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八十章 愤怒的天子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承德十八年转眼间进了二月,天气稍稍暖和了一些,在京城南边的官道上,两人两马前后而行,前面的是一个穿着布衣的中年人,后面则是一个年轻人。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中年人皮肤微微有些发黑,但是相貌很是俊朗,两撇胡子更是让他显得有些潇洒,是一个看起来很有味道的中年大叔。

    “钟鸣,到哪了?”

    走在后面的年轻人低头道:“侯爷,应该是快到京城了。”

    这个年轻人说话带着浓浓的蜀音,显然是巴蜀人士。

    而这个中年人,就是已经三年多没有回京的平南侯李慎。

    他是当朝的平南侯,更是朝廷的柱国大将军,按照常理来说,回京最起码也要带上几十上百个部曲,才能显出排场,但是这位平南侯偏偏就只带了一个年轻人,两个人很是低调的回了京城。

    李慎在马上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一眼面前不远的京城,小声嘀咕了一句:“还真到京城了,几年没有回来,都快认不得了。”

    说完,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年轻人,微笑道:“马上天黑了,咱们快一些,这京城可比南疆繁华的多了,等回了侯府,再好生让你见识见识。”

    钟鸣低头道:“多谢侯爷。”

    说完话,两个人的马速提上去不少,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就赶到了京城的南城门口,这会儿天色快要暗了,守城的士兵马上就要闭合城门,李慎正要叫门,突然看到城门下站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这位平南侯翻身下马,走到这个老人面前,拱手笑道:“大公公许久不见,身子可还硬朗?”

    这个老人,正是跟在承德天子身边的大太监陈矩,陈矩闻言连连摆手,恭声道:“在侯爷面前,可当不得一个大字。”

    平南侯与承德天子,早年交情极好,几乎以兄弟相称,因此陈矩在这位侯爷面前,也不敢摆架子。

    李慎笑了笑,轻声道:“大公公事务繁忙,怎么有空在这里等我?”

    陈矩低头道:“侯爷,陛下急着见你。”

    李慎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着的布衣,苦笑道:“大公公,李慎一路从南疆赶过来,风尘仆仆不说,身上也有些邋里邋遢的,这样,容我回一趟侯府,沐浴更衣,换上朝服之后,再去面见陛下。”

    陈矩低头道:“侯爷莫要为难我了,陛下特意让我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第一时间把侯爷请进宫里去,许多年不见,陛下可一直很是惦念侯爷。”

    李慎犹豫了一番,低声道:“大公公,我也很是惦念陛下,但是穿这一身去,未免冲撞了圣驾……”

    陈矩低声道:“这样,侯爷您先跟我进宫,我派人去侯府去您的朝服,火速送进宫里去,您就在宫里换衣裳,怎么也是来得及的。”

    李慎点了点头,微笑道:“既然这样,大公公带路吧。”

    说着,他回头看向身后的随从,淡然道:“本侯要进宫面圣,你回侯府去,替本侯给家里人报个平安。”

    钟鸣低头道:“是。”

    ………………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一身一品柱国朝服的李慎,显得威严了许多,他迈步走进了长乐宫里,对着龙椅上的承德天子单膝下跪:“臣李慎,叩见陛下。”

    承德天子连忙从走了下来,伸手亲自把李慎扶了起来,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大将军,呵呵笑道:“几年不见,朕的李大将军又老了一些。”

    李慎顺势站了起来,微笑道:“臣是凡夫俗子,年齿大了,自然就老了。”

    承德天子拉着李慎的手,笑道:“朕在偏殿让他们弄了一桌酒菜,走,你我兄弟好几年未见了,去喝几杯。”

    李慎弯着腰,声音恭敬:“臣遵命。”

    君臣两人在偏殿的一张桌子两边坐了下来,客气了几句之后,承德皇帝亲手给李慎倒了杯酒,轻轻叹了口气:“几年没有回京,足见南疆那边事务繁重,你当年也是个翩翩少年郎,如今成了这个模样,着实辛苦你了。”

    李慎低头道:“这都是臣的本分,南疆遗民大多在深山里头,顽固不化,稍有不慎就会起兵作乱,臣在南疆,确实是脱不开身。”

    承德皇帝眯着眼睛微笑道:“这次回京,是为了你那个从永州来的小儿子?”

    李信的事情,不止一个人写信告诉了远在南疆的李慎,因此这位平南侯多少是知道一些京城里的事情的。

    这位柱国大将军脸色僵了僵,随即低头恭声道:“陛下,近来京城里确实有一些风言风语,家兄李邺也给臣去信说明了,不过那个李信,不是臣的儿子,与臣没有半点干系。”

    承德皇帝似笑非笑的看了李慎一眼:“你不要嘴硬,在外面有些风流帐,也是正常的事情,你那个小儿子朕见过了,生的跟你年轻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这孩子这些年吃了不少苦,现在在羽林卫里做事,你这几天去见一见他,好好跟他说话,多多弥补一些也就是了。”

    李慎面色不变,低声道:“陛下,臣当年在南疆跟随父亲与旧蜀贼人厮杀受伤,的确在永州养过一段时间的伤,但是在永州并没有认识什么女子,这个自称李信的人,绝不会是臣的儿子。”

    承德皇帝面色严肃了起来。

    “真不是?”

    李慎摇头道:“臣不敢欺君。”

    承德皇帝眯了眯眼睛,开口道:“这个自称李信的少年人,这段时间在京城里闹出了不少事情,本来看在你的情面上,朕没有把他怎么样,现在既然确认了是冒认的,那朕就要好好追究一番了。”

    李慎点头道:“此人冒认臣的儿子,欺骗陛下,的确罪不可赦。”

    承德皇帝认真的看向李慎,没有发现李慎脸上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之后,笑着摆了摆手:“罢了,他也从没有说过自己是你的儿子,只不过京城里的人都误会了而已,况且他前些日子还立了功,现在倒不好再跟他算旧账。”

    说到这里,承德皇帝端起酒杯,与平南侯轻轻碰了碰,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你能在南疆潇洒,朕却被困在京城里动弹不得,当年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现在境遇竟如此悬殊,朕着实有些羡慕你啊。”

    李慎苦笑道:“臣在南疆,不止一次受伤,可没有半点让人羡慕的地方。”

    “罢了,不说这些了。”

    承德皇帝仰头喝了口酒,然后面色诚恳的看向李慎:“朕现在有个难处,想请你给出个主意。”

    “陛下问就是。”

    承德天子低声道:“你说,这京城里的四个皇子,朕该立谁?”

    李慎面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此天家大事,应由陛下乾纲独断,外臣焉能置喙!”

    承德天子伸手把他扶了起来,摇头道:“这么紧张做什么,朕随口问一问而已。”

    李慎从地上站了起来,仍旧双股战战。

    承德天子见状,也没了兴致,挥手道:“罢了,你许久没回京,也该回去见一见夫人儿子,朕就不留你了。”

    李慎如获大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连忙告退。

    等到李慎走远之后,承德皇帝脸上的表情变为愤怒,他狠狠一拂,把桌子上的酒菜统统扫在了地上,顿时满地瓷器碎片。

    “滑不溜手!”

    站在一旁的陈矩慌忙走了过来,站在承德皇帝身后,颤声道:“陛下息怒……”

    承德皇帝怒气不减,愤怒的拍了拍桌子。

    “那李信,焉能不是他的儿子?”

    “就因为李信跟老七走的近,他就硬生生不认了!”

    “他就是想把自己,想把李家摘出去!”

    说到这里,承德皇帝面孔都有些扭曲了。

    “这天底下,哪有平叛平三十多年的道理!”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