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二百零一章 你立字据!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整个云州城,最起码有上千个姓种的人在做事。

    种家人只要成年就必须投军,因此军中各级各层都不缺种家人的影子,这支军队是一支名副其实的种家军。

    如果种家有意谋反,这些人多半会毫不犹豫杀向京城。

    云州都督府里,种玄通亲自陪着李信喝酒,酒过三巡之后,老将军笑呵呵的看向面前的这个少年人。

    “喝酒喝的高兴,差点忘了正事,小天使,陛下让你来送什么东西来了?”

    李信有点无奈的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

    老实说,他现在有一股强烈的打人的冲动,要不是可能打不过这个老家伙,李信就要动手了。

    他轻叹了一口气,从怀里取出一个木盒子,准备递到种玄通手里。

    老将军立刻站了起来,连连摆手:“陛下圣赐,岂能如此随意,天使稍候,容老夫召唤家人,恭迎圣赐。”

    李信哭笑不得:“老将军,这东西只是寻常物件,陛下连个旨意也没下,只说让我给老将军带过来,用不着如此隆重。”

    老将军面色肃然,摇头道:“陛下赐下来的物件,岂有怠慢的道理?”

    说着,这位种帅真的去召集了十几个种家的嫡系子弟,一家人排成一排,跪在地上准备恭迎圣物。

    李信摇了摇头。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皇帝陛下这么放心云州城了,这样的种家,任何人也不会对他们起疑心。

    种家准备好之后,李信从怀里取出那个木盒子,双手捧在手里,咳嗽了一声:“陛下御赐种将军千里镜一支。”

    种玄通恭敬叩头,双手捧过这支不太起眼的千里镜。

    “老臣,多谢陛下厚赐,天恩浩荡,臣粉骨碎身不能报之。”

    如果李信回京,皇帝问起北边这两个大将军的反应,叶鸣那里可能还会有一些不敬的意思,但是种家这边挑不出任何毛病。

    这就是种家,与大晋并存百多年奉行的人生道理。

    老将军收下这枚千里镜之后,李信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摇头道:“老将军太过谨慎了,李信非是背后告状的小人,老将军不如此,我回京之后也不会说老将军坏话。”

    种玄通被李信扶了起来,呵呵笑道:“小天使,所谓君子慎独,无论何时何地,种家都真心实意的敬重天子,我家遵奉大晋百多年,历来忠心耿耿,老夫也要给后人立下一个标榜,不能让他们走了歪路。”

    所谓君子慎独,就是说君子一个人的时候,最是要慎重自己的言行,种玄通虽然现在不是一个人,但是云州城可以说是他的地盘,无人可以约束得住他,在这个地方他可以随心所欲,与一个人独处其实没有什么分别。

    李信由衷感慨:“后生受教了。”

    这话不是拍马屁,他的确在这位老将军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慎重二字,相比较起来,大将军叶鸣虽然与这位种帅年纪相仿,但是就远不如种玄通慎重。

    甚至是那个远在南疆的平南侯李慎,也没有这位种老将军慎重。

    种玄通坐下来之后,才把这个木盒子打开,用双手从里面取出千里镜,拿在手里仔细看了一周之后,并没有什么发现,他转头看向李信,呵呵笑道:“小天使,能否给老夫讲一下,这是何物?”

    李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种帅换一个称呼,卑职自当相告。”

    种玄通哈哈一笑:“那就请李校尉指教。”

    李信这才长呼了一口气,把这个千里镜的用途与老家伙说了一遍,种玄通把千里镜放在眼上,发现的确可以看出老远,当下大喜道:“有如此圣物,我大军就可以料敌机先了!”

    李信摇了摇头,没有戳穿他。

    连李大校尉这种外行都可以看得出来,单个的望远镜并不能改变战局,种玄通这种老将不可能想不明白,因此刚才的那句话,纯粹就是在拍马屁。

    千里镜送出去之后,李信身上的这趟皇差就可以说是办完了,不过他还有一件私事要办。

    那就是送酒。

    李信咳嗽了一声,开口道:“种帅,京城里现在出了一种药酒,受伤之后用这种药酒擦洗,可以祛避外邪,陛下让卑职来北地,就是先给镇北军送了一百坛过去,后来负责此事的魏王殿下知道了,就多弄了二十多坛,让卑职顺便给种帅带过来,也给种家军先试一试。”

    军中每年都有不知道多少人死在炎症和破伤风上,因此能够祛避外邪的东西,足以让任何将军为之心动,不过种玄通听完李信的话之后,神色不变,只是笑呵呵的开口问道:“李校尉的意思是,这二十多坛酒不是陛下赐下,而是魏王殿下送来的?”

    李信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这些老家伙,太精了,忽悠不动他们。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就连叶鸣那种性格,也不敢接受七皇子的私礼,更何况是种玄通这种性子,得到这种回答,是意料中事。

    李信咳嗽了一声,开口道:“的确是魏王殿下的一片心意,不过这些药酒都没有在兵部备案,种帅可以安心收下,无人查的到的。”

    种玄通断然摇头:“这些药酒,我种家不要,请李校尉带会京城罢。”

    李信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都已经带过来了,哪有带回去的道理,这样罢,这东西就算是卑职倾慕种家恩德,私人送给种家的礼物,如何?”

    种玄通眯着眼睛看向李信,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那要请李校尉立字据,说明清楚这些东西的来历。”

    我立你个大头鬼!

    李信脸皮抽了抽,最后叹了口气:“好,卑职立字据。”

    东西都带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个老家伙收下,不然这趟就算是白跑了,这东西哪怕是李信个人送给种家的,种家也要承担他一份人情,将来总会有用处的。

    字据写完之后,种玄通眯着眼睛看完,然后收进了衣袖里,呵呵笑道:“李校尉在这里稍等片刻。”

    说完这句话,老将军转身去了自己家的后院,没多久之后捧过来一柄铁剑,剑身欣长,剑柄古拙,整体湛青色。

    种玄通把这柄剑捧在李信身前,呵呵笑道:“所谓礼尚往来,种家不能白白要了李校尉的大礼,这柄剑名曰青雉,是当年中山国的镇国之宝,削铁如泥,半甲子之前中山国灭国,这柄剑就成了老夫佩剑,如今老夫已经垂垂老矣,也没有机会再上阵杀敌,这柄青雉,该送给少年人了。”

    说罢,他把这柄剑捧在李信面前。

    “请李校尉不要嫌弃,收下此剑。”

    李信心中暗暗摇头。

    真是滴水不漏啊……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