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三十三章 水浊了!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李信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他只觉得胸口闷的厉害,喘气都有些困难,勉强睁开眼睛之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可以确定的是,这里不是自己的家,也不是任何一个他去过的地方,看装饰,也不太像是宫里。

    李信受伤很重。

    昨天夜里,他与那个刺客首领搏斗的时候,被狠狠的踢了两脚在胸口,一个成年人全力一踢,威力都已经十分可怖,更何况是那种被训练过的死士。

    如果不是这大半年时间,他一边滋养身子,一边跟王钟练拳,身子养好了一些,这个时候他恐怕都不一定能醒的过来。

    李信咳嗽了几声,只觉得嘴里口干舌燥,他哑着嗓子开口道:“水……”

    听到房间里有响动,一个俏丽的身影立刻冲了进来,坐在了李信床边。

    “李信,你终于醒了……”

    九公主抹着眼泪,声音里满是惊惶。

    “你都睡了快一天一夜了,大夫说你有可能醒不过来了!”

    姬灵秀此时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麻雀一样,声音里都是颤音。

    李信咳嗽了一声,开口道:“水……”

    这位公主殿下如梦初醒,连忙给李信喂了一碗水,喝了水之后,李信闭上眼睛,勉强恢复了一些力气。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向这位九公主。

    “陛……陛下他怎么样了?”

    承德天子决不能死!

    如果此时这位皇帝陛下死了,李信还有羽林卫右营这八百个羽林军都是必死的局面,谁也保不住他们!

    如果承德天子未死,那么李信多少算是救了他一命,虽然功不抵过,但是怎么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九公主擦了擦眼泪,声音有些害怕:“我不知道……”

    “今天早上禁卫护着父皇回宫,咱们才听说父皇出了事,说是在北山遇了刺客,可是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去宫里求见父皇的时候,都被近卫营的人拦了下来,不给我们进去……”

    九公主眼神有些惶恐,颤声道:“现在,就只有四位皇兄在宫里等着,七哥他让人把你送到我这里来,说是让我先照看着你……”

    李信又咳嗽了几声,缓缓吐出一口气。

    京城的水,彻底浑浊了……

    李信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到底是谁想要杀这位天子,又是谁能够手眼通天到这种地步,能够在这种夷三族的大事上,走通周大年的门路……

    李信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之后,他才感觉到肩膀和后背才传来刺骨的疼痛。

    “魏……魏王殿下此时,还在宫里?”

    九公主低声道:“七哥跟我说,叫你先在我的公主府养伤,不要想太多,这件事无论如何他会把你保下来…”

    说到这里,这位公主殿下咬了咬牙:“李信,你到底做了什么?”

    李信力气用尽了,有些乏力的闭上眼睛,低声道:“我应该是…被人给害了……”

    不过这话一出口,李信就摇了摇头:“不对,我没有这么大的份量…”

    他刚才有些怀疑是有人借周大年来害他这个羽林卫右郎将,但是转念一想,他不过是朝堂上的一个小虾米,应该没有人会用刺杀天子这种牛刀来杀他这个鸡。

    太浪费了……

    此时,京城的局势李信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他只觉得有些头痛,于是闭上了眼睛:“殿下,我有些乏了,要睡一会…”

    “魏王殿下来了,记得喊我起来。”

    姬灵秀拉了拉李信的衣袖,轻声道:“大夫给你熬了药,你喝几口再睡!”

    李信只觉得困乏无比,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满脸都是倦色的魏王殿下,坐在了他的床边。

    李信的精神顿时振奋了一些,哑着嗓子问道:“殿…殿下,陛下他怎么样了?”

    “不知道。”

    七皇子摇了摇头,神色复杂的说道:“从北山回宫之后,太医就一直进出未央宫,我与三位皇兄就跪在未央宫门口,直到今天早上,陈矩才把我们赶了出来,叫我们回府等消息。”

    李信犹豫了片刻,最终咬了咬牙问道:“殿下……”

    李信还没有说出这句话,魏王殿下就摇了摇头:“羽林卫右营八百个羽林郎,都被拿进了大狱等候发落,你那两个兄弟算是救驾有功,没有进大牢,不过也被限制在了羽林卫大营,等候发落。”

    七皇子长叹了一口气:“连叶璘还有侯敬德,都受到了牵连,我能把信哥儿送到小九这里来……已经是担了责任了。”

    魏王殿下看了一眼李信,语气有些无奈。

    “信哥儿要理解我才是。”

    李信默然点头:“殿下说的是。”

    圣天子乃是九五至尊,如今因为羽林卫右营失职,置君父于险地,若不是因为李信等三人护驾有功,此时这八百个人的人头估计都落地了!

    周大年等人死有余辜,甚至周大年的家人们也逃不掉罪衍,但是羽林卫其他的人都是无辜的。

    想要给他们脱罪,就必须要承德天子亲自开口。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殿下,这次刺杀…会不会是…”

    七皇子脸色变了变,摇头道:“储君未定,几位皇兄都不会做这种蠢事,就算他们……得手了,皇位也不会落到他们手上!”

    李信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是皇子们动的手,那么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要对天子下手呢?

    七皇子拍了拍李信的肩膀,摇头道:“信哥儿你这段时间就尽量安心在这里养伤,朝廷那边我会尽量帮你保住羽林卫,有什么消息,我也会随时送到小九这里来。”

    说到这里,七皇子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我也有一天一夜没有睡了,我要去稍微睡一会,等醒了之后,还要进宫去探望父皇。”

    李信半躺在床上,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殿下,羽林卫右营不会牵连到魏王府罢……”

    “羽林卫右营这次过错不小,自然会牵连到魏王府。”

    魏王殿下停住脚步,摇头道:“所以他们我是保不住的,不过信哥儿却不会,昨天夜里你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救了父皇的性命,这是许多人亲眼看见的事实,无论是谁要动你,我都不会答应。”

    说罢,七皇子勉强一笑:“你在这里先修养一段时间,等你伤好了再说。”

    李信沉默了一会,最终涩声道:“殿下,如果宫里那边……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你就要准备夺嫡了…”

    七皇子沉默了一会,最终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迈步离开。

    李信眯了眯眼睛,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