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六十三章 一条断路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吴胖子虽然人很胖,但是腿脚却很快,一溜烟就不见人影了。

    李信左手还牵着一个小丫头,自然要慢上许多,不过他跑了一会,那些官家小姐们也就没有继续追了,李信转过几个巷子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那个吴胖子,应该是在京城里臭名昭著的存在,自己跟他混在一起,之后万一被认出来,恐怕在京城里就很难娶老婆了……

    想到这里,李信心里一阵后怕,还好刚才自己果断拒绝了那个胖子帮自己提亲的想法,如果真让他帮自己给哪个官家小姐提亲了,自己以后恐怕真的要到外地去,才能找到媳妇了……

    人心险恶呀。

    还好那些姑娘们应该没看到自己的脸,下次再见到吴胖子,一定要装作不认识他!

    今天晚上李信虽然没有能“人前显圣”,而且弄得狼狈无比,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让他知道了当初纵马撞倒自己的那个“女公子”是什么来头,她是出身陈国公府,那么前些日子在魏王府里的那个小公爷叶茂,不是她的亲哥,就是她的堂哥。

    找到了跟脚那就好办了,以后没钱了,就去躺在陈国公府门口讹钱,不给钱就找根麻绳半夜吊死在他家门口!

    李信恶狠狠的想到。

    躲了一会,确认没有人再追自己之后,李信拉着钟小小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轻声道:“丫头,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家。”

    小丫头早就困得不行了,闻言立刻点了点头。

    兄妹两个走在秦淮河畔,路过一家三层高的店面的时候,李信犹豫了一番,轻声道:“丫头,哥哥要进去找一个人,说几句话咱们就走。”

    卖炭妞是个少言寡语的性子,基本李信说什么,她就听什么,闻言揉了揉眼睛,拉着李信的衣角说了一声好。

    李信见她实在是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于是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把她抱在了怀里,轻声道:“你困了就睡一会,睡醒了就在家里了。”

    小丫头今年六岁,如果不是因为太过瘦弱,李信一只手抱她是会有些吃力的,不过这丫头严重营养不良,整个人轻如无物,李信一只手把她抱在怀里,几乎没有什么压力。

    兄妹两个就这样走进了得意楼。

    得意楼自从开门以来,李信恐怕是第一个带着孩子进来的。

    不过他有段时间经常进出得意楼,守门的门子还有得意楼里做事的人都认得他,也没有拦着他,就直接把李信带到了得意楼的后院。

    从前李信来得意楼卖炭的时候,一般都是早上,得意楼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现在是正月十五的夜里,得意楼里可以说是熙熙攘攘,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个雅间里还会传来清倌人们唱曲子的声音,以及那些文人公子们吟诗唱词的声音,与此同时,几个浓妆艳抹类似于老鸨的角色,正在一楼和二楼拉客,整个得意楼里热闹无比。

    李信被直接带到了得意楼的后院的一间厢房里坐着,崔九娘的丫头萍儿,过来给他倒了杯茶,告诉李信九娘在前面接待贵客,一会儿才能来见他。

    李信点了点头,把已经熟睡的钟小小,放在房间里的床上,盖上被子。

    据他所知,这得意楼虽然是崔九娘在掌管,但是崔九娘并不做老鸨的工作,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她是不用出去迎客的,毕竟背后有一个魏王殿下在,现在连她也出去见客了,说明得意楼里有大人物在。

    多半是那位七皇子殿下。

    想到这里,李信心中有些异样,如果给七皇子知道自己半夜来见崔九娘,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好的影响。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被轻轻叩响,李信起身开门,看到了一身淡青色衣裳的崔九娘落落大方的站在门口,崔九娘见到李信之后,微微一笑:“前些日子,奴家邀请李公子参加得意楼的上元宴会,李公子一口回绝,奴家还以为李公子对这种地方不感兴趣,怎么今天自己一个人跑过来了?”

    这个丰姿绰约的少妇,有时候就喜欢开李信的玩笑,李信咳嗽了一声,脸色有些微红:“崔姐姐误会了,今天来这里,是有事情要跟姐姐商量。”

    崔九娘缓步走进屋子里,坐在了椅子上,正色道:“李公子请说。”

    李信也坐了下来,轻声道:“是这样的,小弟与七皇子商议过了,过段时间应该会进入羽林卫做事,这初入羽林卫,肯定要在羽林卫大营里训练一段时间,可是舍妹年幼,又无法一个人照顾自己,李信在京中举目无亲,到时候还请崔姐姐帮忙,照顾这丫头一段时间。”

    崔九娘有些诧异:“李公子要去做羽林郎?”

    羽林卫三千人,一般都是少年人居多,所以外界称之为羽林郎,算得上一种美称。

    李信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姐姐也知道,小弟因为身份的问题,这些日子得罪了不少人,不得不给自己谋一个官身,小弟一没有科考,二没有出身,只能先进羽林卫里,想办法谋一个出路了。”

    崔九娘摇了摇头,轻声道:“羽林卫是天子亲军,如果能够坐到中郎将的位置上,将来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可是羽林卫之中也讲出身,从我大晋开国以来,除却初代羽林卫之外,其余的羽林卫中郎将,全部都是京城里的将门子弟出身。”

    大晋虽然才一统天下三十多年,但是在一统天下之前,大晋作为一个国家,也存在了一两百年,在这一两百年的漫长历史之中,所有羽林卫中郎将,几乎都是将门世家出身的。

    除了初代羽林卫。

    初代羽林卫,全部都是“从军死事”的烈士之后,当时被称为“羽林孤儿”,那时候整个羽林卫里没有将二代的存在,自然也就没有阶级之分。

    崔九娘在京多年,近几年帮着七皇子打理得意楼,知道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消息,她轻声道:“常人进入羽林卫,一般至多做到都尉这个位置,再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上面的左右郎将还有中郎将,都是京中的将种世家子弟担任,这其中的道理,李公子是聪明人,应该能够想的明白。”

    这其中没有什么道理,无非是忠诚度的问题,那些将门子弟可能没什么大本事,但是他们对于天子是绝对忠心的,毕竟一家老小可能几千人都在京城里,换谁也没办法不忠心。

    崔九娘之所以跟李信说这些,就是为了告诉李信,羽林卫的路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断的。

    中郎将的位置固然是一个跳板,可以跳向更高级别,但是这个跳板,没有出身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站上去。

    李信皱眉思索了片刻,然后缓缓开口。

    “事在人为,李家人步步紧逼,小弟必须要有一些自保的资本…”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