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一十六章 努力扫除绊脚石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平南侯府发生的事情,李信当然不知道,李慎与李延密谋的东西,也不是他这个层级都够理会的。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现在的目标就是把羽林右郎将李季给弄下去。

    这个说实话还是有些难度的,因为相比根基来说,李信来羽林卫不过大半年时间,而这位右郎将在羽林卫已经七八年的时间,羽林卫右营几乎上上下下有不少李季的心腹,想要骤然把他弄下来,是不现实的。

    所以要找一个帮手。

    李信从宫里出来之后,就去了一趟羽林卫大营,首先是把自己手下的两个校尉营整编了一遍,其中一个校尉营的校尉就是老校尉王钟,另外一个校尉营,则是选了一个被沐英顶掉了位置了哨官梁大雷担任校尉。

    不过这东西李信说了不算,他只是给个提名意见,再要层层报上去,交给上面堪核。

    一般来说,像李信这种信任的都尉整编属下,给出的意见上面都不会驳回来,因为毕竟要在李信手底下做事,真闹得僵了,上面就算派下来人也做不下去。

    李信找来一张纸,先是把自己手底下将官的提名统统写了上去,然后把这些人拉到一边说话。

    李大校尉面色严肃,对梁大雷沉声道:“现在本都尉去找侯郎将谈事,这个校尉营就你先带着,暂代校尉之职。”

    “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校尉营就在羽林卫大营里正常训练,有什么事情随时过来找我。”

    这会儿李信已经比半年前长高了不少,再加上这几个月去了一趟北边,晒黑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一下子长了好几岁,从前的稚气消失不见,说起话来居然有了一些威严的味道。

    梁大雷是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在羽林卫厮混了十来年才做到哨官,听到李信这句“暂代”之后,眼见自己这个校尉的位置已经*不离十,顿时激动不已,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李都尉放心,卑职一定实心做事!”

    李信转头,对着另一边的王钟笑道:“王师父,您是老人了,这里您帮着看着点,弟子去忙些事情。”

    王钟冷笑一声:“李都尉,你欠我的烈酒可还没有送过来。”

    李信陪了个笑脸:“这几天不是忙么,王师父放心,回头我亲自给您抱过来。”

    说着,李信朝羽林卫大营的东院走去。

    羽林卫的西院是羽林郎生活的地方,东院则是高层办公的地方,说起来如今李信也成了都尉,在东院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现在东院的那些班房里,已经有了他的一间。

    不过他大多时间都还是在校场里,不是经常待在“办公室”。

    到了东苑之后,李信敲响了左郎将侯敬德的房门。

    过了片刻之后,侯敬德班房的房门才被打开,脸色有些微红的侯敬德满身酒气,见到李信之后,这个大汉才咧嘴笑了笑:“原来是咱们羽林卫最年轻的李都尉,来,快进来坐。”

    说着,他把李信引了进去。

    侯敬德嗜酒,这件事羽林卫左营人尽皆知,右郎将李季还多次拿这件事攻讦侯敬德,不过侯敬德做事的时候从不糊涂,家里又多少有些背景,因此一直牢牢地坐在这个郎将的位置上。

    李信伸手从袖子里取出名单,递在侯敬德身前,笑道:“郎将大人,这是卑职手底下两个校尉营的将官人选,其中有不少是在北边立了功,朝廷封赏升官的,劳烦郎将大人替卑职递到上面去,早些把他们的职位定下来。”

    侯敬德大咧咧的接过李信手里的名单,随手放在桌子上,咧嘴笑道:“李都尉放心,老侯一会儿就递到长史那里去,保证都给你批了,一个不落。”

    这会儿,整个羽林卫谁不知道左营出了一个叫做李信的少年都尉?

    这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人进入羽林卫短短大半年的时间,就从一个队副坐火箭一样升到了都尉的位置,就是傻子也看到了李信背后巨大的能量!

    王侯世家子也不过如此!

    侯敬德虽然看起来是个莽汉,但是他心里通透的很,这个时候对李信都是客客气气的,半点没有上司的架子。

    娘的,这个家伙大半年就做到了都尉,谁知道会不会那天突然摇身一变做了羽林中郎将,成为自己的上司?

    李信微微低头:“多谢郎将大人。”

    “李都尉客气了。”

    侯敬德拉着李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突然伸手拍了拍李信的肩膀,压低了声音:“李都尉,你我之间也算是有一点善缘,我痴长一些年岁,你老实告诉老大哥,你在北边这个军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侯敬德满脸的胡茬的大脸上,满是大大的疑惑。

    “那些边军,个个视军功如命,就算你们真的杀了不少北胡,这军功怎么也会被他们分去大半,你们的请功我也看了,他叶鸣这次就这么大方,把功劳几乎全部让给了你们?”

    说到这里,侯敬德顿了顿,嘿嘿笑道。

    “再有,哪里就这么凑巧,你们刚好走到那里,北胡就刚好打过来了?”

    李信抬头看了一眼侯敬德。

    这个看起来像是无脑肌肉男的糙汉子,居然一点都不蠢。

    比李淳要聪明多了。

    侯敬德嘿嘿笑了笑:“兄弟你要是不方便说,那就不要说了,当老哥哥没有问就是。”

    从前侯敬德在李信面前,都是自称“本将”,或者“老子”,但是现在,短短几句话的功夫,他就已经和李信兄弟相称,就差拜把子了。

    这便是官场,这便是朝堂。

    只要想在这上面攀爬,人人都要是势利眼。

    李信面色肃然:“郎将大人,这事还真是事有凑巧,北胡入侵的时候刚被我们路过那里,我们厮杀了一整个晚上,卑职手底下的兄弟还死了三四十个在那里。”

    “至于叶大将军。”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叶大将军想来是念着我给陈国公府送了不少烈酒,卖了我一个面子。”

    侯敬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原来是这样,那兄弟你还真是鸿运当头,来,老哥哥这里有烈酒,我给你问倒一杯,庆贺你升迁之喜!”

    说着,他从一旁拿来一个碗,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酒坛子,给李信倒了满满一碗烈酒。

    李信摇了摇头。

    “郎将大人,羽林卫大营里,不得饮酒。”

    侯敬德哈哈一笑,端起自己的那个碗,仰头一饮而尽。

    “去他娘的规矩,老哥哥我在这里喝了这么多年了,这规矩也没把我如何了!”

    李信坐了下来,把那个酒碗端在手里,咬了咬牙,仰头一饮而尽。

    侯敬德有些诧异的看了李信一眼。z

    李信面色严肃了起来,抬头看向侯敬德。

    “郎将大人,你可知道右郎将李季,有什么痛处可以拿捏?”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