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七十七章 这世道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a;nbsp&a;nbsp&a;nbsp&a;nbsp从皇宫出来之后,李信回到永安门,接替了正在寒风中轮值的侯敬德,侯敬德也没有客气,拍了拍李信的肩膀,就离开了永安门,回家睡觉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第二天早上,在李信的带领下,这一队羽林卫顺利与内卫交接,没有闹出什么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进入羽林卫大半个月以来,李信一直在羽林卫里不怎么受待见,但是经过永安门门口这一次打架,这些羽林卫才算是真正接受了李信,把李信当做了自己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一起打架,应该是男人增进友谊第二快的方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回到羽林卫大营之后,那个在永安门门前第一个开口嘲讽内卫的羽林卫老兵,第一个找到了李信,扑通一声跪倒在李信面前。

    &a;nbsp&a;nbsp&a;nbsp&a;nbsp“李队副,昨天是卑职对不住您……”

    &a;nbsp&a;nbsp&a;nbsp&a;nbsp面前的这个少年人,昨天完全可以把他交给内卫的人处置,但是这个年纪轻轻的队副,硬生生抗下了天大的压力,选择了和内卫硬碰硬。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这个少年队副的嘴角还有昨天打架留下来的伤痕。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心里在想昨天皇宫了事情,伸手把这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扶了起来之后,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认错是好事,但是该罚还是要罚,你昨天启衅内卫,险些惹出大麻烦,就罚你二十鞭子,自己去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情况,如果严格一些甚至可以直接革除出羽林卫,但是李信现在要在羽林卫立足,自然要先拉拢一些人心才是。

    &a;nbsp&a;nbsp&a;nbsp&a;nbsp相比于革除或者罚俸来说,挨几鞭子可以说是再轻不过的责罚了,这个汉子对着李信不住作揖道谢。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懒洋洋的挥了挥手:“罢了,以后安分一些就是了,你去吧。”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汉子愕然抬头,低着头说道:“李校尉,您不问昨天是谁指使的卑职?”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淡然一笑:“我问了你会说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上辈子,是一个大型部门的经理,手底下管了不少人,对于这种情况再清楚不过,如果追问下去,最后大家都会闹得很僵硬,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反倒会顺畅很多。

    &a;nbsp&a;nbsp&a;nbsp&a;nbsp昨天在永安门门口,指使这个汉子闹事的,多半是那十个伍长之一,他们闹事的原因,无非是因为李信抢了这个队副的位置,现在李信已经是羽林卫的校尉,跟他们渐行渐远,没必要像一个娘们一样,死缠烂打。

    &a;nbsp&a;nbsp&a;nbsp&a;nbsp况且,这个时候的男人最讲义气,自己问了,他多半也不会说。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汉子低下头,满脸通红:“李队副,这一次卑职欠您一次大人情,以后羽林卫里,再有人跟你作对,卑职第一个放他不过!”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眯着眼睛,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a;nbsp&a;nbsp&a;nbsp&a;nbsp“卑职沈刚!”

    &a;nbsp&a;nbsp&a;nbsp&a;nbsp“好,沈刚,我记住你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还不快去领鞭子,你名字我可记下来了,你逃不脱。”

    &a;nbsp&a;nbsp&a;nbsp&a;nbsp沈刚听出了李信在跟他开玩笑,脸上露出笑容,大声道:“卑职这就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罢,他转身离开,自己去羽林卫的军正领鞭子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望着沈刚远去的背影,心里暗自感慨。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自己在羽林卫里,终于有了第一个死忠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昨夜在宫中轮值,所以这天李信是可以休息了,一整夜没睡,他现在也有些困乏,干脆就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他才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睁眼一看,一张黢黑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少年人被吓了一跳,顿时清醒了过来。

    &a;nbsp&a;nbsp&a;nbsp&a;nbsp“章大哥,你怎么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来人正是羽林卫的校尉章骓,这位章校尉此时满脸红光,拍了拍李信的肩膀,声音激动:“李兄弟,恭喜你升官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嘶……这宫中的办事效率好快,短短半天的功夫,羽林卫就收到消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章骓微笑道:“昨天在永安门门口的事,章大哥都知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知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不就是打架么,咱们羽林卫跟那些没卵的家伙打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到这里,章骓神神秘秘的说道:“方才为兄可是听上面的人说了,说陛下要升你做校尉,宫里的人亲自给中郎将打的招呼,估计这几天正式的任命就该下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位章校尉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拍着李信的肩膀说道:“李兄弟,为兄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将来是有大出息的,刚进羽林卫不到一个月就做了校尉,为兄在羽林卫里厮混了十来年,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校尉而已。”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穿了衣服,从床上起身,对着章骓微笑道:“小弟只是侥幸而已,对于羽林卫的事务还是一知半解,以后还要麻烦章大哥多多照顾。”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自然。”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哈哈大笑:“以后羽林卫里,李兄弟的事,便是章某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黑大汉,开口问道:“章大哥,为何小弟升职了,你会如此高兴……”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嘿嘿一笑:“李兄弟你是为兄麾下的,你升了校尉,不就自然而然的把为兄顶掉了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把章大哥顶掉那岂不是…”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当即住口,对着章骓拱了拱手,笑道:“原来章大哥也高升了,恭喜章大哥。”

    &a;nbsp&a;nbsp&a;nbsp&a;nbsp“都是托李兄弟的鸿福。”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红光满面,难掩心中激动:“为兄做了十几年羽林卫了,终于要做都尉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难怪这家伙这么激动,原来是自己要升官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心里吐槽了一顿,脸上挂着微笑:“那以后,还是要继续麻烦章大哥照顾才是。”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时候,傻子也知道李信身后必然有一个天大的背景,章骓笑容都快咧到耳后根了,对着李信连连点头:“大家互相照顾,互相照顾……”

    &a;nbsp&a;nbsp&a;nbsp&a;nbsp说话间,李信已经穿好了衣服,不过他并没有穿羽林卫的甲衣,而是换了一声普通的棉服,对着章骓轻声道:“章大哥,小弟这里还真有件事要麻烦你。”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拍了拍胸脯,大声道:“李兄弟有事尽管说。”

    &a;nbsp&a;nbsp&a;nbsp&a;nbsp“是这样。”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笑道:“小弟承蒙章大哥引荐,加入羽林卫也有大半个月了,家中幼妹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想跟章大哥告个假,回家住几天,看一看幼妹。”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爽朗一笑:“这自然没问题,兄弟尽管去,回头为兄替你去跟上面告假。”

    &a;nbsp&a;nbsp&a;nbsp&a;nbsp李信点了点头,简单带了两件换洗衣服,背在后背上,走出了羽林卫的大营。

    &a;nbsp&a;nbsp&a;nbsp&a;nbsp章骓一路把他送到大营门口,然后看着李信远去的背影,不由轻声感慨。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半个月时间就胜过老子十年,这世道,找谁说理去?”

    &a;nbsp&a;nbsp&a;nbsp&a;nbs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