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七十八章 有人夜来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a;nbsp&a;nbsp&a;nbsp&a;nbsp进入羽林卫之后,李信别的倒没有什么,就是有些担心钟小小在得意楼里住的习惯不喜欢,那里毕竟是一个风月场所,崔九娘平日里也有许多事情需要操忙,未必顾得上她。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他对于羽林卫也算大概熟悉了,也在羽林卫里站稳了脚跟,而且等校尉的任命下来之后,必然会在羽林卫里掀起一股热议,到时候李信这个十六岁的校尉就会成为羽林卫的焦点,在这种时候,回家避一避也是好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背着自己的包袱,很快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打开院门之后,才发现院子里很是干净,显然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有人过来打扫,李信自己烧了桶热水,洗了澡之后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裳,然后迈步出门。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会儿刚到下午,李信在大街上买了不少吃食,装进了一个纸包,提在手里朝着得意楼方向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李信来到得意楼门口,这会儿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得意楼还没有太过热闹,对于这家店,李信已经是“老熟人”了,他径直走到了后院,在崔九娘侍女萍儿的带领下,找到了正在房间里写字的钟小小。

    &a;nbsp&a;nbsp&a;nbsp&a;nbsp小丫头拿着李信给她买的毛笔,很是认真的在草纸上写着一个个字,在小丫头的旁边,崔九娘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教导钟小小写字。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的字,李信是见过的,她亲手抄给李信的那几十页纸上,每一个字都是清秀隽逸,比李信自己强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a;nbsp&a;nbsp&a;nbsp&a;nbsp如果不是身份使然,她一定会成为京城书界的大家。

    &a;nbsp&a;nbsp&a;nbsp&a;nbsp萍儿把李信领到房间里,对着崔九娘行礼道:“九娘,李公子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房间里的两个女人,同时抬头,崔九娘一脸淡然的笑意,而钟小小则是放下了手中的毛笔,飞扑到李信身边。

    &a;nbsp&a;nbsp&a;nbsp&a;nbsp“哥哥……”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笑着把她抱了起来,轻声笑道:“哥哥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听崔姐姐的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小丫头伏在李信怀里,不住的抹眼泪。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对着李信轻声笑道:“她可乖巧的很呢,刚来的时候每天还要非要给我洗衣服做饭,也不到处乱跑,最近十来天我才开始教她写字,她天分很高,进步的也很快。”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上前几步,看了看钟小小在草纸上写的字,字迹虽然有些稚嫩,但是已经隐隐见了样子,比起前段时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把小丫头放了下来,笑道:“有崔姐姐这样的名师指点,是她的福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公子折煞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含笑道:“李公子这段时间在羽林卫之中,可碰到什么难处?”

    &a;nbsp&a;nbsp&a;nbsp&a;nbsp“刚开始的时候吃了些苦,好在还算顺利,总算在羽林卫里站稳了脚跟。”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好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轻声道:“京城里许多将门子弟,进了羽林卫里都站不住脚,吃不了苦,没过几天就从羽林卫里出来了,李公子这么快就能在羽林卫里站稳脚跟,是有本事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侥幸而已。”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这话并没有谦虚,如果不是因为永安门门口那一场厮斗,他想在羽林卫里有点根基,至少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场变故,不仅仅是让他从队正升到了校尉,更让他在羽林卫里有了一些自己的势力,比如说那个沈刚。

    &a;nbsp&a;nbsp&a;nbsp&a;nbsp势力这种东西,最难的地方是从无到有,一旦有了个基础,想要扩张就容易得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与崔九娘简单聊了几句近况之后,李信对着她拱了拱手,微笑道:“这段时间,有劳姐姐帮着照顾家妹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会儿钟小小被萍儿带着玩去了,不在他们两个身边,崔九娘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信,轻声道:“李公子真把这丫头当成自己妹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面色严肃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老丈临死之前,小弟应承过他,要把丫头当成自己妹妹养大,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是我的妹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她轻声道:“在这京城里待的越久,见的人越多,越觉得李公子这种重情义的人难得。”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淡然一笑:“但是因为崔姐姐见到的人,地位都太高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地位越高的人,往往就会把利益看的越重,就越不把情分当一回事,反而是李信这种从底层出来的人,知道一些人情冷暖。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愣了愣,随即缓缓开口:“李公子说的是。”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崔九娘拱手道:“小妹这几天在这里,多有劳烦崔姐姐。”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也站了起来,轻声道:“李公子要走?”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点头道:“难得告假回来一次,带小丫头回去,给她弄点好吃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到这里,李信看向崔九娘,笑道:“姐姐要不要一起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有些心动,随即缓缓摇头:“得意楼还有许多事情要操忙,我就不过去了,下次有时间,再去叨扰李公子。”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到这里,她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过几日你回羽林卫,还会把小小送过来么?”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足足比李信年长十岁,按照这个时代女性的年纪来说,她的孩子或许都该比钟小小大了,女人上了年纪之后,就会越来越喜欢孩子,偏偏钟小小又很讨人喜欢,也跟崔九娘很投缘,所以她也很喜欢这个瘦瘦的丫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点头道:“过几日,少不得还要麻烦崔姐姐。”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麻烦不麻烦。”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幽幽叹了口气,轻声道:“有这丫头在身边陪着我,我心里还能踏实一些,不然每日空落落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拱手道:“多谢崔姐姐抬爱。”

    &a;nbsp&a;nbsp&a;nbsp&a;nbsp崔九娘也弯身还礼。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去招呼了钟小小一声,兄妹两个手牵手离开了得意楼,临走之前,钟小小也有些舍不得九娘,还抹了几滴眼泪。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孩子就是这样,在一个地方待习惯了,就会生出不舍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得意楼距离大通坊并不是很近,兄妹两个走了小半个时辰,又在路边买了一些东西,能回到大通坊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正要掏出钥匙开门,却发现一个一身青衣的年轻公子,已经等在了自己家院子门口。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时代没有路灯,远了还有些看不清楚,李信走近之后,才发现这人是谁,他当即对着这个年轻公子拱手行礼:“李信,见过魏王殿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得意楼的消息,传得好快…

    &a;nbsp&a;nbsp&a;nbsp&a;nbsp七皇子笑着把李信扶了起来,微笑道:“可算回来了,本王可在这里等你许久了,李校尉。”

    &a;nbsp&a;nbsp&a;nbsp&a;nbsp最后三个字明显是取笑李信,李信打开院门,伸手虚引。

    &a;nbsp&a;nbsp&a;nbsp&a;nbsp“殿下里面请。”

    &a;nbsp&a;nbsp&a;nbsp&a;nbs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