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一百三十二章 孤要见他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平南军在德阳县城休整了三天之后,就开始朝着下一座县城进发。

    如李信所预料的那样,神勇无比的平南军又在短短一日之内拿下了这座县城,然后那位程将军一如既往的给李信送上来一份挑不出任何毛病的战报,战报上详细记述的战损,以及损耗物资,还有人员的伤亡名单。

    短短一个月内,汉州府的德阳,什邡,金堂等五个县城,被平南军势如破竹的拿了下来,到四月月中的时候,平南军打进了汉州府城,将南疆余孽彻底清扫干净。

    至此,南疆余孽作乱就这样被平息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平南侯李慎甚至都没有露面,就只有这位程平副将,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带着“两万”平南军,就把汉州府一府五县,统统打了下来。

    李信等人跟在程平后面,也在每一个县城里都住了几天,到了四月中的时候,他跟着程平走到门户大开的汉州城门口,李信对着身高与他差不多的副将程平报了抱拳,低头感慨:“南疆余孽,被平南军一月扫清,平南军真是当世勇军也。”

    李信语气诚挚,听不出半点嘲讽的味道,但是这段话在程平耳朵里听来,就是满满的嘲讽了,不过这位程将军脸皮很厚,当下咳嗽了一声,面色严肃:“南蜀已经覆灭了三十多年,南蜀皇室至今仍然不肯消停,我平南军身为天子利剑,为国除贼乃是分内之事。”

    说到这里,这位程将军叹了口气:“只是此次平乱,我平南军过于求成,以至于自家儿郎也损失惨重,恳请李校尉回京之后,将这个情况如实上报朝廷,好让朝廷把抚恤准时发下来。”

    李信眯着眼睛笑道:“在下一路跟程将军走来,并没有觉得剿匪艰难啊,反倒是见到程将军一路高歌猛进,在我看来,这李侯爷根本不必特意从京城赶回来,有程将军在,南疆还不是固若金汤?”

    程平脸色微变。

    先前不管李信说什么话,他都是当做小孩子玩笑来听,爱你不放在心里,但是平南侯李慎是平南军的绝对核心,也是平南军的命脉。

    这位平南军副将正色道:“李校尉这话就不通兵事了,大军作战最重要的是将帅,大将军虽然没有亲自带兵攻城,但是却在后方坐镇指挥,没有大将军在后方运筹帷幄,统筹调度,凭借程某一人,焉能取得如此战功?”

    李信眯了眯眼睛。

    这个程平,求生欲还挺强。

    这个少年校尉轻声道:“程将军刚才说平南军伤亡惨重,要朝廷发下抚恤,不知道此战平南军究竟死了多少人?”

    程平面色悲痛:“李校尉,此战我平南军上下将士用命,阵亡了足足一万人有余,至于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啊!”

    啧……好大的胃口。

    按照朝廷的规矩,一个将士阵亡的抚恤,该是十贯钱,阵亡一万多人,也就是说单单抚恤的钱就要十几万贯钱,再加上此战战功的封赏,杀敌一人该赏多少这种,还有粮草的补给,这一次,朝廷至少要拨下来一百多万贯钱,才够用。

    李信面色不变,开口道:“请问程将军,平南军阵亡的将士,可要朝廷补足?”

    按照规矩来说,平南军的编制是十万人,如果阵亡的一部分人,就要由朝廷出面募兵补足空缺,因为一般的统兵大将是没有资格征兵募兵的。

    这一下,就问到了程平的要害。

    他这次报给李信的阵亡数目,足足是一万多个人,如果朝廷补了一万多个人进平南军,露馅不露馅先不说,这一万多个人,就能让平南军上下寝食难安。

    如果天子调过来一万兵马,这么多人就会自然而然的在南疆形成一股势力,而且这股势力还很是不小,除非平南军正式扯旗造反,否则他们真奈何不得这一万多个人。

    就算正打起来,一万多个人,也足够在平南军内部撕开一条口子了。

    程平低声道:“李校尉,这个就不用了,国朝正是用人之际,我平南军岂能再虚耗朝廷人才?”

    李信微笑道:“总不能让平南军平白无故少了一万多个人不是?”

    程平面色冷了下来。

    “这亏缺的部分,我家大将军自然会上书朝廷,请求朝廷允准我平南军在南疆募兵,这么多年了平南军都是这么过来的,不曾麻烦过朝廷。”

    李信了然的点了点头,微笑道:“既如此,程将军早点把攻打汉州府的军报也交给在下,在下早点统计出一个具体的数目,好回京禀报陛下。”

    程平漠然点头:“李校尉放心,一定尽快送到李校尉手里。”

    说着,程副将转身离开。

    李信也摇头笑了笑,转身走进了程平给他们安排好的大宅子里,准备休息。

    在这座大宅子不远处的一间酒楼里,一个身穿蓝色衣裳的贵公子,正坐在二楼的窗户边上,把李信还有程平都看在了眼里。

    当程平离开之后,贵公子当下手里的酒杯,声音平静:“安排一下,今天晚上孤要见一见这个李信。”

    这个贵公子,自然就是南蜀闵王的大儿子,大殿下李兴了。

    他本来就在汉州城里,程平“打”进了汉州城之后,他也没有离开汉州,仍旧云淡风轻的该吃吃,该喝喝。

    南蜀灭国之后,闵王一支侥幸逃脱,并且卷走了南蜀皇室大量的财富,以至于闵王这一支后来一直在南疆过的很滋润,比如说这位大殿下李兴,平日里的生活比南蜀健在时的闵王府也丝毫不差。

    他身后站着一个青色以上的下人,低头道:“大殿下,这个人附近有平南军的人看守,想要见到他似乎不容易。”

    “容易的话还要你们做什么?”

    李兴声音冷然:“不管用什么办法,今天晚上孤要见到这个叫做李信的少年,你们放手去做,就算给程平发现了也没有关系,孤就不信了,在汉州城里,程平还能把孤怎么样?”

    称孤道寡,听起来非常有逼格,不过不管是“孤”还是“寡人”,都是王侯的一种自谦的称呼,李兴现在身上的爵位是闵王府世子,从这个层面上他自称一声“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况且,如今南蜀皇室后裔,活着的可能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了,也算是的的确确的孤家寡人。

    这个下人连忙抱拳。

    “大殿下,我这就下去安排。”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