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十七章 分房子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李信沉默了下来。

    他的身份还有地位都太低太低了,如果他的面前没有敌人,现在才十五岁的他大可以慢慢的壮大自己,可偏偏这个时候,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庞大的平南侯府,因此李信刚到这个世界没多长时间,就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诚如七皇子所说,京城里能够和平南侯府做对手的势力并不是没有,但是愿意为了他去得罪平南侯府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眼下的这个魏王殿下,似乎是摆在李信面前唯一的选择。

    李信沉默了好一会,最终喝了口酒,抬头看向七皇子,轻声道:“殿下,我可以站在殿下这边,帮着殿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做魏王府的内臣。”

    所谓内臣,就是谋士幕僚之类,或者是护卫之类的活,总之是在魏王府这个“小朝廷”里做事的人,都可以算是魏王府的内臣,就连那位帮着七皇子经营得意楼的崔九娘,都可以算得上是魏王府的内臣。

    这种内臣,只能躲在暗处帮着主君做事情,一般都是见不得光的,就拿魏王府的内臣来说,不等到魏王登基称帝,这些内臣一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机会,像是崔九娘这类人,就算七皇子登基了,她也不会有机会从幕后走到前台。

    这种关系,是李信不能接受的。

    但是现在,李信又不得不暂时依附这位七皇子,所以他提出了这种类似于结盟的关系。

    七皇子笑呵呵的看了李信一眼:“你要进朝廷做事?”

    李信犹豫了一会,然后缓缓点头:“如果有机会,自然是要做官的,如果没有机会,那在下就去做一些别的东西,多少可以帮到殿下一些。”

    七皇子笑着点了点头,开口道:“这样也好,这段时间你先在家里休息休息,本王会尽快给你找个像样的住处,至于入朝为官的机会,本王会尽量给你留意。”

    大晋的官制,科考正途自然是最重要的进身之阶,但是除了这条康庄大道之外,还有不少别的门路也能够进入朝堂,比如说立功,举荐或者天子直接恩赏。

    以七皇子的身份地位,帮着李信谋个一官半职,并不是什么问题。

    这位魏王殿下说出这句话,就代表着他已经同意了李信跟他这种类似于半结盟的关系,毕竟他需要的是李信这个身份,而不是真的要李信去帮着他出谋划策。

    李信摇了摇头,开口道:“殿下,我现在住的那个地方就很好,不用殿下费心另找地方了,殿下有什么我帮忙的事情,派人去那里寻我就是。”

    说着,李信从矮桌旁边站了起来,对着七皇子拱手道:“殿下,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这便回去了。”

    七皇子微笑点头:“这段时间,天目监的人还是会盯着你,没有必要的话就待在家里,不要到处走动,平南侯府的那个小侯爷李淳,是个报复心极重的人,他这一次脸面丢尽。必然怀恨在心,小心他狗急跳墙。”

    李信点头道:“多谢殿下关心,只一个李淳,在下还应付得来。”

    说着,他就要转身离开。

    七皇子对着一旁的小九姑娘使了个眼色,轻声道:“去送一送李公子。”

    小九姑娘应了一声,也站了起来,跟在李信身后,朝着王府的大门口走去。

    一路走到魏王府门口,李信对着自己身后的小九姑娘拱了拱手,苦笑道:“小九姑娘留步吧,在下知道该怎么回去,这便告辞了。”

    小九姑娘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表情有些委屈:“李公子便这么讨厌小九么?”

    李信咳嗽了一声:“不是讨厌姑娘,只是在下很是惜命,只想多活一段时间。”

    小九看了一眼这个穿着显眼棉衣的少年人,轻轻挥了挥手,甜甜一笑:“那小九就不送公子的,公子慢走。”

    李信如闻大赦,连忙转身,快步离开魏王府,朝着永乐坊的坊门口走去。

    小九姑娘望着李信远去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更浓。

    方才在暖阁里头,整整十几个人,只有李信这么一个人身穿普通的棉衣,其他人不是穿锦就是穿裘,相比之下,李信那一身毛衣就显得寒酸无比。

    可是这个李信不仅若无其事,而且还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让见过不少大人物的小九姑娘好奇不已。

    这个少年人,究竟是心理到了一定的境界,还是说……太不要脸了?

    …………

    离开永乐坊之后,李信心里百感交集。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选择到底是不是对的,他甚至对于七皇子知之甚少,不过因为实在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李信才不得不倒向了这个唯一肯接纳他的魏王府。

    就目前来看,只有这个魏王府,能帮他挡住平南侯府可能到来的报复,替他争取到足够的“猥琐发育”时间。

    不过这种倒向,并不是全无害处,夺嫡这种事情,是泾渭分明的,也就是说你要么一点也没有参与,要么你就是全盘参与进来了,今日李信在魏王府里点了头,就代表他已经被打上了一个“魏王府”的标签,从今以后。

    魏王府风光,李信可能能够享受到一些,可是魏王府一旦崩了,他们这些魏王府的很,都得死!

    换句话说,从今天开始,李信的利益未必与魏王府绑在一起,但是他的性命,已经跟魏王府紧紧的连成一块了。

    想到这里,李信微微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事事不由人啊。”

    如果他是一个有官身的人,如果他没有彻底得罪平南侯府,那么这件事怎么都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最起码他不用依附魏王府,也能轻而易举的过下来,可是现在,时势一步又一步,把李信推到了现在这个处境。

    李信离开永乐坊之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先去南市街买了不少过冬的物件年货,然后背在背上准备带回家,当他花了半天时间,好容易走回大通坊的时候,才发现院子里早有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妇人,已经在院子里等了许久,李信把背上的东西放在地上,对着美妇人行礼。

    “见过九娘。”

    崔九娘恬静一笑,从衣袖里取出一张契书,轻声笑道:“小郎君,这是殿下让妾身买下来的房子,从现在开始,这个房子就是小郎君你的了。”

    这是……工作分房子?

    李信笑着看了崔九娘一眼,轻声道:“姐姐,这房契,是你什么时候拿到手的?”

    崔九娘轻声道:“就今天,收到殿下消息之后,妾身便迫不及待的去寻到了那个房东,把这间院子买了下来。”

    李信笑而不答。

    这间院子,怕是那位七皇子早就买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