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九十章 为人谋事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一个社会的大环境里,没有太多完全纯洁的关系,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互相利用,被人利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本身没有利用价值。 . .co

    李信就是如此,他自己也很清楚,那位承德天子还有这位魏王殿下,都是在或多或少的利用自己,但是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坏处,相反,他还能从中获得不少好处。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冰清玉洁的事情?

    人生在世,不可能完全不沾染这些人情世故,李信要做到的,就是在滚滚红尘里,守住自己的本心还有最后的原则。

    这天,李信在清河公主府里跟七皇子聊了很久,具体的内容就是京城里更深层次的势力分布,也就是另外三位皇子的大致情况。

    大皇子姬喾(ku),按照道理来说本来应当立为太子,入主东宫,但是这位大皇子品行不是很好,秉性乖戾,十几岁的时候就经常打杀宫人,为承德天子不喜,因此十六岁的时候被赶出宫去,立为秦王。

    “秦”字,是一字王里最尊贵的封号,可见这位大皇子虽然暂时没有成为太子,但是毕竟身为承德天子的长子,在皇帝心里的地位还是很重的。

    另外的那个喜好武事的三皇子姬重,爵封赵王,也有些暴躁,常常杀人,但是他跟大皇子完全不同,他是自小喜好武事,所杀之人大多是厮斗之中错手打死的。

    除了这两个皇子之外,就是那位四皇子姬桓了,姬桓这个人,在四个留京的皇子之中最为圆滑,也最为吃得开,六部衙门里多有这位四皇子的门客,曾经平南侯府的小侯爷李淳,就是他齐王府上的常客。

    七皇子面色沉静,低声道:“三皇兄痴迷武事,前些日子主动跟父皇提了想要出掌兵事,放弃了留京承继皇位。”

    李信皱了皱眉头:“皇子可以掌兵?”

    姬温笑了笑:“父皇就算点头,也不会给他太多兵马,最多也就是一万人给他,小打小闹,成不了事的。”

    单单京城之中,就有两卫作为天子亲军,同时京城外面的京畿一代还有十几万禁军拱卫京城,又有京城这么一座雄城在,没有二三十万人休想打进京城来,因此这位魏王殿下才会说,一万人是小打小闹。

    李信低头思索了片刻,然后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殿下,圣上他……身体如何?”

    姬温脸色变了变,然后压低了声音,摇头道:“我不知道,京城里也没人知道父皇的身子是个什么状况,不过每次见父皇的时候,他的气色都还算不错,估计不会太差。”

    李信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殿下以为,当今陛下如何?”

    大晋建国一百多年,三十年以前,只是一个偏居江南的小国,是武皇帝异军突起,带领叶晟,李知节等名将,横扫天下,才建立起如今这么一个大一统的帝国。

    可是,多年征战,大晋的国土虽然翻了好几倍,但是经济民生却是疲敝不堪,当今的承德天子,从武皇帝手里接过来的,其实是一个百废待兴的烂摊子。

    可如今短短十八年,大晋就在他手里逐渐兴旺起来,从这方面来看,这位天子可以说是一位难得的明君。

    姬温面色严肃:“父皇渊深如海,我不及他。”

    李信声音压到最低:“那殿下可有谋逆的心思?”

    魏王殿下脸色骤变,低喝道:“你胡说什么?”

    李信面色平静,淡然道:“既然陛下身子不错,殿下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不敬的想法,那这夺嫡的事情就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情了,在下有个想法,不知道殿下愿不愿意听。”

    魏王殿下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了心情,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开口道:“你说吧。”

    李信给这位七皇子倒了杯茶,微笑道:“如今朝政尽在陛下掌握之中,而陛下又春秋正盛,那么殿下大可不必急着争权,应该沉下心来,替朝廷做一点事情。”

    一个有作为的皇帝,对于朝廷里的弯弯绕绕,都是十分清楚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贞观朝的时候,李承乾李泰两个人,争的不可开交,费尽心机,到最后,皇位却落在了李治头上。

    因为,不管几个皇子在朝廷里有多少势力,只要你不政变,这些东西都起不到任何作用,到最后皇位的归属,只是承德天子的一句话而已。

    这种时候,不争权,只做事,才是最好的法子。

    魏王殿下脸色微变,低声道:“信哥儿,大皇兄与三皇兄都在竭尽全力的拉拢势力,我在这上面已经略有落后,如果主动放弃,将来在朝堂上就会孤立无援,父皇也会以为我争不过两个哥哥,是个无能之人。”

    李信咳嗽了一声。

    “不争权并不是无能,殿下可以想一想,当今陛下有什么难办的事情,你想办法帮着陛下处理了,陛下自然就会觉得殿下能力出众了。”

    “再说了。”

    李信面色平静:“陛下还活着,你们几兄弟就开始拉拢朝臣,打个比方,哪天如果殿下的势力膨胀到了让陛下忌惮的地步,那么与殿下争夺皇位的,就不是另外几个皇子,而是陛下本人了。”

    “殿下觉得,自己争得赢陛下么?”

    七皇子额头上冷汗不止。

    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低声道:“信哥儿的意思是,让我暂时放弃参与朝争?”

    “守成就是了,不要得罪人,也不要再继续扩张势力,帮着陛下做一点实用的事,最好让陛下看到殿下治国做事的能力。”

    李信面色平静:“朝争就是党争,此事于国无益。”

    “况且如殿下所言,三皇子已经放弃了帝位,如果殿下暂且退避,那么另外两位皇子就会争得不可开交,殿下或可以站在幕后,捞一些好处。”

    七皇子姬温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觉得这个李信说的话很有道理。

    问题是,眼前的这个少年人,两个月前还是一个衣食温饱都成问题的乡下少年,怎么会在这种问题上有这般见识?

    难道仅仅是因为九娘给他的那些情报?

    魏王殿下咳嗽了一声,开口问道:“信哥儿以为,父皇他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李信摇了摇头:“我刚到京城才两个月,对于朝堂上的事如何分辨的清楚?”

    七皇子眯了眯眼睛。

    他想到了一个父皇处理不了的问题。

    那就是平南侯府!

    李信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然后开口说道:“先前听殿下说,殿下在内宫的天目监里,有一些势力?”

    姬温微笑道:“天目监的太监董承,是我的人。”

    天目监是天子耳目,而董承则是天目监的老大,能把这么一个人收入自己的势力,一直是七皇子颇为自傲的地方。

    李信摇了摇头:“想办法断了吧。”

    姬温脸色微变:“为什么?”

    “天目监是天子耳目,同时也是陛下的禁脔,若陛下知道天目监已经不是他的天目监了,那天目监上下所有人估计都难逃一死,殿下必然为他所恶。”

    李信声音凝重。

    “所以,天目监的关系,殿下能不要动用就不要动用,最好是彻底断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一旦爆发出来,殿下就彻底失去了夺嫡的资格。”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