在里面,你进去罢。”

    李信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李慎就坐在正阳驿的院子里,此时的他并未着甲,而是一身黑衣,应该是在哀悼亡子。

    相比于上一次见面时的渊渟岳峙,此时的李慎相对来说要憔悴了一些,他坐在院子里,对于李信的到来并不奇怪,只是淡淡的看了李信一眼。

    “陛下的回信,带来了没有?”

    李信从袖子里取出那封杏黄色的书信,递在李慎手边,李慎有些暴躁的撕开信封,扯出里面的纸张,看完之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本将知道了,你自回去罢。”

    李信心里怒了。

    你儿子又不是我杀的,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比?

    他强忍住心中的怒火,低头道:“李侯爷,陛下的意思是,让你同我一起回京去!”

    李慎抬头看了李信一眼,面无表情。

    “本将与陛下说了,要把李延送出京城,本将才会进京,陛下在信里也答应了,现在李延还没有出京,本将为何要进京?”

    李信皱眉道:“这是什么道理?”

    “必须有一个姓李的在蜀郡主持平南军。”

    柱国大将军仍旧面无表情。

    “论打仗,李延比我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