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次重要的探监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大理寺诏狱。

    所谓诏狱,就关押是皇帝亲自下诏抓捕的犯人,一般来说九卿级别的官员才有这个殊荣,因为到了九卿的级别,除非皇帝下诏,否则三法司也是没有办法定罪的。

    可是现在,李季这个从五品的羽林卫郎将,有幸被关押在了里面。

    这天傍晚,一身正常服的兵部侍郎李延,来到了大理寺,见到了准备休班回家的大理寺卿严守拙。

    严守拙今年已经五十好几岁了,他这个年纪,基本上是要在大理寺卿的位置上做到头,而且这位严正卿身子也不是太好,朝野上下不少人觉得他会死在任上。

    大理寺卿与兵部侍郎同为正三品,李延来了,严守拙自然是要接待的,在大理寺卿的班房里,严守拙亲手给李延倒了一杯茶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李侍郎怎么有空到我大理寺来了?”

    李延微微低头,微笑道:“特来求严卿正一件事。”

    严守拙脸色微变,开口道:“李侍郎不会是要见那个侵犯李季吧?”

    李延长呼了一口气,开口道:“正是这样,严卿正在朝为官多年,自然知道李季是平南侯府举荐入朝的,如今他犯了事,落了难,小弟必须要去见一见他,若他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交代,平南侯府还是要尽力去办的。”

    严守拙摇了摇头:“李侍郎想的太严重了,据本官所知,李季他虽然作了恶,但是行事颇为严谨,手底下没有亲自沾染人命,那些死了的人多半是自杀的,他身上的罪责不重,坐牢是要坐,但是不会要了性命,李侍郎尽可以放心。”

    李延沉声道:“卿正大人,你也是大家族出身,理当知道这里面的份量,李季是我侯府举荐的,他出了事,侯府需要给朝廷,给李氏一个交代,无论如何,在下也要见他一面。”

    严守拙面带难色。

    “李侍郎,非是本官不通情理,只是这李季是陛下亲自下令拿的,如今三法司还没有提审,没有陛下的手令,谁也不好见他,若是传出去,大理寺上下都有罪责。”

    李延从袖子里取出一沓大通钱庄的不记名汇票,缓缓放在桌子上。

    “卿正大人,这是我平南侯府给大人的一点心意。”

    严守拙目光闪了闪,瞥向了桌子上那一沓大通钱庄的汇票。

    每一张是一百贯,加一起最少有好几千贯钱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钱走不通,但是给这位大理寺卿的钱很有讲究,必须不多不少,少了求不动他,多了会引起他的怀疑。

    几千贯钱,刚好就是不多不少。

    严守拙沉吟了片刻,最终缓缓低头:“李侍郎要进诏狱可以,但是须得换上狱卒的衣裳,进去之后,不得超过半个时辰。”

    李延痛快点头:“多谢严卿正成全。”

    片刻之后,一个诏狱的老狱卒,在严守拙的授意下,带着同样身穿狱卒衣裳的李延进入大理寺诏狱。

    这其实是司空惯见的事情,毕竟能关在诏狱里的,当初都是大人物,有人会想着法子进来见他们,并不奇怪。

    大理寺的诏狱里其实没有多少人,数来数去不过五六个人,毕竟到了九卿那个级别,真正与皇帝闹翻脸的并不是特别多。

    即便是闹翻脸了,也很难活下来。

    老狱卒领着李延,走到了一间新的牢房里,打开牢门之后,老狱卒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只半个时辰,多了便容易出事了。”

    李延微微点头:“知道了。”

    这个老狱卒说完话之后,很识相的走开了。

    李延在牢房里头蹲了下来,看向前面这个头发散乱的中年男人。

    李季本来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平日里头发都是梳理的一丝不苟,但是骤然被拿进大狱,心态起伏之下,整个人变得披头散发,颇为狼狈。

    李延轻声开口:“李季,你还认得我么?”

    李延久不在京城,与这位羽林卫的郎将,总共加在一起见了不超过三面,两个人并不熟悉。

    李季抬起头,先是看着穿着狱卒服色的李延微微皱眉,过了一会之后,终于认出了李延是谁,然后这个面色白净,留了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立刻激动了起来。

    “李……二哥,你是来救我出去的?”

    李季今年也四十岁左右了,但是大起大落之下,竟然有些像是个孩子。

    李延淡然开口:“一时半会之间,你肯定是出不去了。”

    说到这里,李延顿了顿之后,补充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死不了,最多就是在牢里待上几年,便可以出去了。”

    李延大摇其头。

    “二哥,可不能这么说,这大牢里……尽是些肮脏,哪里是人待的地方?”

    他是世家子出身,平日里最爱干净,甚至到了洁癖的地步,大牢里到处都是腐烂的臭味还有就是老鼠,他在这里一刻钟也待不下去。

    李延低喝了一声:“你是要干净,还是要命?”

    李季乖乖的老实了下来,没有说话。

    李延压低了声音,沉声道:“你听好了,我废了大力气进到诏狱里来,不是跟你说这些废话的,我问你,你在羽林卫待了这么久,手底下有没有死忠?”

    李季愕然看了李延一眼,过了片刻之后愣愣的点了点头:“有……有一些…”

    他在羽林卫做了接近十年,光做郎将就做了四五年,手底下自然有不少死忠。

    “你现在说话,他们还听么?”

    李季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想来是听的。”

    李延闭上了眼睛,开口道:“那好,你现在把他们的名字都念出来,我尽量记下。”

    李季嘴唇抖了抖,开口道:“二……二哥,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这个羽林卫郎将,身子几乎都要打摆子了。

    “二哥,你不会是要用他们……”

    他最后几个字没有说出来,也不敢说出来了。

    李延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放一万个心,用你的人做这种事,你愿意我还不放心呢!”

    这位兵部侍郎淡淡的看了李季一眼:“你这次在牢里少说也要三年做好,你现在说出来帮到了我,你在外面的家人,平南侯府会帮忙照抚,你要是不愿意,你这些年做下的恶事,足够你家里人跟着遭殃了!”

    “别……我说。”

    一口气说了六七个名字之后,李季面色苍白,开口道:“二哥,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如果你真要用他们……,做那个事情,将来朝廷追究下来,就不止是你我两家的事情了,整个赵郡李氏,都要受到波及!”

    “你放心。”

    李延缓缓站了起来,开口道:“我就是想用他们做什么大事,凭借你的威信,他们也不会愿意做。”

    说着,李延站了起来,走出了大理寺诏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