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药医不死病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回来的路上,薛子川受不了颠簸,自己雇了一辆马车,李信并没有跟这个将死之人同坐,而是骑在九公主送给他的那匹乌云马上,愣愣出神。Δ.『ksnhu『.co

    这趟南疆之行,本来李信预估最少需要三个月甚至半年,但是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算上来回赶路的时间,前后加在一起没有超过两个月。

    但是在这两个月里,李信收获了很多东西,包括对南疆的了解,以及能够联络到南蜀遗民李兴的暗线,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开始真正的了解了这个时代的上层人物是个什么样子。

    从前的李信,多少有些自命不凡,自觉比谁都要聪明一些,但是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个最聪明的人,别的不说,单单这位当朝的柱国大将军李慎,看事情就要比他远出好几步。

    这并不奇怪。

    实际上历史上很多局势,都是聪明人对峙聪明人,这种情况下,阴谋诡计其实用处已经不大了,因为这些小手段,对方一般都看得出来,到了这个层面上,真正有用处的是阳谋,是大势。

    是那种简单到你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偏偏没有办法应对的致命手段。

    阴谋与阳谋,是术与道之分。

    原先的李信,虽然在职场沉浮了许多年,但是局限于眼界见识,他始终停留在术的层面上,经过这次南疆之行,李信好像看到了另一个层次的门槛。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南疆,京城,平南侯府,魏王府等等,诸多人物的脉络在李信的脑子里渐渐清晰了起来,他开始像李慎说的那样,尝试着往后多看几步。

    在回京城的路上,李信常常坐在那匹大黑马上发呆愣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这一行人离京城越来越近,在五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一行七个人终于到达了京城南门。

    南门口并没有人来迎接他们。

    在京城这种地方,像李信还有薛子川这种七品的小官,大街上一竿子打过去,最起码能打到三四个,另外的几个说不定还是六部的堂官大人。

    他们这些小虾米,在地方上或许能有些威势,放在京城里,太不起眼了。

    就拿李信来说,京城里估计也就七皇子能想起来迎接他一下,不过七皇子的身份有些敏感,不太可能光明正大的来南城门迎接他这个七品的校尉。

    在南城门门口,王默等人纷纷翻身下马,对着李信弯身抱拳:“李校尉,京城到了,我们兄弟的责任也就尽了,这里与李校尉告个别,回内卫交付差事去了。”

    李信连忙下马,对着这几个近卫营的天子近侍回礼。

    “这一路上多谢几位大哥保护,咱们同属禁卫,等过几天没什么事情了,小弟找个地方,请各位兄弟喝酒。”

    南疆一行,除去其他的之外,李信还有一个收获就是认识了这几个内卫,他们这一路走来,是正儿八经的出生入死,而且李信对这几个内卫都颇为客气,到现在他们已经把李信当做自家兄弟看待了。

    回到京城之后,一直压在众人心头上的乌云散去了不少,不苟言笑的王默呵呵笑了一声:“李校尉这话就折煞我等了,本来该我等沿途保护李校尉,结果这一路下来,反倒成了李校尉保护我们了。”

    李信也呵呵一笑:“保护说不上,同舟共济而已。”

    王默低头道:“既如此,我等就先拜别了,哪天得了空,定然要跟李校尉聚一聚。”

    李信上前一步,拍了拍这个大汉的肩膀,低声道:“王大哥千万记住我说的话,不该说的千万不要主动去说,有害无益。”

    王默现在已经很信任李信,闻言默然道:“李兄弟放心,陛下只要不问,我等也不会开口说。”

    李信点了点头,沉声道:“等明日,我就会进宫呈递监军文书,明日我面圣之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王默再次抱拳:“多谢李兄弟。”

    说罢,这个大汉带着最多近卫营的内卫,再次翻身上马,朝着京城的皇城方向行去。

    他们同李信不一样,李信是奉了朝廷的命令赶赴南疆,是要向朝廷复命,而王默等人是直接奉了承德天子的意思,因此只要一回京,他们就必须赶回皇宫复命。

    送走了王默之后,李信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马车,想开口跟那位薛御史说些什么,最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现在,这位薛御史正意气风发,自以为自己是深入敌营英勇不屈的英雄,准备明日一纸奏疏扳倒祸国权臣李慎,从而名扬四海,成为承德一朝的名臣,进而升官发财。

    这个时候,如果李信上去劝他说李慎的好话,多半要被他喷的狗血淋头,再大骂李信一声无胆匪类!

    说不定私下里还要把李信的卑劣事迹写进他自己的书里,让李信遗臭万年。

    药医不死病。

    这种人,该死,李信也救不了他。

    想到这里,李信对着马车拱了拱手,淡然道:“薛御史,到京城了,我们也到了分别的时候,薛御史保重,以后有缘再见。”

    马车的车帘被薛子川拉开,这个瘦瘦的读书人笑呵呵的看了李信一眼,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容得意:“李校尉住在哪里,在什么衙门做事,不妨说现在与为兄听一听,之后为兄若是侥幸升迁,也好照顾一番李兄弟。”

    两个人同行了两三个月,薛子川到现在也不知道李信在什么地方做事,现在之所以问李信,也只是单纯的想装个逼而已。

    李信摇了摇头:“不必了,在下是武官,在羽林卫之中做事,与薛御史并不相干,以后有缘再见罢。”

    说罢,李信也不再搭理这位御史大人,而是骑着自己的大黑马,朝着大通坊的方向缓缓走去。

    京城之中,街上不准奔马,坊内不准骑马,这是大晋的规矩。

    不过有些衙内不爱理会这个规矩而已。

    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坐在大黑马上的李信才走到了大通坊,进了坊门之后,李信翻身下马,把大黑马牵在手里,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走近自己的院子之后,李信才发现院子门口停了一顶紫色的轿子。

    轿子里走下来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这个青年一身青袍,对着李信呵呵一笑。

    “信哥儿,我的乌云马骑的可还舒服?”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