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一百二十九章 薛子川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钟鸣报信三天之后。

    平南军一个年轻的将官面无表情的来到了锦城的驿馆里,敲开了李信的房门,这个年轻将官面色平静:“李监军使,大将军有命,明日开始进攻德阳县城,监军使等人明日随军出征,沿途记述战事。”

    李信淡然点头:“我知道了。”

    这个年轻的将官默默转身,离开了李信的房间,转回头通知那个御史台出身的进士去了。

    王默一直跟在李信的生母,等到这个年轻的将官离开之后,王默低声道:“李校尉,平南侯要打李家余孽了?”

    李信转身回到房间里,低头喝了口茶,眯着眼睛说道:“他打与不打,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具体情况,等明天随军看一看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李信对王默笑了笑:“明日临阵,很有可能会有李家余孽要来杀我,到时候就全靠王大哥保护了。”

    王默沉声道:“李校尉放心,陛下既然吩咐下来了,我们兄弟几个不死,李校尉就不会有事。”

    李信摇头道:“不用这么说,我们几个的命已经绑在一块了,王大哥你们要是死了,我肯定也是活不成的。”

    南疆太凶险了。

    本来李信以为,那位平南侯多少会给承德天子一些面子,可是到了锦城之后,他就不由分说的把自己软禁了起来,三四天之后,才派人告诉自己去战场上监军。

    自己可是监军使!

    有权知悉任何军事的,可是这三四天,他被关在驿馆里动弹不得,对于平南军的动向,李家余孽的敌情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一直到快要出征的时候,李慎才让人过来轻描淡写的给自己打了一声招呼。

    整整三四天的时间啊,这三四天时间,李慎就算是跟南疆余孽坐在一起喝茶,李信也是看不到的。

    不过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李信不能再这个地方与李慎,或者说与平南军硬来。

    王默也深呼吸了一口气。

    “尽人事,听天命罢。”

    他们两个人正在商议明天事情的时候,门口突然传开一阵敲门声。

    李信坐着没有动弹,王默右手按在刀柄上,左手缓缓打开房门。

    门口站着一个书生服色的读书人,对着李信弯腰道:“这位同僚,救一救在下。”

    正是那个御史台出身的进士。

    他姓薛名子川,是承德十五年才考中的进士,奈何只名列第三甲,在京中补缺补了两年多,好容易补到一个御史台监察御史的缺,又因为不怎么会说话,很没有人缘。

    这次陛下从御史台选人,他就被长官扔到了南疆来。

    李信站了起来,眯了眯眼睛,对着这个高瘦的书生拱手微笑:“这位大人,何出此言?”

    监察御史是正七品的官,论品级李信跟他是一样的。

    薛子川苦笑道:“平南侯到了锦城之后,不由分说便把我等关在了这里,完全不把陛下的旨意放在眼里,不臣之心已经昭然若揭,明日临阵,他多半会借机……发难,我等是陛下派来的监军使,万万是没有活路的。”

    说到这里,这位监察御史抬头看了一眼身材高大的王默,有些尴尬的说道:“下官没有了办法,特来此求一条活路。”

    这个读书人出身的御史,是颇有些看不起李信还有王默这种武官的,不过李信眼珠子转了转,对着这个御史微笑道:“这位御史大人,在下提醒你一句,如果想要活命,什么不臣之心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李信声音低了下来:“最起码在南疆是不能说的。”

    如果他们能侥幸回京,是必然要跟承德天子汇报一些什么的,但是有些话李信不方便说,也不怎么敢说,倒是可以借着这个御史的口,说给承德天子听。

    薛子川连忙住口,弯身道:“是下官失言了。”

    李信眯着眼睛,笑得像一只大尾巴狐狸。

    “请问御史大人高姓大名啊?”

    薛子川连忙低头:“免贵姓薛,薛子川。”

    “好说,在下李信,旁边这位是内卫的王大哥。”

    李信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内卫是什么,薛大人应该清楚吧?”

    其实普通的内卫,也就是负责戍卫宫门,或者巡逻宫中而已,这一点薛子川心里也清楚,不过被李信这么一吓,他一下子就把王默想成了天子近侍。

    事实上,王默确实是天子近侍,也算是李信歪打正着了。

    “下……下官知道,见过王大人。”

    薛子川连忙对王默拱手。

    李信面色严肃:“明日临阵,薛大人要紧跟着我们,千万不要走散了。”

    薛子川被李信云里雾里的话唬住了,他连连点头:“下官一定跟着两位大人!”

    李信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果他们能安然回到京城,这个薛子川,就是李信用来试水的最佳人选了。

    ………………

    第二天一大早,平南军有人来到驿馆,把李信还有那个御史台的进士接到了军中,此时平南军已经整装完毕,不知道多少人在锦城城门口排列整齐,一个身材并不是很高大的中年人,笑眯眯的出现在李信还有薛子川面前,对着李信微笑道:“两卫监军使,末将是平南军的副将程平,奉大将军命令,此次征战沿途保护两位监军使,并且与两位监军使介绍战局。”

    平南军有不止一个副将,李知节的义子李延是一个,这位程平又是一个。

    平南军副将,在品级上可比李信还有薛子川这两个七品官高出太多了,他之所以自称末将,还是因为李信两个人是天子钦命的监军使,从某种意义上是代表了承德天子的。

    李信对着程平弯身抱拳,沉声道:“麻烦程将军了。”

    程平笑呵呵的说道:“不麻烦,不麻烦,大家都是替陛下做事情,两位奉陛下之命记述军事,程某自然要让两位记述的清清楚楚才是,不然等到了京城,陛下也会怪罪二位没有详记军情不是?”

    薛子川仍旧有些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李信面色不变,对着程平笑了笑。

    “如此,有劳程将军了。”

    程平翻身上马,指了指大军前进的方向。

    “两位监军使请看,沿着这个方向,最多两天的功夫,咱们就能到达德阳县城了!”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