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四十五章 钟小小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九公主要在大通坊开府的事情,李信自然是毫不知情的,公主开府这么大的事情,从旨意下来,再到户部工部承办,一套走下来怎么也得几个月之后才能落实,况且就算公主府尘埃落定,李信也未必能够知道是小九姑娘的公主府。Δ.『ksnhu『.co

    小九姑娘走了之后,李信长松了一口气,每天除了给小丫头做饭以外,就是教这个丫头认字,按照卖炭翁的说法,这个丫头姓钟,是出身一个大户人家,家里出了变故,才被送到卖炭翁这里避祸,不过这丫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名字,一直叫她卖炭妞总不是个事,李信琢磨了半天,给她取了个大名叫钟小小。

    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丫头实在是瘦的可怜,像是一个小不点一样,所以李信就把她叫做小小。

    至于大名,等以后她的家人寻过来,再交给家里人取吧。

    这间院子,总共有三间房子,一个正堂,两个卧房,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厨房,算是一家三口过日子的好地方,李信把那间稍微大一点的主卧室收拾了一个书桌出来,然后坐在书桌旁边教这个丫头写自己的名字。

    钟小小。

    这个名字很好记,而且笔画也不多,小丫头很聪明,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

    李信坐在旁边,看着这个丫头一脸严肃的握着那根不算精良的毛笔,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的一遍又一遍写着自己的名字,满意的点了点头:“丫头,你在这里好好练,我出去一下。”

    小小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了一眼李信,然后点了点头。

    “好。”

    她本来话就不是很多,从卖炭翁去了之后,这丫头的话就更少了,现在除了李信跟她说话,她能回应一句,旁人跟她说话,她是一句话也不会说的。

    李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舒展了一番身子,然后迈步走向了院子里。

    他之所以出来,是因为有人在院子门口敲门。

    李信打开院门,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站在院子门口。

    这个姑娘,李信是认得的,确切的说这个姑娘是李信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二个说话的女人。

    她是得意楼的萍儿姑娘,崔九娘身边的使唤丫头。

    李信微笑道:“萍儿姑娘怎么来了?”

    萍儿对李信福了一福,然后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在李信手里,轻声道:“李公子,这些都是你要的东西,九娘她这两天亲自整理抄录出来的,让奴婢给您送过来。”

    李信伸手接过这个沉甸甸的信封。

    上一次他见到崔九娘的时候,跟九娘要了有关京城局势的资料,没想到这位九娘速度这么快,只用了几天时间,就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了。

    萍儿姑娘低着头,继续说到:“李公子,九娘说了,这些东西您看过之后便随手烧了,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去得意楼问她。”

    李信轻轻点了点头,微笑道:“有劳萍儿姑娘了,萍儿姑娘放心,这东西不会传到下一个人手里。”

    萍儿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李信,然后行礼道:“如此,萍儿就不打扰公子,这便回去了。”

    李信轻轻点头,微笑道:“九娘待李信有恩,如果得意楼碰到什么难处,萍儿姑娘不妨来找在下,能帮得到的,李信义不容辞。”

    萍儿姑娘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此时,这个出身得意楼的侍女,心中百味杂陈。

    这个在大半个月前还衣衫褴褛的少年人,此时不仅衣食无忧,而且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势。

    这种气势,萍儿只在崔九娘还有魏王殿下身上看到过。

    这才大半个月啊……

    萍儿姑娘离开之后,李信拿着这个信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合上门窗,拆开了这个厚厚的信封。

    倒不是他太过小心,而是七皇子说过,此时他的身边应该是有天目监的人保护的,这种保护虽然仅限于保护他的人身安全,不会过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但是该有的防备还是要有的。

    九娘的信封里,是一沓厚厚的白纸,纸上用娟秀的小楷写的满满当当,字迹秀丽,应该是崔九娘自己亲笔所写。

    李信大概数了一下,有将近二十页纸。

    这上面的字加在一起,怕是有将近一万字,而且全是用毛笔抄录出来的,仅仅两三天的工夫就弄了出来,这个速度,已经颇为惊人了。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仔细查看这些白纸上写的内容。

    里面把京城里的局势,大概的介绍了一遍。

    现在是大晋的承德十七年,马上就是承德十八年,也就是说那位承德天子已经在位十八年,马上就是第十九年了。

    承德天子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君主,十八年的时间,让他把整个京城都握在了手里,京城里的人和事,大致上都是按照承德天子的意志在运转着。

    也就是说,这场夺嫡最关键的不是争权,而是如何“俘获”圣心。

    简单介绍了承德天子的情况之后,后面的篇幅都是在说京城里比较重要的势力,除了另外三个皇子之外,就只剩下了几个重要的大臣,其中承德朝里最重要的大臣,就是李信的那个便宜老爹,平南侯李慎了。

    这位平南侯李慎,虽然仍旧是个侯爵,但是他从小跟承德天子一起长大,成年之后继承了平南侯爵,也继承了平南侯府在南疆的十万兵权,这么些年南疆一直有叛党,也是李慎不辞辛苦,亲自在南疆镇压。

    承德天子能够在京城安享太平,那位平南侯要占了很大一部分功劳。

    更为关键的是,平南侯府在南疆的十万兵马,乃是当年平灭南蜀的精兵直系,算是精锐之中的精锐,有这么一支军队在遥遥镇守在南边,京城这里也不会有人敢有异动。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平南侯府从第一任平南侯李知节,再到如今的平南侯李慎,为国执剑已经半个甲子有余了,整整三十多年姬家皇室能够一直信任平南侯李家,没有收回兵权,也算得上是君臣相得。

    李信把关于平南侯府的情报详细的看了两遍,心里多少有些沉重。

    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两番“攻击”平南侯府,平南侯府仍旧岿然不动,为什么自己刚到京城,这位七皇子便会这么重视自己。

    这个平南侯府,看起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候门,实际上却掌握了大晋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一株参天大树,蓦然出现在李信面前,大树巨大的阴影,把李信埋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