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六十九章 入牒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离开了得意楼之后,李信回到了自己家中,先是打了桶热水,给自己上上下下的洗刷了一遍,这个时代军营里头洗澡是十分不方便的,李信估计要在羽林卫之中待上一段时间,最起码要熟悉了羽林卫的环境之后才能出来,因此他要提前洗个澡。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有一点就是,李信目前的身子太过瘦弱了,羽林卫的人,大多都是像章骓那样的猛汉,他这番进入羽林卫之中,要跟那些普通的羽林狼一起训练一段时间,不敢说练成什么绝世的功夫,最起码要把自己的身子练结实了才成。

    这是个治安还有卫生条件极其落后的年代,个人武力还是非常有用的,如果身上没点本事,出远门都要带上健仆或者请镖师做保镖,而且身子如果弱了,一场风寒就有可能要了李信的性命。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李信开始早早的上了床,闭目休息,第一天去报道,总是要精神一些,不然给别人留下的映像也不好。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蒙蒙亮的时候,李信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收拾了一番行装之后,开始朝着羽林卫大营进发,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带着那身毅武校尉的官服还有佩刀,只是穿着一身布衣,在包袱里带了几贯钱,就朝着羽林卫大营前进。

    他虽然有了个官身,但是品级并不高,穿着官服去投靠别人,未免有些显摆的意思,到时候进了羽林卫,反倒不好做人。

    羽林卫的大营就在南城,距离大通坊不是很远,李信走了大半个时辰,就到了羽林卫大营的门口,说是一个大营,但是因为是在城内的关系,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校场,门口有几个守门的年轻羽林卫,都是身穿羽林卫特有的黑色甲衣,看起来威风赫赫。

    两卫的甲衣颜色不同,羽林卫是玄甲,内卫是赤甲。

    因为是禁军的关系,羽林卫和内卫两卫,用的都是朝廷最精锐的装备,就拿羽林卫来说,羽林卫甲衣虽然不是全金属,但是关键部位也是缝上了不少铁片,其余部分是精揉而成的皮甲,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一身甲衣,最起码就要几十贯钱的造价,算上兵器,一个羽林卫的身价,恐怕会高达五十贯。

    也就是说,三千羽林卫,就要花去十五万贯,再加上兵器甲衣的退换保养,羽林卫每年恐怕都要花上十几万贯钱!

    李信整理了一番心绪,上前对着门口的这几个羽林卫抱拳道:“诸位兄弟好,在下来寻个人。”

    能够进入羽林卫成为羽林郎的,不是家中有些地位,就是烈士之后,所以多半会有些倨傲,李信如果说来投军,这些人估计会难为他,所以李信直接说自己来找人,不想跟这些人有冲突。

    沦落到在大门口看门,这些人自然在羽林卫里不会有什么太高的地位,其中一个看起来跟李信差不多大的少年人,上前走了两部,抱拳还礼:“阁下找谁?”

    “羽林卫校尉章骓。”

    这个少年人闻言脸色一变,语气平顺了不少,他朗声回答道:“章校尉不住在羽林卫大营里,兄弟可以先进去等他一会儿,等章校尉来了,我等再替兄弟通传。”

    因为羽林卫地处城内的关系,羽林卫里等级做到校尉或者校尉以上的人,一般就不会住在羽林卫大营,而是搬出去或者住在自己家里,每日到了时间再来羽林卫大营点卯,章骓是羽林卫校尉,不住在大营里并不奇怪。

    李信点了点头,背着包袱走进了羽林卫大营。

    在一间房间里坐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左右,一个黑脸的壮汉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这个壮汉豪迈大笑,拍了拍李信的肩膀,大声道:“李兄弟,章某还以为你无意加入羽林卫,等了许久时间,你终于来了!”

    他拍的是李信的右肩,此时李信的伤口虽然痊愈了,但是新生的肌肉多少还有一些脆弱,被这个汉子拍的有些疼痛,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缓了过来,他对着章骓勉强一笑:“多谢章大哥记挂,小弟是右手的伤一直没好,才迟迟没有来羽林卫报道,这羽林卫是常人削尖了脑袋也要进来的,章大哥既然邀请了,小弟岂能不来?”

    章骓笑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削尖了脑袋也要进的,但是章某听说李兄弟前段时间可是被朝廷封了一个八品的武散官,有这么个身份,即便没有章某,李兄弟想要进入朝廷任事,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信微微低头笑道:“当日若不是章大哥,小弟可能就死在那两个刺客手里了,这份功劳,应该是章大哥的才是。”

    “别提了。”

    章骓摆了摆手,显然有些郁闷:“那天是年初一,被刺客进了京城,我羽林卫还被陛下下旨申饬了一通,不降职就不错了,谈不上功劳。”

    说着,他拉着李信的衣袖,哈哈一笑:“李兄弟既然来了,章某这就带你去见郎将,让他把你录入羽林卫文牒。”

    李信点了点头,把身上的行李放在这个房间里,然后跟在章骓身后,朝着羽林卫大营东边的一排房屋走了过去。

    羽林卫大营,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校场,西边则是一排低矮的房屋,供普通的羽林郎居住,至于东边,则是“领导”们,也就是中郎将还有左右郎将,以及都尉们办公的地方,被羽林军内部称为“东院”。

    都尉之下的,在东院就没有地方了。

    李信跟在章骓身后,走进了东院,章骓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一间公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声音恭敬:“郎将大人,卑职有一个兄弟要入牒,加入我羽林卫。”

    公房里传来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入牒找某做甚?随便找个文书就是了,你都是校尉了,拉个人还要来找本将?”

    章骓被骂了一通,并不生气,只是仍旧陪着笑脸,开口道:“郎将大人,我这兄弟不是白身,是朝廷的八品毅武校尉,他要加入我羽林卫,不好让他从羽林郎做起,还请郎将大人给他找个差事。”

    公房里沉默了一会,最后房门被“咣”的一生推开,一个毛发发达,比章骓还要高出大半个头的汉子,左右看了看,声音如雷:“朝廷封的官,怎么没有给他封职司,章骓,你莫要给老子惹事情!”

    李信抬头看了这个体型巨大的汉子一眼,心中多少有了一点数。

    这个郎将大人,八成就是七皇子说的那个羽林军左郎将侯敬德了。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