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零二章 螟蛉子侍郎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李信在边关忙碌的时候,京城那边也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平南侯府被李信大闹了一次之后,有些一蹶不振的味道,李淳这个人虽然有些愚蠢,但是他毕竟是平南侯府的世子,他实实在在的代表了平南侯府,可是承德天子毫不留情的剥掉了他身上所有的官勋,这让京城里的文武百官们,都接收到了一些“信号”,整整一个多月时间,没有任何人再跟平南侯府往来。

    玉夫人也闭门谢客,这个昔日里风光无限的候门,似乎即将走向没落。

    但是这一天,许久没有出门的玉夫人,带着瘦了一整圈的世子李淳,以及几个部曲家将,一大早就出了家门,赶往了京城的南门。

    几个人一路出了京城南门之后,还要继续往南走。

    这个时候,几个形容普通的人,已经悄悄的跟在了这几个人身后。

    玉夫人和李淳,算是质子之类的角色,朝廷不会明面上限制他们的行动,但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离开京城,或者说离开朝廷的目光。

    玉夫人带着儿子,一路走到了南城门外的十里亭。

    在这个交通很不方便的年代,朋友亲戚如果不在一个城里,相见是非常不容易的,一般走亲戚最少也会住上十天半个月,甚至大半年再走,相送的时候自然也是依依不舍,一般会送出城十里。

    这个十里亭,就是迎来送往的地方。

    玉夫人带着瘦了一圈的儿子,静静的坐在十里亭,目光望向那边。

    李淳目光有些闪闪烁烁的。

    上一次绑架钟小小的事情之后,玉夫人一没有打他,二没有罚他,只是再也没有搭理过这个儿子,这比打李淳一顿更让他难受。

    李淳在十里亭坐下来之后,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阿娘,咱们在这里接谁啊?”

    玉夫人面色平静,没有跟李淳说话。

    说句不好听的,李淳如果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这会儿估计已经被玉夫人亲手掐死了。

    李淳见母亲不理自己,苦笑一声,重新坐了下来,对着身后的一个四五十岁的大汉开口道:“孟叔,咱们是来这里迎谁啊?”

    这个大汉叫做孟焦,是平南侯府的护卫长,也是那一千多个部曲的老大,早年跟在老侯爷身边的猛将,后来身上受了伤,就被安排回了京城,一边在侯府做事,一边帮忙带那些桀骜不驯的老兵油子。

    平南侯府的部曲,大多都是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打架闹事都是正常的事,孟焦能镇的住他们,说明他在军中的威望极高。

    孟焦对着李淳微微躬身,沉声道:“回小侯爷,是二爷要回来了。”

    李淳身子微微一颤。

    孟焦口里的二爷,就是老侯爷李知节的义子,平南军的副将李延,这个李延,少年时候就跟在平南侯李知节身边,论军功比李慎只多不少,前几个月李慎回京处理事情的时候,平南军就是李延在代掌,可以说是李家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

    从李慎接任平南侯以来,李延就很少再回京城,一般都是在南疆帮忙处理军务,现在李延无缘无故回来了,多半是因为自己的事情……

    上次钟小小的事情之后,李淳也知道自己犯了错,可是玉夫人一直没有责罚他,这就让他更加惴惴不安,此时李延突然回京,让这位小侯爷心里猛地颤了颤。

    想到这里,李淳勉强笑了笑:“孟叔,二叔他突然回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孟焦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听说是要回京任事……”

    他一句话说了一半,玉夫人就横眉看了过来,开口道:“就你话多!”

    孟焦当即住口不言,笑呵呵的挠了挠头。

    一行十几个人,在十里亭等了好几个时辰,到了快下午的时候,南边的官道上才来了有几个黑点奔了过来,跑近之后是几匹大马,玉夫人带着李淳迎了出去。

    这几个人,为首的一匹马上,坐着一个壮汉,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单衣,一看就是军汉,远远的看到玉夫人之后,他连忙跳下马,对着玉夫人拱手道:“见过嫂夫人。”

    玉夫人脸上露出笑意:“二叔一路辛苦了。”

    身后的李淳,恭恭敬敬跪倒在地,给李延磕头道:“侄儿见过叔父。”

    李延认真的看了李淳一眼,最终摇头叹了口气,伸手把李淳扶了起来,摇头道:“小侯爷不用这么客气,起来说话。”

    这一两个月,巨大无比的压力压在玉夫人一个人头上,让这位平南侯府的主母憔悴了不少,此时李延回来,李家总算有了一个可以主事的男人,玉夫人轻松了不少,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一两个月,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二叔回来便好,二叔回来了,李家就有了一个可以做主的主心骨,我也不至于没了主意。”

    上一次,承德天子对平南侯府的责罚可谓极重,一时之间玉夫人也不知道那位天子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两个月时间常常战战兢兢,很是难熬。

    李延微微低着头,开口笑道:“京城的事,大兄已经与我说过了,嫂夫人不必太过忧心,有大兄在,你们在京城就稳如泰山,出不了什么大事。”

    玉夫人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外人之后,低声道:“倒不是担心自身的安全,只是怕没有做好事,拖累了李家,到时候可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李延虽然也算是李家的儿子,但是毕竟是螟蛉子,对于这种话题不太好插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嫂夫人放心,以后我应该就会一直在京城里做事,不会再回南疆去了,有我在京城里,大家相互也有个照应。”

    “有二叔在京城,自然万事相安。”

    说到这里,玉夫人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李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我家这个儿子,太不成器,二叔既然要在京城做官,可要帮忙调教调教才是。”

    李延淡然道:“小侯爷行事的确有些鲁莽了,小弟有空,会教他一些做事的道理。”

    玉夫人点了点头,微笑道:“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酒菜,咱们快些回家,给二叔接风洗尘。”

    李延低头颔首:“有劳嫂夫人了。”

    一行人从京城南门重新进了城,见玉夫人回来之后,那些暗中盯梢的人也就不见了踪影。

    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到了平南侯府门口,李延抬头看了一眼平南侯府的匾额,颇有些感慨:“许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他是李知节从小收养长大的,小时候也在京城的平南侯府住过一段时间。

    玉夫人呵呵笑道:“二叔以后,可都要住在这里了。”

    “对了,不知道朝廷要给二叔封个什么官?”

    李延淡然一笑。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兵部侍郎。”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