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一百零七章 好好活着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南疆李逆作乱,连下数座县城。军情告急,朝廷紧急下发圣旨,命柱国大将军李慎前往南京平叛。

    圣旨是大太监陈矩亲自送到平南侯府上的,平南侯李慎带着一家老小,恭恭敬敬的跪在正门口,跪迎圣旨。

    如果是一般人坐在李慎这个位置上,有了一些与朝廷分庭抗礼的资本,就多多少少会对朝廷产生一些倨傲,但是李慎就不会,他在面对朝廷,面对承德天子的时候,每一次都是规规矩矩的,该磕头磕头,该行礼行礼,让人在他身上拿捏不到任何把柄。

    大太监陈矩咳嗽了一声,开始宣读圣旨,圣旨的内容无非是夸奖了一番李慎,再讲一些南疆情报,最后宣读调令。

    读完之后,陈矩合上圣旨,亲自上前把李慎扶了起来,轻声叹了口气:“侯爷为国征战这么些年,连在京城待的时间都没有,这刚回京城还没有两个月,本来实在是不该烦扰侯爷,奈何南疆李逆猖獗,侯爷刚刚回京,就又生出了乱子,陛下没有办法,只好再劳动侯爷一次了。”

    李慎弯着腰,双手接过圣旨,低头道:“大公公哪里话,李家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况且我镇守南疆这么多年,没能把李逆清扫殆尽,让他们至今犹有余力生乱,也是我办事不力,陛下非但没有降罪,反而仍然信任李慎,李慎必当肝脑涂地,以报陛下知遇之恩!”

    这位柱国大将军面色肃然:“请大公公回宫禀报陛下,李慎必当尽快扫清南疆叛逆,将那些南蜀余孽一网打尽,保陛下江山万年不失!”

    陈矩面带敬佩:“侯爷真不愧是国之柱石,将来史书有载,陛下与侯爷必当名留青史,成为君臣佳话。”

    “大公公谬赞了。”

    李慎拱手道:“请问大公公,陛下有没有说让我何时动身?”

    陈矩面色肃然:“南疆军事紧急,自然是越快越好。”

    说到这里,这位大太监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要提前通知侯爷一声。”

    “大公公请说。”

    陈矩低头道:“南疆余孽这些年越发猖獗,陛下对于南疆事务极为关心,因此陛下这一次想派几个人跟着大将军一起去南疆,见识一下南疆风物,也看一看南疆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局势。”

    李慎脸色变了变。

    “陛下的意思是?”

    陈矩呵呵一笑:“陛下的意思是,派几个监军……”

    说到这里,这位内廷八监的首领故意顿了顿,他抬头瞥了一眼李慎,想看一看李慎的表情。

    一般来说,武将听到监军这两个字,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因为这代表了天子的不信任,尤其是李慎这种级别的大将,在军中本就是一言堂,更容不下什么监军。

    谁知道,这位柱国大将军面色淡然。

    陈矩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只能继续说道:“陛下的意思是,派几个监军使跟随侯爷一起南区,把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等侯爷大胜之后,再把这些东西带回京城来,好让陛下对南疆多一些了解。”

    李慎点了点头,沉声道:“南疆的确是我大晋心头大患,李慎等都只是粗人,只会打仗不会讲话,陛下派几个会写字的去南疆,确实能对南疆多一些了解。”

    陈矩呵呵一笑:“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侯爷这几天准备准备,就尽快出京吧,离京之前记得先打一个招呼,咱家也好提前安排人手。”

    李慎面色肃然,沉声道:“按照南疆军报,那边的事情已经颇为棘手,请大公公转告陛下,李慎准备明日一早就离开京城,前往南疆为陛下清扫烦忧!”

    陈矩缓缓点头。

    “李侯爷高义,咱家会转告陛下的。”

    说罢,这位大太监转身离开平南侯府。

    等陈矩走远之后,李慎手里拿着圣旨,默默的看着陈矩远去的方向发呆。

    一旁跪在地上的玉夫人,带着一众家人从地上站起了来,玉夫人小心翼翼的站在李慎边上,轻声埋怨:“侯爷您刚回来,就又要走啊?”

    李慎眯了眯眼睛。

    “我不在京城是好事情,对陛下来说是好事,对你们母子两个人来说更是好事。”

    他转头看了一眼玉夫人,声音沉着:“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生管教淳儿,他如果再这样不成气候,我李家将来迟早要败在他的手里,听明白没有?”

    平南侯府上下都出来跪迎圣旨了,但是小侯爷李慎因为又被“家暴”了一次,至今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玉夫人叹了口气,点头道:“侯爷,其实淳儿他并不蠢笨,只是有些事情没有想对地方而已,等他以后年纪再大一些,自然就什么都明白了,您不用担心。”

    李慎面色淡然。

    “聪明不聪明我不知道,不过如果他再结交皇子,我就只当没生这个儿子,听清楚没有?”

    玉夫人缩了缩脖子,低头道:“侯爷放心,妾身在家里会替您好好管教他的。”

    李慎一言不发。负手朝着后院走去。

    这一天,收到圣旨的不止是平南侯府。

    远在大通坊清河公主府的李大校尉,也收到了一道圣旨。

    好巧不巧,也是大太监陈矩宣读的。

    或者说是这位大太监,带了两道圣旨出宫,一道给了平南侯府,另一道来这里给了李信。

    当陈矩宣读完圣旨之后,李信有些懵逼的眨了眨眼睛。

    有没有搞错,要自己跟李慎一起去南疆?

    自己刚刚杀了那个南疆李家的小殿下好不好,这个时候再去南疆,南疆李家的人会不会以为自己在挑衅他们?

    李慎手捧圣旨,面色怪异的看向这个宫里的大太监。

    “那个……陈公公,您这圣旨,是不是发错人了?”

    陈矩面带微笑:“李校尉觉得咱家像是爱开玩笑的人?”

    “不是。”

    李信摇头苦笑:“只是卑职刚调任清河公主府一个多月左右,就要被调到别的地方去,所以有些好奇。”

    陈矩似笑非笑的看了李信一眼。

    “舍不得公主府?”

    李信摇头:“只是有些不习惯。”

    这位宫里的大太监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李信的肩膀。

    “李信,在南疆好好活着,你若是死在南疆,那咱家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太好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