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庶子 第三十六章 说破

时间:2019-10-14作者:漫客1

    那位陈国公家的小公爷退场了之后,暖阁里的的目光一下子汇集到了李信的身上,李信被这些人看的头皮发麻,有些僵硬的看向旁边的九姑娘。

    方才这个小九姑娘,不仅把李信的名字说了出来,甚至还把他的住处也说了出来,分明是故意要把他拖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身亲王常服的七皇子走了进来,暖阁里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对着这位当今的七皇子拱手行礼。

    “见过魏王殿下。”

    李信也站了起来,学着身边的人,对着姬温行礼。

    七皇子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然后微笑道:“方才听家里人说,暖阁里起了些冲突,本王已经与叶家的小公爷沟通了一番,小公爷已经同意化干戈为玉帛。”

    说着,他看向了身穿棉衣的李信,微笑开口。

    “李公子也不要放在心里才是。”

    李信与那位小公爷身份悬殊,就算想要计较也没有能力,只能苦笑道:“殿下客气了,在下从没有要与别人冲突的意思,这一次……”

    这一次若不是这个小九姑娘,我连话也不会跟他说……

    当然,后半句李信就没有说出口了,他现在就想赶紧结束这个宴会,然后离九姑娘这个惹祸精越远越好。

    魏王殿下呵呵一笑,伸手拉着李信的衣袖,把李信拉倒了主位附近坐了下来,然后对着暖阁里的这些年轻公子开口笑道:“诸位,这位是本王新交的朋友,名字叫做李信,南方人,以后就要在京城里生活了,诸位在这里认识一下,以后碰到事情的时候,也能够互相帮扶。”

    这句话,就是李信今天来到魏王府的目的了,在场的这些年轻人,都是京城里的二代们,他们手里或者说他们的背后,都是有雄厚资源的,能够认识这么一帮人,对于李信以后在京城里活动帮助非常大。

    李信站了起来,对着这些年轻人抱拳道:“在下李信,初来京城,还请各位多多提点。”

    众人碍于七皇子的颜面,也都起身还礼。

    魏王殿下拉着李信的衣袖,一个个给他介绍这些年轻人。

    “这是鲁国公家的孙子,邓丰。”

    李信对着这个姓邓的公子拱手道:“永州李信,见过小公爷。”

    这个鲁国公家里的孙子连忙从矮桌上站了起来,还礼道:“邓丰见过李兄。”

    这些世家大族出身的子弟,甭管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私底下有多么阴暗,但是他们的言行举止,都是谦谦有礼的,最起码不会像刚才那位陈国公府的小公爷一样,动不动就当场翻脸。

    笑里藏刀,是这个圈子里的基本功。

    简单认识了一下之后,七皇子又拉着李信走到另一个人面前。

    “这是钱尚书家的公子……”

    “这是……”

    …………

    一路介绍下来,在场的十来个年轻人,家里的背景没有一个是在纸面上低于平南侯府的,有许多爵位还要远远高过平南侯。

    不过爵位是爵位,权柄是权柄,三十年前大晋一统天下,因此京城里多出了许多公侯,但是半甲子之后,这些公侯大多被天子架空,只剩下了一个名头,手上的权力比起在南疆掌兵的平南侯,要低了不知道多少。

    这也是这位魏王殿下这么看中平南侯府的原因之一。

    李信站在七皇子身侧,对着这些公子一个个行礼,心中把这些人的名字出身,默默的记在了心里。

    大概都认识了一遍之后,时间也就到了正午,李信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矮桌上,那位小九姑娘正规规矩矩的坐在矮桌旁边等着他。

    等到李信坐下来之后,小九姑娘眨了眨眼睛,左右看了看,然后在李信耳边小声说道:“李公子,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离他们远一些……”

    李信满脸黑线的看了一眼这个穿着丫鬟衣服的九姑娘。

    越是华丽的东西,就越是能掩藏龌龊,京城如此繁华,这些贵公子们背地里自然不会太干净,可是这个小九姑娘就这么直接的说了出来,让李信有些无语。

    他端起桌子上的米酒,喝了一口之后,对着身边的这个小九姑娘苦笑道:“九姑娘,你行行好,不要再害我了,刚才那位陈国公家的小公爷,因为你几句话就跟我结下了仇,你刚才那些话要是传出去,在场的这些公子,他们会如何看我?”

    小九姑娘嘻嘻一笑,轻声道:“没事的,他们都很怕我家王爷,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李信甚至往旁边挪了挪,苦着脸说道:“九姑娘,怎么说我也给你弄了两顿饭,你现在行行好,离我远一些…”

    不管这个姑娘到底是谁,公主也好,郡主也罢,李信是不想跟她坐在一起了,这姑娘简直就是一个惹祸精,这样下去,恐怕一顿饭都没吃完,他就要成为京城衙内圈子里的公敌了。

    她身份高贵,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是李信在京城里,就如同大海之中的孤舟一样,经不起任何风浪。

    九姑娘也不生气,只是俏皮一笑,仍旧坐在李信身边。

    这个时代的宴会,没有什么别的娱乐活动,这些人聚在一起,无非也就是玩玩行酒令,射壶之类的游戏,对于李信这个现代人来说很是无聊,只有雅间里的乐师们调弄出来的曲子颇为清爽,李信闭着眼睛,一边喝着米酒,一边听着音乐,也算是悠闲。

    酒席过半之后,一身常服的七皇子端着一杯水酒,坐在了李信身边,轻笑道:“二郎怎么自己在这里喝酒,未免太孤独了一些。”

    对于“二郎”这个称呼,李信颇有些不太喜欢,他微微皱眉道:“殿下,李信可不是什么二郎。”

    七皇子轻笑道:“好,以后不叫你二郎就是。”

    他端着杯子,跟李信碰了一杯,轻声笑道:“这些人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太好亲近,但是平日里都是与魏王府走的很近的人,只要李兄弟跟我还是朋友,他们是不会难为你的。”

    说到这里,七皇子补充道:“那个陈国公府的叶茂,也不会难为你。”

    李信眯了眯眼睛,抬头看向这个七皇子,轻声道:“殿下的意思是,如果我与殿下不是朋友了,他们便会为难于我。”

    七皇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面色平静:“别人的话本王不太清楚,不过那位叶小公爷,脾气向来不太好,是个睚眦必报之人。”

    李信摇了摇头,轻轻开口:“殿下用这些小手段,格局太小了一些。”

    被李信戳破,魏王殿下也不生气,只是呵呵一笑:“就算叶茂不会难为你,平南侯府的人也迟早会对你下手,结果都是一样的,不是么?”

    “本王之所以弄这一出戏出来,就是想让你看明白,自己在京城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

    这位魏王殿下仰头把杯中酒喝下肚,语气平缓:“在这个京城里,能够帮你挡住平南侯府报复的人,可不多。”
小说推荐